我想要个热屁股

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我问她和法律上的丈夫如何了,她简单说了两句,跟我说下次细说。挂了电话,她忘了,我也没再问。

她过生日。我记不得她多少岁了,我只记得是这一天。我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是年年号称自己十八的人。我记得很多人的生日,有的是对方生日前几天会想起,有的是过了一两天想起。打出去的电话很少,以前打电话贵,我心疼钱没打,现在打电话便宜,我不会说话也没打。

除了生日快乐,想不出能说点啥有意思的。段子手们怎么不干点实事,写点实用的祝寿段子,尽写些看过就忘的洗剪吹冷笑话。话说回来,祝福语还要偷偷背别人的,太无能了。可生得笨,还不学别人的怎么办,光生日快乐四个字,像大人看小学数学公式一样觉得浮浅,被指责没诚意都是合情合理的。

她问了一些人的消息,是几年前我们共同认识的人,除了两三个我还说过一两句话之外,别的都没了联系。我以前会觉得是我太不擅长维持关系,有事没事都不找别人聊聊天。现在,我不一定这么想。我不找你,你也从来不找我的话,那我也用不着反省了。大家都没错,OK?在这种事上,彼此心照不宣互不打扰地默契着也好,起码你以后不好意思找我借钱,或者你够胆找我借我能以“跟你熟吗?”爽快拒绝。这种拒绝的快感很强的,我以前不懂,以后要尽量试试。

她说谁谁结婚了。我知道的结婚的同志越来越多。好像他们结了婚就跟我没话聊了。不对,跟别人结不结没关系,我本来就难聊。哪怕是我很喜欢你,挖尽心思找话题,说出去的话也让你接不下去。

我有张热脸,我想要个热屁股。聊龄十多年,聊过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绝大多数一开始都热情得好像迫不及待要吃掉我——注意“好像”这个词,没它就是自恋,有了就只是修辞。后来没多久,我这道菜变冷了,他们没了吃的胃口,倒了比留着好。用菜来形容一个人,不是没道理。

我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网友,那时小不懂事寂寞空虚,每天打电话聊,照片都没见过,聊得热火朝天,现在根本想不起聊了什么,但我还是能确定没讲过荤段子。我不是说这样做不懂事,听我说完。大半年后,我们在第三个城市见了面。见之前双方的热情用得差不多了,见之后我对他更冰冷。一是因为我失恋,二是因为他太胖。这不好,我承认,太幼稚,所以我改了,从那之后我就不排斥和胖子做朋友了,我还知道,不要相信别人的热情,那只有三秒钟寿命。

知道归知道,我还是会在乎。对方由热变冷最后消失的过程,总幻觉是自己的错,抛开长相身材不说,自己的谈吐和性格没有能长时间磁铁一样吸住别人的地方。

我跟自己说,如果一开始我对一个人表现出了热情,就要保持下去,不要让别人感受到由热到冷的改变,很伤的。要变冷,他会先变冷,那我就把热情放心里,不找他聊就是了,话少了没了,不代表我淡了,我还是像刚认识的时候欣赏他、亲近他,或者喜欢他、爱慕他。

在谁不会变冷的比赛里,我没输过。

东西可以喜欢一阵子就不喜欢,人也可以啊。喜欢一样东西可以喜欢到死,人也可以啊。虽然这话要到死那天才能说,但没死之前,我不会断然匆匆否认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别人不会一直喜欢一个人,关我毛事。别人不相信有人和他们不一样,不需要我去证明去反驳。

老朋友有他们的新生活,有他们的新朋友。他们不跟我发(牢)骚,我挺不好意思找他们发(牢)骚,搞得好像我对生活很有意见,只会抱怨,过得多不如意。大家不是都要正能量,拒绝负能量嘛。连朋友也一样,他们不跟不开心的人做朋友。

那天跟几个朋友一起泡温泉,大家谈起生活,我反而成了最乐观的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到问题就面对解决的心态。正面得吓自己一跳。我不该是对人类灰心失望、态度消极只好假装外星人的地球人吗?

我不太容易被别人的坏情绪影响,所以对别人的抱怨,我看得很轻,顺顺毛宽慰几句。不就是发泄下嘛,又不是要我帮擦屁股解决问题,他都不知道咋办我怎么会更清楚,他会自己找到路的。

也有陌生人来找我说话,要认识。巧了,我遇到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我们上不了床,他就再也不聊了,还有一种是我们谈不了恋爱,他就再也不聊了。

我想要一个能跟我差不多,不忙的时候有话必回,不会厌烦的热屁股。听起来很暧昧,理想化。但说实话,我对一些人是做到了的,任何时候都在。

家里好多蚊子,我爸点了蚊香。其实我特别讨厌蚊香的味道,熏得我眼睛疼。这个时候就觉得很孤独。



“我想要个热屁股”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