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过去说再见

图片转自网络

前言:老写这个直男的事我自己都觉得会不会有点烦了。不过还好,不是翻来覆去地炒几年前的冷饭。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以为和他之间总算画上了句号吧,到头来只是让你另起一段,再开始新的故事。他在过去的生活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现在,或许以后也会偶尔客串一下,没有彻底消失,所以我会当日记一样记得。这些对话都是半个多月前发生的了,一直没时间写下来。

 

十二点过了没几分钟,电脑开着,我照例还醒着。任务栏上的小图标一闪一闪,点开,居然是高中某男同学,那个曾经很喜欢的人。他主动找我聊天的情况屈指可数,只有过2次,今天一开口就周总周总地叫,很反常。我问他为啥这么叫,他说他喜欢。

读书的时候他一直叫我班长,后来毕业了,他再也没叫过我,没见过面,短信也从来都是群发,网上聊天一上来就是“在干吗”。

叫完“周总”后依然是那句千年不变的“最近在忙什么嘛”。这个问题真的很不好回答也令人很不想回答,不知道谁发明的,问题无聊,答案也无聊,问的人也没打算认真听吧。

我真想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答案,跟他说“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上网”,他直呼无聊。这个反应在我意料中。他就不会讲些别的话。我以为对话到此该告一个段落了,跟以前一样,接下来就是“晚了要睡觉了”,结果我还低估了他的“聊效”。

“哥哥我单身了。”他说。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这句话。之前他失过一次恋,某段时间他的个性签名全是在写他有多受伤,有多后悔,有多深刻地体会到“失去才懂得珍惜”这个道理。我看到的时候心想,这娃变化大呀,跟之前吊儿郎当的形象判若两人。我客套地问了下关于她的事,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没兴趣追根究底。如果时间倒回去十年,我肯定会吃醋、嫉妒、不爽,现在,十年后,我和他从情感上已经出现了很大断层,他已经从心房中心的位置,走到了外面的边缘位置,不再那么重要,他的一举一动我很多年没关注关心了,毕竟他再也没生活在我的眼皮下。

他问我现在在哪里,他不想工作了,受伤了,心流血了,要来北京找我。我听到的时候情不自禁就笑出来了,这种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总是异常富有喜感。我随口说了句:“感情的伤?付出了真心却没得到想要的结果?”他居然说我是高手,一说就中。同学,你把别人想得太蠢了点吧。我好友印象里“知心哥哥”的头衔不是浪得虚名好吗?我一成功力都还没使上呢。

“我好想成你这样的。”他的意思是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我顿时就无语了。同学,这个世界上有“负心汉”这种生物的存在啊,被女人伤了转而去找男人根本无法保证改变你遭受内伤的命,你以为男人都会像卫生巾一样给你贴心的呵护吗?你要不要这么天真无邪啊!我曾经一度认为你就是负心汉的形象代表——当然不是负我的心,是负那些女人的心。

他说他最近瘦了。我心想同学你也该瘦了,当年可是有两大块胸肌六块腹肌的体育生身材啊,现在呢?前不久我看了他上传的照片,佛祖啊,2加6不等于8,等于1了,之前的8块肌都紧密地团结成了一坨。我暗暗地想:同学你可不能再胖了,再胖就成米其林了,你好意思嘛,睡觉连翻身都困难。但我忍住了没给他留言,默默关掉页面。看了照片我真的是一点性幻想的空间都没了,这种照片要逼死我最后那点美好的记忆啊。

得知他变瘦的消息,对他表示了祝贺,也算是印证了“祸兮福所倚”的道理。我说瘦了性感,因祸得福。他说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从170嗖嗖嗖掉到了130多一点(他跟我差不多高),连久违的腹肌都出来相见了。我算了算,相当于每天瘦一斤呢。大概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假,他弹我视频。我接了一看,耶稣啊!你到底想怎样啊同学!就穿了个火烧摇裤儿出现在视频里这样好吗?还站起来故意给我看腹肌,还能再过分点吗?干脆把裤衩也脱了嘛。

他说他被折磨惨了,吃不下睡不着。我突然就好奇起来,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啊。然后我顺便感慨了一下他很痴情,刚想问“到底有多喜欢她”,他把话题岔开了。

“说真的,我辞职不干了,去你那里,跟你混呢,干不干?”

我也说真的,这是个难题啊。跟我混?我能力不济养不起他这条汉子啊。刚才他说来北京,我都没敢接他的话,无视着跳过去了,没想到他又提了出来,还“说真的”。我能不战战兢兢嘛,这种事就跟请吃饭一样,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的,不能归为玩笑。可我也不能拒绝他,还真的是朋友。他真过来投靠我,我也不能袖手旁观让他睡飞机场火车站,管吃管住不管胖。

“你要真来了我会不管你啊?”我特意用了一个问号让他看起来觉得是反问句。

“那是必须的。我们什么感情啊!”他表示对我的话很满意。“本来打算51结婚,结了婚就换个十几二十万的车,哎,一言难尽啊。”接着他马上连发了123455条“啊”,“我要疯了,这段时间人都快崩溃了。”

到这个时候我都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问他怎怎样才能发泄。这娃又提来北京的事了,说过几天就来北京我这儿,还问北京有哪些同学在。我说就我一个人在,别的同学都没听说过。他居然问我一个人在北京孤不孤单。

同学,你到底想怎样啊!不要这样攻击脆弱的我,挑我身上软的地方捏啊。大半夜的要走这么知心的路线吗?如果你不打算实际地抚慰我,咱们聊点什么不好非要聊这个?可以聊聊人生聊聊你喜欢的明星,我知道你读书的时候喜欢徐怀钰后来喜欢陈慧琳现在喜欢范冰冰。再说了,没有同学我还有别的朋友啊,我人品不在你之下不会没人跟我做朋友啊。

我说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了,单身五六年了,他说他没办法习惯。我让他再找个伴,他说他已经接受不了任何人了。我开玩笑地说你是要当和尚吗,他说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了。我就很郑重地告诉他:你不行,你六根未净。我内心的独白是:当和尚?你憋得住么?

然后我猛然想起来之前做过一个梦,梦里面就跟这位同学讨论出家。他说他要出家,我就嘲笑他肯定憋不住,出了家也依然各种荡漾。他反驳说我小看了他,要跟我打赌,还拉我一块儿出。醒来后觉得这个梦异常诡异。现在看来,佛祖啊,我是不是有什么还没被发现的特异功能啊?

他问我结不结婚,要不要小孩。我说不准备要。他居然用傲娇的口气说你不要那我也不要了。同学,大半夜的不要撒娇卖萌好吗?这种午夜时分我的心完全不设防啊,很容易咬错上钩的,到时候谁负责?难道要我被男人伤了然后变直吗?老天爷,不能这么玩我会闹出人命的。

我让他别跟我学,有个小孩以后他老了可以得到照顾。说这话我自己都觉得很心虚。他跟我说他走不出来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很苍老,没人要了。如果是拍偶像剧,这时候我应该立刻跳出来说:“谁说没人要?我不是人吗?别人不要我要,我还巴不得没人跟我抢呢。”类似这种激情四射的台词。可是生活不是肥皂剧,尽管有时候比肥皂剧还不可思议,不过在我身上不会像电视上的那样演。我客套了一下:“没发现你苍老,还是蛮年轻,皮肤也有光泽。”

“你看到的是表面。”他这样说。

不是吧?这货难道要跟我讨论马哲了?我就不信里面已经腐烂的人还能有一副光鲜的皮囊。你要我看里面,那你去做B超拍X光嘛。

“我们有几年没见了?”

“9年。”我不假思索地说。反正毕业后就没见过了,也没开过同学会。

“真的?时间过的真快啊。”

“是啊,你都不晓得换了多少女人。”

“只有2个。我现在又不会在外面晃。”

“以前会。”我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些破事。黄赌毒他就占了三分之二。

“嗯,以前每个星期都会在KTV或者迪吧。几年都没干过这样的事了。不想玩了。——看我过两天过来你怎么办。你家住得下吗?”

玉帝啊,这货今天是缠着我不放了。“住不下就住旅馆呗。”

“单人床还是双人床?”

“单双都不跟你睡一张床。”

“怕我?”

“不怕你。”

“那怕啥?”

“我怕忍不住。”

“我忍得住。”对于这个我不是很肯定,毕竟按现在的审美来说,他还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了,我超不喜欢胖脸啊,这么短的时间要把脸瘦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他脸部以下的肉体——胸肌腹肌各种肌说不定还是有熟悉的感觉呢,到时候脱光了横躺在我面前不动动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真是纠结。

然后又跟我谈工作。“我一天太空闲了。一天上班才10分钟。很无聊。”

“找点事情做,比如健身,把腹肌胸肌健回来。”

“这个可以。我现在天天在打球。6年没动了。”

“出了成果给我检阅。”

“好的,周总。这是必须的。”

……

“这么晚了还是你这个好朋友陪我,还跟读书的时候一样。……说真的,读书的时候感情是最真的。……这段时间都是我兄弟朋友来陪我度过的。前段时间想过自杀。……那天晚上不是我朋友,估计我都不在了。”

这个爆料倒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以为他不属于为了感情寻死的人。看来不知道是我高估了他还是看低了他。

然后我就按照常理讲了一番没什么新意的道理,还跟他说:老子还没跟你睡过,你不能死。

“你太没追求了。”他说我。在他看来,真正的追求应该是找钱,找女人,好好的要个孩子。他觉得很多女孩子肯定都愿意跟我好。我告诉他那是别人的生活不是我的,我不喜欢找钱不喜欢找女人不敢要孩子。

“我现在也对女人没兴趣了。这一辈子都不找老婆了。”他说,以及别的任何人在失恋之后说对女人、对男人不再感兴趣的话,我从来都不会当真。

“那你准备怎样?”

“当和尚。”

“话说我曾经有个男朋友就是个和尚。”我说完这句话就被他八卦了一下这段往事。八卦完之后他貌似撒娇又酸溜溜地说了句:好嘛,你敢喜欢别人。

我心想:你女朋友都交了几个了还不允许我交男朋友啊,你又给不了我,我咋就不能喜欢别人啊,你还想我为你守身如玉等你到白头那时跟你来段夕阳红么?你这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也不让别人往我坑里拉啊(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个理)。

他又继续诉了诉苦,说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苦苦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塌下来,已经过去一两个月了,还是这样,跟刚分手时差不多,脑子里全是她,估计这辈子都走不出了。

我跟他讲,我懂那种恐惧和无助,多捱一天,痛就会少一分。我曾经有段时间跟你一样,只不过脑子里面的人是你而已,我还是照样过来了。

他说,那你怎么没跟我讲。

跟你讲?我怎么跟你讲?讲了也没用啊,是我自己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没人有办法。我当时也没想着死了算了。如果只是想着靠死来摆脱痛苦解决问题一了百了,会让那些喜欢你的人伤心。如果我死了,我爸妈啊朋友啊会伤心。

这个时候,他很识趣地接了一句:是啊,我也会伤心的。

太上老君啊,要开始煽情了吗?如果面对面大概我俩都抱头痛哭了吧。于是我礼尚往来地回他,你死了我也会伤心的。然后各种宽慰撒娇的他,突然觉得我好像他妈。

过了这么多年,隔了那么远,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了。即使是一个新的故事,也不会是那句“不如重新开始”。现在看他,看过去的自己,那些熟悉的场景就像是一张张剧照,照片上的那些我,已经像是个出神入化的专业演员,那场戏已经落幕,与现在的自己无关了。



“跟过去说再见”的15个回复

  1. 我说你吧!就像和小女生似的那么害羞,这下可好,结果人家当初也希望你去摸他,哎……我看你可怜兮兮的,来,哥抱你……

  2. 我喜欢看棒棒内心吐槽,好治愈啊,再伤感地事儿你也能写得让人觉得好像没那么伤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