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是朵Gay界奇葩

到单位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这朵娇花。当他从我身边踏浪而过时,我体内的Gaydar哔哔响,顷刻间感应到他有百分之50的“基因”。他步子很小,虽不至于像戏台上的小碎步那么碎,但那踩着风火轮、来去一阵风的赶场样子,实在是,不得不,说他带着飘逸的、健康的、动感的基味。而在我和他四目交接时,虽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也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隐喻的、闪烁的淡淡基情。

我跟朋友说单位有疑似同志的同事。没人站在我这边,都说我见风就是雨,走火入魔丧心病狂了,看到稍好看的就意淫是基,世上哪有那么多基,这种基又不是那种鸡。我顿时处于有口难言、被冷水浇透的地步,毕竟尚未拿到确凿证据口说无凭。但我没有动摇我的直觉,没有自我怀疑。我暗想有朝一日等我掌握了确凿证据,我要你们跪在脚下高喊:“验基机万岁,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你们就烧高香求神拜佛别让我逮着证据,不然我最后一定会像电视剧那样洗刷冤屈扬眉吐气!

在这样一个男性屈指可数又多是直男的单位,娇花那张略有姿色的脸当之无愧算得上单位之光,连我都差点心动了。女同事们均表示无异议。除我之外,也有女同事和我有同样的感觉:“你觉得娇花是不是gay?”

这句话在我耳边不停回响。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觉得啊!她们还问我看gay的眼光准不准。我支支吾吾,没告诉她们我正在找证据呢。

她们说娇花的不足之处是有点胖,然后转过头对我说,他在练瑜伽和跳搏击操,身材还没你好。我说我这样不算好,男人女人大不同,光瘦没用,肌肉男才是炙手可热的。娇花也不是胖,是骨架太大,尤其是胸腔,所以看起来胸大摸起来没肉。练一练还是可以走肌肉男路线。

“你摸过?”大家都惊了。

我说何必摸,用眼看。然后我的眼睛看到她们失落的表情。

没想到,沉冤得雪的一天来得如此之快。我凭着一己之力,不靠天不靠地,掌握了一系列关键证据来证明我的直觉与猜想。

我在豆瓣某同志小组里挖出了娇花发的帖子,还冒着热气,前一天傍晚发的。他要找一个合租室友,只是合租关系。他说可以加他Q看照片。我当然没加,但我还是抱着瞎猫碰死耗子的侥幸心理,点开了空间,居然还真有照片,居然还真是那张熟悉的脸,不是娇花是谁?双胞胎都没那么像的。还摆着端庄美丽的造型——观音坐莲,就差一个净瓶了。

求租帖的Q号下还有个手机号。我当即按捺不住亢奋,去问另一位同事,问她知不知道娇花的手机号。可惜她不知。我问她有没有娇花的Q号,她说有,还很默契地截图给我看。蓝蓝的天啊我的妈,QQ昵称还是火星文,这是怎样一名清新凛冽的男纸哟,那时我脑海里立马翻涌的念头是:不要在单位里跟他基友相认,我怕伤不起。

同事手上的Q号跟我人肉出来的不是同一个,这很好理解为什么——太多基友都是工作号与基号两两分离,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情绪激动的同事还是抱着谨慎怀疑的态度说,也许是帮朋友发的帖,传闻娇花有女朋友呢。我反驳说那也不会留自己的Q号吧,女朋友可能只是幌子,说不定他把男朋友故意说成女朋友混淆视听,反正你们见不到真人。

同事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我也决定挖取更多的一手证据让大家心服口服。

在探索揭秘的过程中,我发现他还在某著名基站发帖寻室友,后面附上的又是一个陌生的Q号——我的妈呀这马甲还好几件呢,更加坚定了我不在单位跟他基基相认的决心,放过他也是放过我。我忍不住又手贱点进了空间,依然有图有真相,这回还多了这几个月以来他的心路历程:三月份,他似乎找到了爱的人;五月份,他大嚷好想谈恋爱;六月份,他说自己好累;八月份,他的个性签名是囧囧爱……这个我就看不懂了,大概是梦幻少女的一份自我检讨,以及一颗纯真的少女心对世事的无奈。

他在网上还散落了别的脚印,这些足迹有个共同的中心思想,就是:我是同志我找基友。这些强有力的证据充分证明一切不是我多心,我就是一看一个准,我说他是基果然就是。

同事突然想起来,提供了一条价值连城的线索——娇花戴美瞳,最近正积极减肥,要让自己变得更帅。这条线索太关键了,简直能直接拍板定性。你们见过戴美瞳的直男么?如果见到了,麻烦告诉他,弯一下就有新的人生,搞基很爽要尽快一试,敞开心扉为自己开一扇新门。

同事怂恿我直接去和娇花做朋友,说不定还能谱出一段恋曲传出一段佳话,反正他条件不错,就是胸大了点儿——同事不知道大胸对我的诱惑,不过不是娇花那种诱惑。

虽然听起来在单位有人跟我基情作伴潇潇洒洒似乎很美,但这样相认好么?他有打算出柜么?他有打算要和我赤诚相见么?

那段时间我朋友芍药正在急找房子。我抱着助人为乐同时别有用心的心态,把娇花有房寻室友的消息透露给芍药。我说,我感觉娇花还不错,起码比完全陌生的人好吧,他要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还可以来单位找他,我当你后盾。

芍药问,我要不要告诉他是你介绍的?

我觉得无所谓。尴尬的不是我,我不怕同事知道我是同志,但他怕。他在同志网站上发帖求合租,也不会想到这么快就能被同事发现。我说先别说吧,就说在网上看到的。以后有机会再说。

我所说的机会,就是芍药和娇花混熟了,然后有一天,芍药带我去他家参观,不经意就见到了娇花,顺便介绍我们认识。那时候我一定会装作大吃一惊:没想到你也是啊!我演技很好,绝对能演出事前毫不知情、晴天一个霹雳的震惊感。

芍药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他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看戏的,就屁颠屁颠地联络感情去了。两人很快约定了六天后的周末看房。

这边,热心的女同事也对我编写的“假装巧遇”的剧情表示了赞许。同时,她也没干坐着等看戏,在积极策划如何拉近我和娇花的距离。她和娇花做了烟友,经常在上班途中溜出去来一根。有一回她和娇花谈到了同志话题,她说对同志看得很平常,言下之意就说:老娘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出柜!赶紧给老娘出!

没想到事情起了大变化。芍药说他给娇花发短信没回,打电话没接。结果房子已经租出去了。我拍案而起,这不是浪费我一个好剧本吗?以后还怎么演?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夜长果然梦多,生活似乎都失去乐趣了。于是我诅咒娇花和他的新房客吵架,房客愤然出走,芍药重新得到机会……

芍药更是后悔,毕竟他租房的事还没着落。他抱了最后一丝希望,问娇花附近还有没有房子。娇花说有,还热情地叫他马上过去看房,热情地陪他一起找房。找了一圈,芍药也没看到中意的。娇花发话了:实在不行,搬我那儿去,跟室友商量一下,三个人挤挤应该没问题。

娇花这样说是因为他觉得芍药还不错。他说以前有很多人找他租房,可是都是冲着他的人来的,先要照片看,看了就问和他住一屋会不会发生什么。他看芍药不是那种人,才动了把房租给他的心思。

听到这个峰回路转的剧情,真是振奋人心,我在电话这头情不自禁鼓起掌来。这次轮到芍药退缩了,他觉得三人行太拥挤,要另做打算。含泪拒绝了娇花的好意。

虽然我恋恋不舍,但毕竟芍药才是拿主意的人。芍药下这个决定也是经过了曲折的心路历程。得知房子已经租出去,芍药掩饰不住后悔,现在四处奔波找房,又苦又累,好房少、骗子多。我还顺便落井下石,说他不懂珍惜,说不定不止错过了一间房子,还错过了一个好男人。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样尘埃落定,没几天,芍药突然说他搬进娇花家了,等周末去买张床。找房子实在太痛苦了,生而为人,不得不朝现实低头,先有个落脚点才是最重要的事。我的心情就像过山车,经历了几个回合的大起大落,真替他高兴啊——我有好戏看了。

芍药搬过去的第一天,娇花很贴心地亲自下厨,等着芍药下班回家一块儿吃。由于床还没买到,娇花特意把床让给芍药和另一个室友睡,他打地铺。说起这件事,芍药难掩感动,双眼噙着热液。听者如我也身受感染,心想这娇花大概真是好男人,于是我诚恳地提议:嫁了吧,不仅睡他的床,还睡他的人,房子男子一起抓,两个文明双丰收。不用再考虑了,不然又夜长梦多。想来娇花也是个环保节能会过日子的经济适用型男人,居家必备。

芍药娇羞地笑而不语,似乎把我的话听了进去。

一天晚上,芍药打算在闲聊中把我不经意介绍给娇花。芍药对自己演技没信心,怕聊天中露出破绽,偷偷开了语音,让我一边听他们聊一边给予网上指导。结果戏还没正式开演,芍药就自嗨到不行,脑中一直上演着我设计的情节,在电脑前憋不住笑,笑到停不下来,搞得一旁的娇花莫名其妙,正常的谈话都进行不下去,更不用说让芍药超常发挥,达到演什么像什么的自然效果。

芍药一直说他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演,想不出台词,憋笑憋到快断气。我在电脑这头不知道有多心急如焚。这戏有屁的难度,一点挑战性都没有,随随便便就能演得出神入化。

为了证实我所言非虚,我特意邀请室友客串娇花,我临时扮演芍药。我设计的剧情是这样的:

芍药说,你们公司除了你还有别的同志吗?如果娇花回答不知道,芍药就说应该有,公司几百人,按比例算也不止一个。然后迟疑一下,恍然大悟说,你公司不是在×××么?我好像还认识你们单位另一个。娇花肯定半信半疑,会追问是谁。这时,芍药就顺水推舟把我和盘托出:“等下,我找找他QQ号。”如果娇花说他知道公司还有别的同志,芍药正好乘胜追击,追问是谁,一来可以知道娇花了解多少,说不定还能知道第三个同志,二来还可以探听娇花是否愿意在单位和我基基相认。

这个剧情被我设计得如此自然而生活化,排练一遍下来,完全没喊卡,特别顺,连不会演戏的我的室友都直呼好自然好过瘾,欲罢不能。我简直就该去拿影帝。我很难理解芍药怎么会演不出。

演戏的事就此搁浅,到最后也没和娇花相认,倒经常听芍药抱怨同居生活。

“娇花最近结婚了,跟直女,家里给他找的。……他的钱现在都是老婆在管,新房还没到手,所以在外面住。……现在这间房总租金800,我和另一个室友一人350,还不算水费电费上网费。”

“以前觉得他节省,现在看,啧啧,不想住了,再找房子搬吧。房租多付点无所谓,他居然还管我要生活物品损耗费,一百块!我问他损耗什么了,他说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卫生纸。我当时就怒了,我洗澡都在单位洗,自己带了沐浴用品,怎么可能用他的。倒是他经常用我的香皂。我有点小洁癖,他用了我的我都不用了,随他用。还有洗衣服,我都是每周五拿回家洗。也怪我手贱,那天流鼻涕没忍住,用了他一张纸巾,被他看见了,今天就朝我要生活物品费。”

“他太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了!天天把闹钟定到早上6点,响一个小时,7点再起来关。另一个室友不上班,等我们走了他可以继续睡,但是我要上班啊!我跟娇花说我可以到点叫他,他偏不,说只有闹钟才能叫醒他,我叫不可靠,定早点有备无患。”

“他起床后就在我床头用吹风机,湿头发到处甩。每天晚上只要他要睡觉,别人就不能开灯,上网也不行,他会拔网线。”

“笑死我了!那个室友把放在床头的娇花的薯片吃了,娇花可生气了,回来发了一通脾气,那人说要赔他一袋他都不依,说两包怎么会一样呢。好几天没理我们。”

“他不让我们带人回家,反正我们也不会带。上周末我回家,那个室友去他男友家,娇花应该是带人回去了。我看到室友那管润滑剂只剩一半了。整整半管啊!他玩得是有多嗨,拳交了吧?我就不信他拿来擦脸擦脚了。”

“我是月底搬进来的,他让我交当月水电费网费我都没说什么,反正也没多少钱。他算得也太精了,算这么精能算出几百万吗?”

“我决定搬出去了,找到新房了。之前跟娇花说了,他今天还来找我收取暖费。我靠!下个月初才开始供暖啊,我又不住了我交屁的取暖费啊!本来还想把床留给他的,现在我砸烂了都不留给他。——你要么?我送你!就是太远了,不好搬运。”

芍药问我怎么看娇花。我说我只有两个字来形容:奇葩。看他表面还蛮光鲜亮丽,里子倒是小家气浓。幸好你当初犹豫了一下没嫁给他,男怕入错行,更怕嫁错狼。

“听说他有男朋友啊。”

“我去!哪位高人能受得了他这样的啊?难道他只对男朋友特别大方?”

“我才不信。他肯定对谁都那样。”

“恭喜你脱离苦海了。”

后来,关于娇花的事迹,渐渐听闻少了,偶尔芍药会从仅剩的那名室友口中得知一点消息,直到有一天,娇花借口说他弟弟要来北京和他一起住,把那名室友赶了出去另觅他处。

有一天,娇花的烟友同事乍呼呼地跟我讲,她把我卖了。原来她聊天的时候不小心对娇花说漏了嘴,把我的同志身份说了出去。还要了我的××账号要去瞅瞅。于是她赶紧跟我通气,问我××上有没有不方便让娇花看到的内容,言下之意就是有没有在××上说他坏话。我去检查了一遍,没啥不能给他看的。

后来他又找烟友要了几回我的页面。烟友每次都吐槽他,你又不是,你这么关注他干吗?他说好奇,就看看。烟友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

后来我辞职了,他也辞职了,于是江湖上就再也听不到娇花的任何传说了。



“同事是朵Gay界奇葩”的16个回复

  1. 真觉得好笑,又觉得无奈。想到我自己,对合租的同事也是钱要算的精准。现在想想,分享也是一种难得的快乐。

  2. 事隔多年 竟然又来了这里 看了同样一篇博文 楼主你好 祝你幸福

海员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