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的是别人的人生

他们平时不是忙加班就是忙约会,经营着人来人往的私生活,哪有时间开心得研讨会。但生活心得这种东西跟推销员的业绩一样,那些故事不拿出来说总归让生活少了很多味道,不管是正的还是负的,得摆几句。我还好说,我这种社会闲杂人班可以不加,约更是为零,跟那些预约都排不上的大牌比,我是随叫随到。

组织饭局的事我从来不管,让他们操心,等各抒己见热烈争论后乔时间敲地点,意见基本统一了再通知我。看到他们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地动感闪现在我面前,欣喜的同时还带着点沧海桑田的感慨。

朋友1说最近有个小朋友缠他,像个藤精。小朋友精力很旺盛,跟接了地线插座似的,经常找我说话,有时候嫌烦不搭理他,他也不生气,歇一阵儿继续找我,说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把他交过几个朋友,每个朋友怎样都跟我讲。

我一方面暗暗佩服小朋友的持久战斗力,另一方面暗暗断定朋友1大概也是本着不拒绝、不主动、不绝对的三不原则。群众纷纷将好奇的矛头对准了小朋友,像调查户口一样把基本情况摸了个底朝天。我越听越觉得耳熟,直到我问QQ名叫什么,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然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下。

你认识?朋友1真是慧眼如炬眼比针尖,这么一个表情被他瞬间捕捉到。

然后我就把那个小朋友为什么来北京,前男友是什么样的人,后来为啥分开的经过轻描淡写了一下。这些也是那个小朋友前前后后告诉我,我凭着记忆汇总出来的。我以知心哥哥的身份,经历了他跟前男友从暗恋到热恋到失恋的完整过程,跟朋友1听来的版本八九不离十。看来那小朋友也一五一十,没有随口瞎编满嘴故事会。

然后朋友1就水到渠成地感慨了一句这个圈子很小。

朋友2说参加了一个发布会,碰到一个还不错的摄影师,通了电。对方还是军人,退伍后自强不息学习摄影,成才后发奋图强当了助理。这时候朋友3迫不及待地插嘴发问,问了些基本情况后怒了,他说那个摄影师骗了他几千块,下次见到他不使狠劲揍他一顿把屎揍出来不算。

朋友2原本还想着遇上了佳人要广发展、深发展,谱出一段激情四射的恋曲,没想到好看的外衣背后被烟头烫焦了几个黑黢黢的洞,这下子美好的幻想和憧憬快要化为泡影,是快要,我看他脸上明显有着恋恋不舍,一副粉身碎骨浑不怕、飞蛾扑火绽菊花的表情。

我觉得有必要做戳破他梦想泡泡的那一根冰魄银针,让他脚踏实地。于是我说,就算他不是骗子人品没问题你也甭指望了,他有金主的,虽然他对外一直不明确承认关系,但是那个男的能给他一切他想要的东西,房子车子票子,只要他点个头,一切都是他的。看在能给他这么多“子”的份上,他也不可能断然辜负那番好意,早晚投桃报李,投子报体,给人家名分。你落后太多了,半点胜利的希望都没有。

朋友2这下被彻底拔掉了气门芯。朋友1大惊,我靠,这些你怎么会知道?我说我碰巧跟他聊过一段时间,后来他注销了也就没联络了。朋友1再度水到渠成地感慨了一句这个圈子很小。

但是我没告诉他们,他重新注册了一个号,批了马甲又回来玩了。

在谈到好男人这个话题的时候,朋友3提到了他的前前男友,看样子还是有点念念不忘。大家就怂恿他再追回来,既然是丛好草,何必讲什么面子不肯吃,自己饿不讲,还便宜了别人。当事人闷头不语,看样子是被说得蠢蠢欲动了。于是大家就追问前前男友现在是否单身,有无新欢。当事人一边摇头说不是很清楚,一边应群众要求掏出手机给大家看照片。传到我手中,我怎么觉得又是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辨认了半天,大家都以为我是不是看上片中人的时候,我总算得出了结论:我今天真是踩狗屎运了。这个人,分明就是我某个网友的现任男友啊!然后我含蓄地说出了这一结论,我看到朋友3的眼睛亮了之后又瞬间黯淡下去。旁边的人倒是炸开了锅。这还不算炸弹,我抛了句真正算炸弹的话,我对朋友3说,他跟你在一块儿的时候他是一没错吧?可是他现在的男朋友号称纯一啊!他是为了去追求做〇的性福才和你分手的吗?

然后大家就笑了。朋友3也跟着笑,笑中带着勉强的坚强。我安慰他说也许是那个网友编故事骗我的呢,他现在还是货真价实的单身一。

朋友1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妈的这圈子小到只剩一亩三分地了吧!大家纷纷开始指责我是不是认识的人太多了……

我只能说世事就是无巧不成书,要不然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我是老天派来的柯南,专门告诉你们那唯一的真相,虽然残酷,但是一剂良药,长痛不如短痛吧啦吧啦。那些人也只能算接触过,都是他们主动找我把我当垃圾桶聊以解闷,哪比得上你们这群深交广交掏心挖肺。

朋友4听了那么多,终于也要贡献他背后的人生故事了。他说他要讲一个喜乐不苦逼甚至是大快人心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男朋友,他劈了朋友4的腿。正所谓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俗话又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鸳鸳相抱,鸯在一边看热闹。那个男朋友跟人跑了之后,也被劈腿,还捉奸在床。当然,朋友4的讲述比我写的更细节更精彩。

朋友4大肆讲解了一番当事人们的背景资料。

这回说的这些人你不认识了吧?朋友4问,大家也齐刷刷将目光瞄准了我。

我很快地耸耸肩,摇头说这回应该不认识了。大家像是集体松了口气似的。

后来经过我仔细回想,我又想起一段故事:那个男朋友不仅捉奸,还成功捉了两次。至于是不是两个不同的人,那我也不清楚了。这些都是当事人告诉我的。

我也忍不住要问: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别人的故事还不带重样的啊!



“狗血的是别人的人生”的15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