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个发财梦

梁马鹿和何德仙谈起了恋爱。何德仙第一时间请我吃饭,告诉了我这个新闻。他跟我说你是第一个知道这层关系的人。他也不打算告诉别的太多人。我没问他说的“太多”具体在多少数字以内。我想,凭着他一贯的作风,这件事很快就会从他那张没装拉链的嘴里传出去,影响到底能有多大呢?我想,起码日后会有不下五个不一样的各路人等来跟我分享他俩的故事。

我问何德仙,你了解梁马鹿吗?梁马鹿之前跟李象羊在一起——我没把后面的话告诉他。梁马鹿和李象羊在一起是我的独家消息,到现在都依然是。我是因为李象羊才知道梁马鹿的。李梁在一起的时间不长,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火柴,嚓一声点燃了爱情的火花,没烧多久就烧成了灰什么也没剩下。

何德仙听我这样问,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我问他你们认识多久了。他说半个多月。我用含蓄的口吻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含蓄得没让何德仙听出任何话外音。

“进展到哪儿了?”我猜是平常速度。怎样算平常速度呢?就是见个面吃个饭洗个澡就上床。慢慢来?多数人稍微慢一点儿就硬不起来了,等吃干抹净了再慢也不误事,现在什么都讲究效率,当务之急是吃到嘴里,别的事日后再说。

我问何德仙是不是打算发展一段长时间的关系。他说走着瞧吧,顺其自然。

我对这个答案的内涵是了然于胸的。

其实何德仙也认识李象羊,只不过他俩不熟,仅仅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李象羊当时还想泡何德仙来着。何德仙当然不会看上李象羊——这里的“当然”,是从何德仙那富二代的眼神出发的,他嫌李象羊人品还不够,身材也不好,重点是,长得不够帅。

于是两位没有熟起来,反而越来越疏远。

李象羊转而去泡梁马鹿,结果竟然还成功泡上了——这里的“竟然”,是从我的眼神出发的,我从表面上肤浅地觉得他俩在一块儿就是个错误,抛开人品身材这些不谈,重点是,李象羊的脸远不如梁马鹿的好看。

李象羊的泡面手段直接而简单,下很多料。比如经常带梁马鹿出去玩,今天吃这家餐馆,明天吃那家酒店,还得挑,梁马鹿去环境不好的地方还没胃口。每周都带梁马鹿去逛商场买衣服。李象羊并不算有钱,出门还得带梁马鹿挤个公交扒趟地铁。所以挤着挤着,两人就走散了,梁马鹿身不由己地被挤到别人的私家车里面去了。

李象羊对梁马鹿是颇有微词的,曾经当面埋怨过梁马鹿,说他是典型的好吃懒做、妄想不劳而获。出门在外,他从不花自己一分钱,即使是两三块钱的交通费也要李象羊出,打的费一律让李象羊报销,常常为了几块钱和别人斤斤计较,唠叨一阵子。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多以自己为中心,把自己当少爷当王子当太阳,周围的一切都绕着他团团转。梁马鹿还说做〇那么痛,做①的当然应该花钱养着〇。曾经还有老板开价好几千买他一个晚上,他给拒绝了。不是他看不起这种人,是嫌钱太少,他说自己一晚上起码也要值五位数。

最后李象羊说,好像这样的〇还挺多的,成天幻想着找到一个又帅又有肌肉还很有钱的猛①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从此不用累死累活地奋斗了。他们也不照照自己那副德行。女人还能生孩子,你能生个球。

我安慰他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发财梦,有的是被别人包养,有的是彩票中大奖。

我问何德仙,你和梁马鹿经常出去玩吗?那都是谁花钱啊?

何德仙不值一提地说:当然是我买单了,他穷学生能有啥钱。

既然没钱还那么爱玩爱逛,果然是别人的钱花起来不心疼。



“人人都有个发财梦”的8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