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觉得再也没有比求粉更low的事了

朋友请我去酒吧。他把生日趴梯办在了那里。想假装没收到邀请都不行了。

酒吧这种东西,喜欢的人很喜欢,里面有的喝有的摸有的跳,不爱热闹的就觉得很无聊。我就是后面那种。里面的人长得人人都想吃也跟我没关系。有的高手对着好看的皮囊就能在脑中把对方扒干净,意淫陌生人这种事,我只听过没做过。

我对朋友圈里的人不熟,少有共同朋友,猜想大概没有网上流传的那些“名媛”。有也没关系,我档次太low,不会也轮不到我sociel,在旁边远远see see实物open眼界,然后回来在微博上打打分也是good的。

我对那个群体没有偏见,除了“名媛”这个词,想不出更恰当和通俗的来指代。这个词在被贬之前,形容他们还是很传神的:既名又媛。他们喜欢在微博上晒脸晒肉晒智商。普通人怕太晒会没人喜欢,名媛怕不晒就没人喜欢。不过现在“名媛”变成比“傻逼”还狠的脏话了——据说“傻逼”有时候还是爱称呢。

很久前有个人对那拨人很感兴趣,诚心诚意想和他们做朋友,很有勇气地尝试了跟其中多人搭讪。最后他问我,怎么才能打入他们的朋友圈,有何妙招。我没接触过那群人,给不了智慧锦囊,但我还是靠着业界良心,委婉地劝他:你要是长得好看呢(语气拖长)——就成功了一半。

不知道他后来死了心还是成了媛,还是先成媛再退团,反正没听过他的传说。

说回来。朋友的男朋友安排了一个大彩蛋在趴梯上。他瞒着我朋友录制了很多人的祝福视频,由他压轴。这种桥段见过不少,不过我没收到过,根本没底气说好或是不好。最后那十分钟的表白,有点长,声音小,我听力有损听不太清,没忍住走了神。我看了看四周,熟面孔不多,都在不同的小圈里。绝大多数基友都没见过,有肌肉的都穿上了小背心,身材不够吸人、觉得不再年轻的就打扮得很潮很体面,年纪小的才不管那么多,T恤短裤牛仔随便穿,年轻就是最好的衣裳。

在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跟熟脸打招呼的时候,有熟脸朝我走过来。棒昂(音调上扬)棒,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有男朋友了还是单身。跟谁一起来的。工作怎样,换没换。有没有好玩的事。约炮没。去哪里玩了吗?来去都是这些话。不过这些问题比“情况?照片?找什么?见面?”之类的好多了。而且我是个随性的人,有的问题的答案真的需要看心情,比如最近怎样工作如何,时间相隔几分钟我的答案就变了。第一个人问我,我会说工作他妈的忙得要死特别烦;第二个人问我会说,还行啦,你也知道广告人就是有加不完的班,别人都啪啪啪完了我们才刚从公司出来打到车;第三个人得到的回答就是,同事都很好玩,还会遇到英文里夹中文的客户,奇葩到对着他们时脸上哈哈心里呵呵。

有问我微博叫什么的。我不爱玩,很少发言。虽然我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刷微博。有些事尝试过就知道喜不喜欢。我不想关注很多人,我有强迫症,每次上线一定会看完所有更新,关注越多,症状越重,与其屏蔽,不如不加。我不是段子手不是明星,没有让人意淫的脸和肉,真的不会供人娱乐。据说每个人都有几个想取消关注又不好意思取消的对象,每个人都有几个互相关注后就没聊过的对象。互相关注有时只是出于情面,对方根本不在乎你更新了什么,只在乎他被多少人关注有几条转发评论有多少人赞美。他更在乎自己,属于他的圈子。你进不去,哪怕你在他的每条微博下评论,页面一关,他的生活照样没有你。

对方问起还是会加,不然多不礼貌,不符合我彬彬有礼的形象。哪怕有时会有点犹豫,因为直觉大家并不会混熟。加完后我会主动去评论。我不常发微博,但是会去评论别人,就是看看是不是聊得来,能不能做朋友。也算是有个试用期。只有一类人我会偷偷移除再取消关注,就是客户。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反正我是不会私下和客户聊天做朋友的,感觉怪怪的、坏坏的。(最新消息:我的微博还是在XX的出卖下被客户知道了,没见他关注我,只在邮件里把我的号抄给广告公司开通了某活动内测权限。)

对一个有整理癖的人来说,加了不说话真的是很难过的呀!



“我只是觉得再也没有比求粉更low的事了”的4个回复

  1. 唉,有些不想关注又不得不关注的人我都把他们放到一个组然后都不去看..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看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