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友相亲记

据论证,我妈在听我说四月份要回家一个月之后,就马不停蹄紧锣密鼓地安排我和直女相亲。

我对紧迫的形势心中有数,从不小看长辈的战斗力,我也拿不出立竿见影行之有效的化解招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山前再找路。

有一点我没想到的是,表哥也来瞎搅和,把他刚过门的媳妇的姐姐的朋友介绍给我。你不是知道你弟是同志嘛?你不知道什么叫同志,我喜欢男人你总知道吧?是不是我跟你出柜的事过去了十年(一算吓一跳,竟然出了这么久了),你选择性忘了,还是你认为爱归爱,婚归婚,弯男也得娶女人?真心费解。他和我爸妈都是选择性失忆界的高手甚至是翘楚。表哥不仅把女方的QQ号给我妈,还亲自打电话问我进展如何。打电话的口气一点也不玩笑。不知道是他真心要给我介绍,还是受人之托。

我并不好直接拒绝他,不然他把我的反应跟他妈一说,全家几十人就都知道了。他让我自己去找姑娘聊、去约人见面。他还说怎么追人我肯定很有一套,不用他多说了,搞得好像我是情场高手经常始乱终弃一样——我还没追求过人类呢!

QQ加了,得没话找话。我爸妈说得最多的话是男人要主动,女的始终要矜持。聊了几个来回,聊完工作业余爱好住址家庭之后,再也受不了了,找不到能聊的,我感觉自己像一台死机的电脑,重启也活不了。有没有什么教程啊?跟陌生男人聊天也没这么举步维艰,双脚踩进了齐膝深的稀泥地,一步也迈不动。我还得硬着头皮屑死撑,爸妈在旁边围观得津津有味,似乎第二天就能发喜帖了。他们的业余爱好就是看我聊天,尤其是跟女人。

如果我说我是被逼无奈,对方会爆炸吧,这不是把她当球耍吗?我是不是被逼的,应该由我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没解决就把局外人扯进来,不是一个专业成年人该有的修养。

基本上每天都有不认识的人上门说媒。有的替亲戚说,有的替朋友说,有的替亲戚的朋友的亲戚说,全都是替姑娘说,没人替小伙说。她们大概觉得做媒不需要专业技巧。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滑稽又业余,连对象需求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就一头热地瞎搭桥。

最热心的是我干女儿的奶奶。姑且称之为干妈。这种中国式非直系亲属的冠名方式我从来没搞明白过。据说她把手上压箱底的招牌姑娘都介绍出来了,只介绍给我,专为我量身而留。对方是小学人民教师,有房,家庭背景简单,人也单纯。这在相亲档案里算是镀了金的。在小镇(该词高亮显示)人民眼里,我的档案也裱了金,有车有房又能干,父母健康还行医,我妈常说不差钱。不说是100%高帅富,起码是66%的高帅富,只差个“帅”。干妈说重点是姑娘的身高配我刚刚好,对下一代有利。看来她对这杯媒婆酒是志在必得,想太多。

这样游说了几天,姑娘在我家成了一段传说。爸妈还见缝插针地说见过那姑娘,样子不错,身高的确很高,就住在同一小区,没说过话。语气难掩内心的喜悦和梦想,似乎万事已俱备,只欠我点头。对方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见面。不过,有这么热心的媒人和心急的父母,见面是绝对躲不了的。

不该来的时刻迎面滚滚而来。干妈抓住姑娘上午休息的一点时间,把对方叫到我家来。由于是临时安排,我妈一边说糟糕,家里没别的水果了只有梨,可是梨(离)寓意不好不能拿来当完美道具,一边拿着一张新得能反光、哗哗响的红钞票,说代表好兆头,匆匆去了菜市场。没几分钟拎回来一袋红扑扑的大苹果,喜上眉梢地说这苹果好。估计她一边摆果盘一边在默念菩萨保佑。如果时间充裕,她恨不得把家里粉刷成大红色。

姑娘进来后爸妈热情亢奋地请她坐,削水果。她坐在我对面。我生平第一次经历这么直接又残酷的场面,不知道说什么,她也不知道。我妈跟她聊了几句后,姑娘说学校还有事,要赶回去,可以在网上聊。她把QQ号给了我。

她的号禁止任何人加好友。她下午又来了一趟,要走了我的号。然后我们开始网聊。

我一边聊一边酝酿怎么说比较合适结束相亲的状态。庆幸的是对方对我没感觉。搞体育的妹子不喜欢我这种文艺青年,军人那种威猛先生估计更适合她。她说:说实话,我见你的前一晚做了个梦,梦见恋爱了,所以我才来,不然我不会相亲。结果发现真的只是一场梦。

我不是傻子,她都说得这么不委婉了,我当然明白,松了好大一口气,算是帮我解决了后顾之忧,不用我跟她说你得对我没感觉。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跟家长如实汇报。爸妈当然不信,觉得我有什么理由不被看上,于是把结论断定为我不够主动,恨不得我12小时泡在网上跟对方聊天,还美其名曰顺其自然,成不了当朋友聊也好。我真心想翻白眼。我需要这种没有交集的朋友吗?能聊什么?吃了没天气邻居八卦政治民生?我的红颜知己遍天下,什么不能跟她们聊呢。

事情还没结束,开始出现戏剧性。干妈兴致勃勃地跑来跟我爸妈说,姑娘觉得我不错。这句话给火上浇了一瓢纯正地沟油,简直就是决定性证据,支撑起爸妈说我不努力的观点,明明是我不主动,还借口说是她不喜欢。于是他们策划了一次家庭郊游,除了几个姨妈,还让我叫上她。目的是让我好好表现一番。

我突然怀疑起大人们思考和处事的能力,他们是急火攻心病急乱医吧。

我接受指令邀请了姑娘。鉴于我觉得一个陌生人参加我们的家庭郊游会尴尬,于是把决定权交给她。她跟媒婆说的时候就变了味,变成是怪我没有诚意,意思是我应该直接帮她做决定要去,而不是问她要不要去。不知道她是不是觉得可以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参加这种局。是她太天真还是我没她大方?

于是错又在我这边了。先说没感觉的是她,让媒婆觉得大有希望的也是她。我真心搞不懂女人的想法。她可能内心很想出来玩,但又不想表现明显。我当然不想叫上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不可能配合她演拒绝再邀请再拒绝再邀请的戏。你又不打算进这家门,干吗一来就要和长辈做朋友,这样不会引起误会吗?这是什么曲线思维?

媒婆是真的误会了,又来跟我爸妈吹风,让我主动。姑娘把她跟媒婆说的话一五一十地跟我讲,言下之意她只是实话实说,没有做得不妥之处。我没说别的,只是再度确立了只做普通朋友的原则,我俩不可能更进一步的事我们内心明白,而且一定要断了长辈的念想。于是我很直接地跟爸妈说,人家姑娘说的客套话,你们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天真,她有没有意思我会不知道吗?爸妈再次拒绝承认事实,硬说人家姑娘不错,只是因为中国的传统让她矜持,我主动点就能成。我只好把聊天记录给她们看,包括她说的跟梦有关的话,还怕爸妈看不懂,用白话文翻译了一遍。

爸妈在把聊天记录传阅了三遍后,接受了现实。还说人家姑娘眼光挑看来也不怎样……这变脸快过变天。

姑娘之后经常找我聊天,把我当成万峰连岳类的垃圾坑。她跟我痛斥前男友如何劈腿,如何忘恩负义,前男友的妈妈如何见利忘义扮黑脸阻止他们在一起,前男友如何让她寒心,她从小就是爸妈的掌上明珠从没受过如此巨大的委屈和伤害,还不能对父母讲……我心想怪不得对我讲,原来是憋坏了一瞬间找到气球的气口了。

有趣的是,那段时间好几个姑娘都跟我讲了同样的人生剧情,简而言之都是前男友跟有钱的姑娘跑了。我的体质总是吸引别人跟我谈人生谈情伤。

十来天的时间,爸妈给我介绍了5、6个。要不是后来我们举家旅游,估计我的相亲故事会多一倍。如果以前是媒婆拿着一大叠照片让你点菜,那现在都是电子科技化,加QQ传照片或是登陆QQ空间。现在一听到爸妈说“我把你QQ号给了谁谁”,或是“我给你个QQ号你加加”,心里就立刻觉得:马化腾真是太厉害了。



“基友相亲记”的15个回复

  1. 哇哈哈哈哈哈,我估计你妈对你的QQ号比家里的电话号码还熟

  2. 想到我妈再过一两年就会马不停蹄的效仿你父母的这一套,我真想回火星算了,谁也不喜欢还有错了
    你受苦了

      1. 不要把自己说的这么凄惨,这么智慧的头型,我估计帅哥肯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