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棵树

图片转自网络

假如有来生的话——我是说假如,我没有希望过这样的假如发生,——我要做一棵大树,一棵真正的,自然里的大树,不依靠谁,不找寻谁。

要长多高、多粗、多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一出生,也就是种子落入土里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了这是我一个人的生命旅程。破土发芽,长出主干,抽出斜枝,展出绿叶,爆出花朵,凝出果实,这样一年一年,一年一年,我一直安静地站在原地。只有随着地球的自转,面对不同的天空。假如地球外的宇宙静止不动的话,第二天我还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云彩,小鸟,昆虫,走兽,或许会和我发生一些在小朋友眼里很浪漫的童话故事,这不是重点,它们来的会来,走的会走。我不知道一棵树有没有它的思考或是想法,重点是我一直在那儿,没有离开过,除非被劈断,被砍倒,甚至从不说话。

我觉得现在的我就像是一棵大树。是大树不是大叔。我没有发达的根系,没有粗壮的主干,没有茂盛的叶子,没有惊艳的花朵,就像一个外表不华丽耀眼的人,平凡、孤单、安静地生活着。周围有很多别的树,不同种类不同科目,比我好看的比比皆是。偶尔朝别的树挥挥枝丫招招手,摇摇叶片点点头。

对树来说大概没有爱情这回事,从来没听说过,也没在科学读物上看到过我这样的树会跟同类相互依附着生存、生长。那是人的游戏规则。

一个人的时候,哪也不想去,像棵树一样不爱挪。不太喜欢陌生的人群,倒是不介意有人围拢过来到我身下乘凉,一面汲取阳光,一面撒落阴凉。听起来有点爱以自我为中心,跟领导人似的。我不爱说话,他们在树下闲聊玩耍,不需要理会我。我偶尔伸伸腰,吹一阵凉爽的风,树叶沙沙地响是在陪着他们笑。然后在他们的嬉笑闲聊中发个呆,打个盹儿,也许我还没睡醒,他们就已各自散往来时或要去的远方,醒来后还是只剩我一个。

如果要看得多,就要拼命地往上长,越长越高。树的高度始终是有限的,长到一定高度就再也没法往上长了,跟人一样。那就这样吧,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世界上最高的人、见识最广的人,也不会去想做世界上最高的那棵树。世界那么辽阔,我怎么看得完,一步也不能走,更是只能看到方圆几里的地方。而且作为一棵树,见识的多少无足轻重了吧,或许没有都不要紧。人与人可以分享与交流所见所闻所想,树呢,不会主动和人谈论更不会炫耀这些。当然,如果你问我,我也会和你聊我知道的。

也会有人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来告诉我别人的故事。电影里不是讲过一个树洞吗,那里面藏了别人的秘密。我没有树洞,但我也有很多秘密。那些秘密变成了树上的斑纹,变成了叶上的经脉,变成了枝端的花香。到底是谁的故事长出了那些斑纹,画下了那些经脉,酿成了那些花香,并不重要,路过的人只要摸摸特别的斑纹,看看清晰的经脉,闻闻淡淡的花香就好,不必在乎是谁写出了它们。你要是有心情和兴致,也可以对我讲讲你的故事,说不定很久之后,你会在我这儿找到只有你能读懂的那些痕迹。不用因此而脸红、尴尬、生气,没人知道那是你的秘密。

我想做别人坚实而可靠的依赖,虽然我除了一片绿荫、一阵凉风、一些花香和果实,别的给不了。我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到我这儿来,他需要我的阴凉我就给,需要我的依靠我就给,需要我的花香我的果实,我都给。如果他要蛮横地摧毁这一切,不管是为了独占还是别的利益,一斧头一斧头地砍倒我,一把火一把火地烧光我,我大概也没有眼泪。不是我不悲伤不反抗不愤怒,是我生来就没有眼泪。

把我当做你值得信任的安慰吧,我不会离开不会背叛。不管你来不来,我永远在扎根的地方生长,只要你愿意,你就当做我在等你。

也许有一天,你再也不会出现,我依然在那里,像从不为谁等待一样闭着眼站在原地。

我是不是真的在等待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能改变我生长的人?也许等我心空了,老死了、枯死了、病死了,在岁月中腐烂了,也不会知道答案。

我的叶片和花瓣,可以做成好多好多的书签。我的果实,可以带给好多人甘甜。



“我是一棵树”的10个回复

  1. 我也想做一棵树 草原上孤独的树也好 雨林里结伴而生的树亦可,吸取土地的养分 空气 阳光,不会老去,不怕孤独。岁月只会让我越来越葱茏,时间只会让无限生长观察更多的事物。也许有一天也会砍伐,那我也可以自给自足的结出种子,借着风,鸟兽去往别处……

  2. 这么久才更新你不觉得你变得懒惰了么?对了楼猪,允许投稿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