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纵使不够美好,现实也已足够温暖

图片转自网络

“初恋”对我来说,不如“前男友”三个字有感觉。说到初恋大不了“哦”一声,但说到前男友,往往会“哇”,要不然就是“哎”。

都是爱,没有本质的区别,区别可能在于初恋稀里糊涂的,被参与的成分多点,而上一段感情主动性多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拥有的就是自己要的,或者说正一步步靠近自己想要的。而初恋有太多不如意的地方。

第一次都是不圆满的,因为是第一次。然后又因为这个原因,就被更深刻地记得,有点像是化了浓妆的姑娘,把妆卸完其实真的很一般。每回忆一次,或许就又往上抹了一层粉。

慢慢变老,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有人觉得只有第一次感情才配得上纯洁、纯粹这种词,是最认真、最毫无保留、最不计较付出和后果的……好多“最”都用上了。它傻傻的,傻得让人多年后都依然心荡漾。

我本身没这种感觉,倒像八戒吃人参果,没吃出幸福味。可能是当时饥不择食,只想着吃饱不懂如何细品,可能是少不更事连“细品”这个概念也没有——父母老师不会教,也没有任何一本书能教。甚至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人参果只不过是个梨。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再深入地追究初恋的定义以及味道,反正不论是对那些感情的评价,还是回忆得到的感触,都像隔了一层毛玻璃,擦也擦不掉那层模糊。所以我很少去回想,我也不是终日靠回忆过日子的人,即使跟别人聊起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可想的、可说的。

比如跟朋友聊,从各自所在的城市,聊到这些年走过的地方。他说过几天就要去某地上班,会经过重庆。

说到重庆,他含蓄地说起了他的初恋。那年他十七岁,他的初恋十九岁。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车程两三个小时。他们都读高中,一个即将高考,一个刚念高一。他提到他的初恋在重庆,我漫不经心地接了一句:好巧,跟我一个城市呢。

他每往下说一句,我就愈发紧张,心想他说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吧?一边这样想,一边又被这样的想法所吓到,觉得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我打算问他的初恋是谁,都把这行字打出来了,想想不妥,在发送前赶紧删掉,诚惶诚恐不敢多说,等他讲下去,可是他说的越来越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忍不住又想多了。

我终于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问了他说的初恋是谁。他回我言简意赅的一个字:“装。”我甚至都能感觉他翻了个白眼。于是真相水落石出了,果然不是我多心,一切事出有因。尽管如此,我还是没能放松下来,肩上的压力似乎更重了。

我是那个十九岁的、他的初恋。他说了很多零碎的片段,很遥远,却很清晰。我也想起了那些共同的事。我颇为意外,我从来没意识到原来我是他的初恋,我们似乎从没跟对方聊过认识之前的历史。

我是别人的初恋,那种感觉怪怪的,会不会像是抢走了别人一件珍贵的玩具呢?有虚荣,有甜蜜,有遗憾,有无奈。结果还是没有走到现在走到最后啊。

虽然当时没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还是如履薄冰地问他恨不恨我。他操了一声,说有什么好恨的,还得谢谢我呢。要是恨的话也不会一直有联系,他还怕我恨他呢。

那就好。我不想对不起任何人,即使故事没有得到美好的结局。没有在感情方面带给他可怕的余悸和阴影,这让我欣慰。

那我也来客气客气谢谢他吧,谢谢他十年后给了我一个特别的夜晚。我以前从不敢问你对我的看法如何,是带着笑,是只能沉默,还是耿耿于怀,不过现在,我有了答案。你没否定任何跟我有关的过去,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回忆纵使不够美好,现实也已足够温暖”的171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