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是什么你是什么是否倦了

*每一集其实都可以拍成一部150分钟的电影。

影片开始…

从前,有一个妖怪,有的人说它可怕,比任何武器都伤人,有的人说它美好,具有把屎变香的魔力,很多人见过,很多人不相信它存在,关于它的最多的传说就是拥有它能充实而幸福。

妖怪的名字叫真爱、爱情,稍微没那么肉麻的叫法是感情。人们前仆后继地寻找它,要据为己有,幸好世界上的妖怪不是只有一只,数量多得理论上人人都可以有,没了还可以再有,要不然怎么够分。

一根藤上生出来的七个葫芦娃,也想拥有它。

第一集

大娃年轻的时候偷摸跟男人好过,他说那时的社会风气没现在开放,被人发现了很严重。他不跟别人聊那些捉妖的故事,偶尔和五娃聊得高兴了,不经意说一两句年轻时如何,不是讲丰功伟绩的口气,是说多了男默女泪的口吻。

他开窍得很晚,青春期根本不懂这些,等他懂了,都老大不小了。他是在公园里找到的同伴,没多选就生活在了一起。他们每天都做,就跟长期饥荒了的人突然变成暴发户一样,开始顿顿吃肉。一旦走出那扇门,两人就穿上了厚厚的盔甲,看不出曾经很亲密,只有回到封闭的空间,才松口气脱光,抱着取暖。

对方也要走异性婚姻的路,所以互相理解那份所谓的苦衷,不会大吵大闹,不会逼着二选一。对方还比大娃先娶上媳妇,没有邀请大娃参加,两个人就像没认识过,断了。

大娃没有再找,只处过那一个。在长辈的安排下,不久也和异性结了婚,他说这是种责任,生而为子的责任。

他偶尔出个差,通过网络找男人发泄一下,很小心。他是这样说的,他不会跟男人有感情,至于为什么,他没说。

几年后,大娃的孩子出车祸走了。两口子感情不咋样,没有再要孩子,也没有离婚。

问他见过妖怪没,他说见没见过,日子都照样过。

第二集

二娃有个在一起十多年的男朋友。

血气方刚的时候就遇到了他,跟他齐心合力捉妖。为了捉妖还被拘留过,然后就跟那个人一起镇妖镇到现在。

他说他们那个年代比大娃的要好点了,身边可以见到的同类多了,当然比不上现在,不知道是现在的同志绝对数量多了,还是当时的人都低调保守,不怎么活跃,所以能看到的少。大概因为这个原因,大家聚到一起就不那么容易散,散了再重新开始太难。

世人都说捉到妖怪后,慢慢的,妖怪会变没,不知道哪里去了。这时候,当初一起捉妖的两个人,要么分道扬镳,找别的人一起重新捉,要么依着习惯继续在一起,反正捉来捉去都是那么回事。那个习惯,很多人称它为亲情。不知道是妖怪进化成了亲情,还是退化成了亲情,知道答案又怎样,可以多快活几年?

二娃的想法是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恰好当年的搭档也这样想,于是这么多年不打不闹地过来了,从北方到南方,从北半球到南半球。吵架的时候也不会提分手这个词。现在妖怪还在不在,谁他妈在乎呢,谁他妈说得清呢。要说一点没有了吗?偶尔对方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又能让二娃隐约有种妖怪来了的预感。守了这么多年,镇了这么多年,妖怪可能不知不觉已经融进了两个人的身体,随着经脉血液在体内、在两人间走了无数个来回,这么一来,彼此的身体已经打上了对方的印迹。

二娃说,妖怪是个好东西。

第三集

世人有个说法,说每家每户的老三通常是长得最好看的。三娃确实比其他几个好看,有很多人喜欢,这还不算,他还令人发指地练出了一身肌肉,就更多人喜欢了,很多人把他当梦中情人,用流行的话说,是天菜是男神。

三娃年轻时跟不同的人捉过妖,没干过太出格的事,没闯过祸,他说长得好看的谁不玩呢。玩不动了再说,找个同样玩不动了的好看的过日子,多得是。

后来他真找到了这么一个,一个同样游戏过人间的好看的人。两人莫名其妙认真起来,大概觉得时间到了。真是郎才郎貌啊,两个男神结合了,瞬间让很多人相信了有妖怪。

但是,嗯对,还有但是。两人都玩过了,还都没到玩不动的地步,所以两人都会再找别人玩。玩归玩,说好了不能和别人发生感情,也就是不能捉妖,绝对不能带回家,那是只属于两人的圣地。身体可以属于外面很多人,心只能独给家里那个人。

期间卷起过一阵大风,起了点大浪。三娃对一个玩家动了真格,这底线一旦被碰到,不闹点大动静,生活是翻不了篇的。闹了一阵,两人不仅没分,还一起玩了那个玩家,算是一种和解的方式,携手闯过人生风雨,乘风破浪,迎来太阳,把身上的湿衣服晒干了。

在很多人看来,两人在一起多年,不离不弃,专一而忠诚,经常游山玩水,携手同行,看遍了风景,身边一直是最初的那个他,这简直就是一段万人称羡的传奇,榜样,标杆,典范。足以向异性恋证明些东西……有人这样觉得。

世上还没有大爷我收不了的妖!提到妖怪,三娃哈哈大笑。

第四集

四娃捉过三次妖。朋友介绍了一个,交友网认识了一个,参加聚会碰到了一个。每一段持续时间都在两年到三年之间。每一次都用了心认了真。巧的是,每一个对象都出过轨。他开玩笑说自己就是一段不安全的铁路,火车开过不小心就容易脱轨。他说他对这种事看得很开,腿能张多开就能看多开。唯一原谅过的对象是第一任,那时他跪在四娃面前,声泪俱下信誓旦旦,说绝不再犯。四娃心软原谅了。后来有没有再犯不清楚,他俩因为生活上的小事一直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最后一次分开就没能再合拢。

那之后,再遇到出轨的剧情,四娃也不会仗着有理大闹一番,出轨了就是有疙瘩了,甭管妖怪还在不在,他不想带着疙瘩过日子,他说他心眼小。过不了就分开,并不会没了对方就过不下去。那些说因为这点小事就分手太不划算太小题大做的,关他们屁事,又不是在跟他们谈。

眼看第四个对象也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别人是七年之痒,他说七年太长,现在的男人没有能忍那么久的,顶多三年就要痒。不晓得这回破不破得了这个咒。

那你怎么不痒啊?别人问他。

我也痒啊。四娃说,我也会跟朋友讨论哪个帅哪个好看,我只是心里痒,干不出那种事。

有人很贱地说,不是干不出,是诱惑不够大。

呵呵,这样说有意思吗?不过不用跟无聊的人讲道理,四娃说,对啊,诱惑够大我才干,不像你,是个人你都迫不及待贴上去,一副欠操样。

四娃还说,捉妖要趁早趁年轻。

第五集

五娃处过两个对象,认识的人不少,但他说他从没捉过妖,老是听别人讲捉妖的故事,自己没有过那些感觉。那些交往过的,初衷很简单,觉得可以在一起,就好上了,计划的是捉妖,想得很美,可是一点气氛和架势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很好的交往对象,可是单身的时间占了他人生的98%,到底好不好,没法证明。他没有不相信妖怪的存在,他不抗拒妖怪,根本就没有害怕。他努力过,追求过,失望了,把一个人的状态过成了习惯,谁都不喜欢反而最好。他有点像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捉妖师,觉得大多数人跟他不在一个套路上,理念不同,没法合作。他想捉到的妖怪很特别,跟完美无关,只是特别,特别到甚至别人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五娃把人类看得很低,他不喜欢同类的游戏规则,他觉得这个星球的生物对好看的躯壳的追求,是一种绝望,对他来说。他不想去评价别人是肤浅还是表面,是否公平,这种评价从来都是你说你的,他说他的,都有道理。大家都觉得正常的事,真的就正常吗?他除了不喜欢,也做不了什么。

他是个矛盾的人,有时候对别人有敌意,有时候又觉得无所谓反正跟他没关系。他不想认识新人,每认识一个就要重复一遍大同小异的流程,说差不多的话,做差不多的事。现在的人接触目的都特别直接单纯,不是约炮就是相亲,做普通朋友从朋友开始?谁有那个时间啊,炮友好找,男友不好找,朋友最难找。很多关系只停留在见过、加过,最高级的就是上过,上得快也分得快,没人要朋友,长得不好看更难有。

那些说不信妖怪,圈里没有真诚长久的,倒是都在积极地交友见人,捉妖捉得不亦乐乎。五娃觉得他们不配捉到妖,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谈什么配不配啊,人人都一样,真妖假妖、高级妖低级妖,大千世界,别人的事说不清,也不用说清。

是的,五娃觉得妖怪是属于别人的,真的假的好的坏的,都是别人的。

第六集

六娃大学的时候跟一个对象好了四年,毕业后又在一起一年。

说分也就分了。对方提出来的,他说和六娃在一起很有压力。六娃生活很讲究,穿的用的都要买固定的牌子,东西要放在固定的地方,家里要收拾得很干净,虽然有专人收拾,但别人不能太随意,在外吃饭从不去路边摊苍蝇馆,一定要去干净整洁环境高档,用一些人的话说就是装逼的餐厅,还有别的一些吧啦吧啦有的没的,对方数落了一通,总之就是不喜欢这种生活,被管得一身不自在,没法一起过。

有人要问,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才提出来。因为前四年,他俩异地,没有住一起。

我这么讲究还错了?我也是为了两个人生活质量更高啊,没有很过分啊?六娃觉得很委屈,对方说翻脸就翻脸了,一点也不顾那么多年的感情。

所以后来六娃还断断续续打听对方的消息。当他得知对方分手前,就和一个比六娃更有钱的人暗中交往的时候,六娃的心情,简直就想把钞票全换成硬币,把对方当存钱罐,从菊花往里投。

日子还是要往下过的。六娃开始接触别的同志,在找妖、捉妖的路上兜兜转转,才知道世界多么大千。有人因为金钱和他在一起,他觉得没意思;有人同时跟他和另外几个男人交往,他觉得很无聊;有人开始很热情对他很好,上完床就说两人性格不合适,他觉得很扯淡;有人吃他住他用他还谎话连篇背后骂他傻逼,他觉得自己真就是个傻逼;有人出轨被抓了还不承认,有人有对象了还出来勾三搭四,有人家里有老婆孩子还到处约炮,说不是跟女人搞就不算出轨,他觉得很无语。

朋友都跟他说认真就输了,这个圈子没有真的妖怪,谁付出得多谁就被伤害,六娃渐渐信了。他打算再玩几年就老老实实结婚去,要个孩子。他准备在公司附近再买一套单身公寓,用私房钱,连现在的对象也不说,房子不便宜,好在地段很赞,跟价格还是匹配的。

重点是,他一打开某软件,一公里内就有上百个陌生人,很多高质量的。在这里买房真是太值了。

六娃指着他的收件箱说,妖怪都在这里面,都是骗人的。

第七集

七娃刚成年,交往了一个比他大15岁的中年,离过婚,没孩子,目测要再婚生子。

第一次单独见面,七娃没吃完饭就想回宿舍睡觉。中年把他拉住说不用回去睡了,去开房,不会做别的。一般人看到这里都会哧一声,认为男人最不可信的就是这句话。事实上中年的确没有做别的,两个人躺了一下午。

七娃大概是很寂寞,有个人出现了就很开心。中年没有紧逼,陪他聊了很多天,他就觉得这个人对他很好,虽然没有脚踩七彩祥云,没有身披金甲战衣,来的不是至尊宝也是个暖宝宝。

所以中年出差,说好想他快来陪,七娃奋不顾身就买车票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冒着被卖了的风险。

一般人看到这里会觉得中年该下手吃肉了吧?也没有。

这次之后,七娃更喜欢中年了。不巧,他在网上发现了认识之前中年发的约炮帖,忍不住用小号加了去试探。一般人看到这里会咯噔一下,人心不能试啊,一试就出事啊,世上没有几个能安全挺过这种试探的。是的,这回大家说准了。

七娃很难过,他做了一个大家都想不到的决定,发短信给中年说我们把这些事都忘记重头来过好不好。

从头来过了,床单也滚了,七娃的第一次没了。七娃有天在床上让中年发誓不准去约炮,中年笑呵呵地发了。七娃想,假如真有那一天,他就做一只头埋进沙里的鸵鸟,假装不知道。

七娃还是有心理阴影,不知道是不是选对了人,不知道对方是否只想玩玩。中年已经过了相信妖怪的年纪,不可能像七娃一样同样渴望,他甚至说七娃其实还不懂什么是爱。

“我觉得每天想他好多遍就是啊,他把排骨一块块夹我碗里,跟我说多吃点学校里伙食不好看你瘦的,我很难不动心不喜欢不被感动。”七娃说,“他说他过去很乱,乱就乱吧,圈子里都乱。我只管以后,等他真的老了,在沙发上打盹,也不是我陪在身边,我没赶上他最好的年纪,就陪他在老之前过好每一天,让他开心让我快乐,这也不错。”

妖怪是什么,七娃说不知道。

全剧终。



“情是什么你是什么是否倦了”的5个回复

  1. 你写出葫芦娃时我还真的有那么一秒希望能出现和七个娃超能力相对应的东西,我太科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