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去了解就开始骂

自然或者意外死掉的念头,一直都有,这一阵频繁些,下一阵就很少出现。大概从十三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没消失过,也没对自己下过手。胆子大点,够死好几个来回了。

小时候很内向,不爱说话,每次大人叫我给别人打招呼,我不愿意。从不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哭闹,一个人躲起来,不惹事,安安静静,不是熊孩子,可能因为没跟父母一起生活,爷爷奶奶也不是溺爱的家长。上了初中,开始做一些孤独闭塞的梦。有的梦只有长长的隧道,隧道是一个个圈或一个个框组成,延伸越来越长没有尽头,空间很压抑迷茫,我越走离现实的自己越远。还有的梦是自杀的场景,溺水的,上吊的,吃药的,每次都在呼吸停止前醒过来。做这些梦,大脑记得很清楚,真实的自己一边看梦中的场景,一边流泪,就像在看戏,能意识到这是梦,醒不过来。醒来后枕头已经湿一片。发一会儿呆,再睡。睡醒了还是困。

感觉那时过得小心翼翼。没有朋友,没有玩具。上课时间多半是睡过去的,在学校里睡觉不太会梦见自己要死了。睡多了的好处就是长得高。

不想提父母,想说的、想对他们说的,没有。说自己其实也够多了,但人本来就是主观的,评论自己好过评判别人。我的这些事,跟别人一比,不算事。平时也不想捉人聊,写出来够了,有人知道与否不重要。很多人的经历都比我困难,被遗弃,被虐待,被欺负,这个世界的不幸太多了,我没什么不幸,我只是讨厌跟别人比,比好还是比坏,都一样。别人都结婚生孩子了,你怎么还不结婚;别人每个月好几万事业有成,你怎么还挣这么少;别人会画会唱会手艺有上进心,你怎么没什么本事;别人长得好看身材好又大方,你怎么还不去健身。别人会拿你到处比。

大家都想变成一样的人,好看的,有钱的。都很努力,给大家点赞。

我理解这个生活的世界,偶尔很讨厌,多数时候觉得无所谓,最后是不想理睬和融入。我跟这个世界不太熟,处得并不深。不想按照别人的要求改变自己。做一个跟大众不一样的人,想好了,就不会觉得不被了解很痛,很不能接受,即使在别人看来我很普通并不特别。

高中的时候给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写过一封信,有点像遗书,没提遗产,那时候哪有什么遗产,身上总共才不过攒了很久的几十块,具体内容忘了。我是认真的,我觉得也许哪一天我突然就没了。同学默默收下,她男朋友抢过去撕成碎片,说用不着也不希望有用,他以为我要寻短见。我只是想单纯地留点东西,也许是我活着时最后写下的想说的话,有效期过了再写新的。这样做被认为是神经病。看,很多人遇到事情不去了解和理解就开始骂。

后来我开始写东西,像日记,但没有秘密,谁都可以看。

现在还会做那些抽象的梦,难过的感觉跟年轻的时候一样。醒了就没事。快二十年了,我不觉得是病,别人觉得是。不开心是生活的一部分,不管那部分有多大,自己静悄悄放着,要来就来,要走随它。

不想跟人交流,虽然我没有交流障碍。不认为生活很有趣,其实我什么都愿意、可以去尝试,我也能很有激情。那种觉得生活没乐趣也不怨天尤人的人,没什么不好,不需要快乐也能平静生活的,我会有敬意。可惜这个世界就是要大家积极上进充满正能量,消极是错。比如有的人介绍别人会说:他哪哪儿都好,就是太内向;他哪哪儿都好,就是太娘;他哪哪儿都好,就是穷。猪啊狗啊人妖啊都被用来骂人。

我现在没给自己特意留下最后要说的话,只是大概跟别人说了下常用的几个密码。说这些就够了,表达别的显得多余,情绪和想法只适合留给自己,对这样的感同身受,我保持怀疑,也不希望有人和我一样。有时候躺着会想,我的时间停止在这一刻,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没有牵挂,没有什么舍不得。

你们需要快乐的生活,我不需要。这话是基努里维斯说的吗?如果不是,就当我说的。



“很多人不去了解就开始骂”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