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被逼婚记录

正月没过完,那种“常回家看看”的文章,突然就销声匿迹了,消失得很干净,从没存在过一样,再没有人写,也没有人传,好像它们只适合在过节前和过节中存在。

每到过节,有大把大把的人跟着唏嘘感慨:这辈子还能再听父母多少唠叨,还能再见父母多少面,见一次少一次,大家要珍惜啊。节一过完,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甚至唏嘘后转身就没事了。如果真觉得和父母老人相处的时间没多少,分秒必争,想到就难受心痛,干脆留下来别走了呗,光嚷嚷起个什么作用,只为了减轻内疚感,嚷给别人听你有多念亲恩多孝顺还能涨工资不成?

春节是所有节日里最特别的,能让人在短短一段时间里亲眼目睹很多事情,好坏都有。

我一回到家就是众矢之的,什么也不做就成为全部人的目标,也正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比我年纪大的大家庭成员都已婚,除了我表哥。表哥的婚事虽然因为女方的态度而变得不那么确定,但他已经将生米煮成熟饭闹出了人命,我想婚期应该已近,退一步说,就算这次吹了,作为直男,作为年少时喜欢过蔡依林陈慧琳的直男,他根本不用担心结婚这件事。比我小几岁的表弟,那个当年和我住一屋的,和我一块儿下了夜自习偷明星海报的,偷偷喜欢班上大胸部女同学的表弟,也有女朋友了,我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就被逼到了最前线,首当其冲。

我成了唯一的问题。所有人都问我有没有女朋友,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谈还不结婚。不管是哪一边的亲戚还是很远很远的远方亲,不管是父母的朋友还是根本不熟的路人甲乙丙,不管是出自真的关心还是条件反射地找话题客套而已,都在问这个问题。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对谁都没有什么想说的。当我知道有些人并不是出自真的关心的时候,连反感的情绪也不会有,不过是耳边突然吹过一阵微风。没想过要耐心地解释或者扔“关你什么事”那种狠话,没有想交流的欲望,就笑嘻嘻地说“不想谈不想结”。然后,就不再说话,保持淡淡的微笑直到面无表情。

其实他们也不会问为什么,或者还是会问,但根本就并不要你回答,自言自语一会儿老生常谈的理论,最后结束。这种话题一定是结束在“该结了”这个他们心中天经地义的结论上。

那天参加完饭局,舅舅喝多了,和我们一家坐一辆车回程。舅舅喝多之后的反应是说话,不停找人说,你不搭理他,他就一直喊你名字,直到你答应,听他继续碎碎念。那天他的目标是我。他一直跟我讲年纪不小该恋爱结婚了,起码这一两年就要完成。他每讲三句话就要叫我的名字,然后一直重复那几句话,跟一台被按了循环播放键的复读机一样,偶尔还插几句指点我妈如何开车的话。你知道,司机最讨厌旁边有人教他应该如何开,不管新手还是老手,所以我妈忍不住内心的怒火吼了我舅几句。我舅完全不当回事,就跟没听见,因为他喝多了,我妈吼他他就找别人聊,挑软柿子捏,话题始终会转到我这边,问我怎么还没有女朋友,是不是混得太差劲,要不要帮我介绍。

这种情况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也是最轻松最平坦的一条路:面对现实,积极敷衍,不停“嗯”就足够了,偶尔多几个字“好的”“不是”“没有呢”。

他一个人一直说不停,下了车步行到家,差不多一小时,没喝一口水。他说得很开心,好像和我一下子说了一辈子的知心话感觉相见恨晚。

有天晚上大家庭聚餐,餐会的必备环节就是集体研讨我的终身大事。正在大家为我七嘴八舌集思广益出谋划策的时候,舅舅突然像站在城楼上一样,把手一挥,发言了:你们都不懂,我们X儿(指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个喜欢的女的,那个女的不喜欢我们X儿,跟别个结婚了,X儿就一直单身到现在,另外的人谁都看不上。

不知道是不是舅舅中午的酒劲还没退。我听到他编的这个故事,着实有点意外。他说得确有其事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信以为真,我爸妈还转过来看了我一眼,我左边的表哥和右边的表弟就在不怀好意地笑。然后话锋突然一转,变成大家一方面表扬我这么痴痴情深实属世上罕见,是难得的好男人,一方面劝我还是要放下,毕竟斯人已嫁我也该娶别的人找寻属于我的幸福。

我没反驳,一如既往很认真地敷衍他们,这是最有利的回击,显得我特老实。我假装他们听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最好的理由。舅舅是在开玩笑,不是真替我解围。我内心差点就笑尿了。说实话,从舅舅这样年过半百、身份特殊的人口中听到这样的故事,我都被故事中的自己感动了。如果我真是那样痴那样执迷,也不错啊,起码不用为单身找别的借口,“无法再爱上别的人”跟“无法去爱人”差别很大的吧,虽然结果一样。

这种我身处重重包围,被群起围攻的时候,爸妈反而表现很安静,只在说到哪家姑娘怎样怎样的时候,会怂恿我答应试试看相亲。像我这样常年在外地离家老远的,本地姑娘也不太愿和我相亲。爸妈从来没有接受过我是同志这个事实,大概连直面这个事实的时刻也没有,希望我仍然可以像他们想象的、计划的那样结婚生子,一切跟同志有关的对话都不曾发生。

我后来很少和他们交流这方面的观点。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如何根深蒂固,要说服他们接受儿子是同志,就跟打破他们对观音菩萨的信仰一样不可思议。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试图改变我的想法,我看着都累,所以我不愿花相等的力气去改变他们。我不想被别人改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愿的事,别人大概也不乐意,这样一想,我就更没有信心和底气去改变别人了。

有的拖一天算一天,坚持自己一肩挑;有的选择形婚;有的隐瞒真相和直女结婚生子;有的和父母坦白出柜。不同的父母反应不同,有的接受,有的一开始排斥,时间长了就默许,彼此心知肚明不再提,有的一辈子也不认可。你问什么时候出柜,怎样才能出柜成功,这样的问题跟“什么时候恋爱,怎样才能成功”一样,没有标准正确答案。简单说,你可以细水长流用亲情点点融化他们心中的坚冰,可以用电影书籍和网络为他们科普,改变偏见,可以和另一半用孝顺获得他们最终的认可,可以成为有钱人用光鲜的外在堵住他们的嘴(不是100%有用),还有极端的用苦肉计(本人不建议)……不管怎样,祝福你能更轻松地面对生活,面对这些外部压力,活得自己的快乐。



“春节被逼婚记录”的10个回复

  1. 正月没过完,那种“常回家看看”的文章,突然就销声匿迹了,消失得很干净,从没存在过一样,再没有人写,也没有人传,好像它们只适合在过节前和过节中存在。大赞,你真的很适合写东西

  2. 今年过年,有个很远房的女亲戚闲极无聊,竟然也凑上来问我,为什么不结婚哪?喜形于色八卦相,赵姨娘一样,装都装不出关心的样儿。我心想,你算老几,也敢来问?给我顶了回去。

  3. 总觉得这会是我以后将要面临的困难,在我哥出柜的情况下,我的压力会更大.

  4. 活出属于自己的快乐,不依附于其他人,不为敷衍其他人。
    祝你好运,早日成为非单身男青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