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记忆

图片来自网络

那年,也是现在这样的时节,南方的城市已经热了起来。

我和他因为一本都看过的小说在网上遇见了,聊了几句聊出点共鸣,互相加了好友,慢慢从小说聊到各自的生活,话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广。

又聊了些日子,开始加入视频的内容。他负责视频我负责看。视频里他总戴着鸭舌帽,好看是好看,同时也令人好奇帽子下的风景。我要看他不戴帽子是什么样。他说跟正常人一样,除了没有头发。然后把帽子摘了下来。

果然没有头发,比我的头还光,还亮。我问,你怎么剃那么干净呢,很怕热吗?他神秘地一笑,说不是怕热。然后他问我,你为啥把头发剃那么短。我说我的头发都快掉光了,不剃更不好看。我喜欢光头,光头性感。他顺势问,那你觉得我性感不?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性感啊,光看这颗头就跟木鱼一样,摸着肯定贼有手感。

聊起他现在在做什么,他说他是出家人。当时我的惊讶超过了兴奋。平时跟他聊天,一言一语红尘味相当浓,网上各种新鲜词汇他全了如指掌,视频里的衣着也很潮,跟我想象中远离时尚、潜心静修的出家人形象相去甚远。我认定他在跟我开玩笑。

他没有急于向我证明他所言非虚,还跟以前一样聊天。他说他一天的生活流程是这样的:早上5点起床上早课,做完早课吃完饭再回房睡个回笼觉,午饭后上上网,下午傍晚前还有一场功课,晚饭吃得很早,晚上八九点就睡了,不然饿了没吃的。

我渐渐相信了他的出家人身份。毕竟一个玩笑不可能开那么久,而且还不是好笑的玩笑。我给了他手机号,他知道我不爱发短信,直接打电话过来,不频繁,不会让人觉得他每天无所事事靠讲电话来打发无聊的日子,而且每次都在我聊累了之前就挂掉。我心想出家人也许真的有读心术或者心感应之类的特异功能吧。

他问我如果他来这边我会不会见他。我说当然会啊,我对出家人没有偏见。相反,我还很乐意跟出家人见一见呢。

结果他真的飞过来了,不是全为了来看我,公私各一半。他穿着利落整洁的便装,随身带着一个叫他师叔的小徒儿。到的时候已经晚上。我把他们在酒店安顿好,准备出门吃饭。我小鹿乱撞地问:师父,我可以看你穿僧服出门吃饭吗?

师父笑了,说可以啊,不犯戒。于是他让小徒弟换上了僧服,他也换上了僧服,僧服外还披上了华丽的袈裟,一件比《西游记》里唐僧的袈裟还好看的袈裟,雄纠纠气昂昂地出发了。一路上回头率特别高。那种专业气势和磁场,完全不是角色扮演者能演出来的,范儿十足。

白天他带着小师弟去办正事,我上班;晚上我带着他们吃吃饭,在酒店聊天。两天过去了,事情也办完了,师父问我:我多留下来陪你几天好不好?我当然说好。于是他让师弟独自先行回寺,他过几天再回。

早上我上班比较晚,两个人睡到自然醒,师父会跟我一道出门坐车去单位,在我单位附近逛逛。一起吃过午饭后,师父要么坐车回家,打打坐念念经,然后来接我下班;要么就在附近继续逛,等我下班一块儿回。我每天迫不及待地下班跑下楼,总能看到师父在街边坐着等我,神情淡定,有时候闭着眼睛。

周末的时候我约了朋友一起逛街。街上人来人往接踵摩肩,一不留神就被人群冲散开。师父默默地抓起我的手,从街头走到街尾,3.5公里一直没有松开过,哪怕我手心出了很多汗。朋友熟视无睹,常有路人注目。

那天晚上,我和师父面对面坐在床上,我心血来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师父,要不你还俗吧。我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们可以在一起。

师父轻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拉过我的手,轻轻握着。

师父走的那天,我请假送他去飞机场。在自动扶梯上,他站在比我高两级的阶梯上,低下头,给了我一个沉重而深刻的道别的吻。

一个半月后,师父跟我讲:劝出家人还俗是很重的罪过,会入地狱。我已经为你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文,不会有事了。

我一点也不怕,不在乎什么罪过什么地狱,只是师父说他为我念了那么多天的经文,我的心一下子就变得很软。

现在我和师父还有联系,只是还没有再见过面。他为我念诵经文的故事,成了我独一无二的记忆。



“独家记忆”的26个回复

  1. 早上看见一个超高的,一般瘦,短寸的,上着类似于女生旗袍快到膝盖那种蓝底点点的飘逸衣服的男生,挺直的,就想成你说的这和尚了。

    1. 当然不是啊!这位师父比释道心好看,行事风格也比释道心好。对释道心实在是看不下去。 :pen:

      1. 那就好。我放心了!上个月释道心还来成都了。我在宽窄巷的星巴克亲眼目睹了他和几个贵妇GAY边喝边唠家常。

  2. 之前就见你写过你的出家朋友,现在看来,真的是一位好师傅。
    不过很神奇,我以为出家人都是拜佛读经,像古代一样的生活,没有想过上网,坐飞机的师傅~
    是你的独家记忆,现在也成为我的一部分记忆了

  3. 哇这个故事太神奇了,只能说是神奇,我做梦也梦不到这样的情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