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6堵吻

堵  吻

查理跟我抱怨说最近无聊透了,没一个好玩的。我暗暗幸灾乐祸了一下:他就消停会儿了,总不能好玩的男人都被你玩了吧?是要逼死我这种人吗?我说:“你就趁这个难得的机会休息下呗,养精蓄锐厚积薄发。下回玩个重口味的。怎么可能每天都玩!”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表情似乎想反驳我但一时找不到说什么。“你多久没见网友了?”他问,“话说我也好久没见了。”他一边说,一边坐到电脑前,噼里啪啦敲了一通打开了一个界面。

“过来看。这个怎样?”他眼神里面有点得意,好像电视上鉴宝节目里面的路人亮出宝贝那种神情。

我以为他要给我介绍男朋友。没想到他只是打算跟我分享他的那些小秘密。

“这个人在床上话超级多!”

我不是很肯定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你是说他躺在床上不停找你说话,还是有更深的意思……”

他朝我翻了个美丽的白眼,或者说美丽地朝我翻了个白眼,“就是做的时候,话多得我真想用袜子堵他的嘴。”

我以前没听说过嘿咻的时候话多的男人,所以我想听听他遇到了怎样的奇葩。“他都说什么了?”

我这句话就像拧开了查理身上的播放键,他滔滔不绝地像说快板一样控诉起那个男人的轶事:“你知道他多令人抓狂吗?你说一边干一边念几句就够了,他非要动一下就要说一句,一句话还要换个说法重复好几次,神经还他妈大条得很,看不到我脸色,只顾自己一直说一直说,我没回答他就追着问,非要问到答案。”

“看脸色?你们亲热都不关灯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注意到这个细节,就顺口问了下。

“他死活不关灯,说关灯没有安全感,开着浪漫。浪漫个鸡(消音),幸好我无所谓,没跟他争,要是换个跟他一样犟的人,说不定还没干就火起来打一架,好事瞬间变悲剧……”

“他都说什么了?”

“他就问他的大不大,痛不痛,深不深,我最喜欢什么姿势,爽不爽,舒不舒服,还要不要……”

“那还蛮体贴的啊?”我故意闹他。

“体贴个鸡(消音),他动一下就问一句,你受得了吗?又不是参加智力问答。光问这些也就算了,哈哈几句就过去了,他还要问什么我爱不爱他,想不想他,哪里想,怎么想,想什么,还问我应该怎么叫他,我没搭理他他还追着不放了,说我不回答他就不动了,我靠!他以为他不动我就动不了了啊!个傻(消音)!”

听到这句我没忍住扑哧了一下。这才是我们的查理,长期奔放,找不到矜持的方向。我稳住内心的喜悦,“你都没亲他吗?接吻他就说不出话了嘛!”

“亲了啊,我都要咬住他嘴皮不放了。搞得好像我多爱接吻似的。他一直躲一直躲,嘴巴不说几句全身都不舒服。”

“好极品!话这么多确实不好,有点喧宾夺主。”我居然还引用了一个成语,自己都突然吓了一跳。

查理瞥了我一眼。他平时讨厌我讲话夹成语,他说就跟讲中文夹英文单词一样装,一个是装清新,一个是装小资,共同点都是装逼。在这点上我不反驳他,不是觉得他说得对,而是怕反驳了他,他以后都不和我分享这些背后的故事了,那真是得不偿失。当我迅速而深刻地意识到一瞬间的口误后,我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然后呢?你们后来怎样了?”

“他非要我叫他老公。我靠!老公公还差不多。我不叫他就不动了,还死死压住我,不允许我动。我心想不动就给老子滚出去。我也没说话,两个人躺着对峙不动。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都快睡着了,就勉强叫了几下,没想到他倒是软了。他从我身上爬下去之后,我提出我当一,他开始不干,我提了几次他总算同意了。没想到这时候他嘴巴乖了,一句话都不说了,哑了似的,跟刚才完全是两个人,我都觉得我在干一具尸体,太他妈没意思了。我动了几下就不想动了。然后我就去洗洗睡了……”

“这仇还是可以报的。等哪天你心情好了,哄他玩玩SM,你S他M,第一件事就是用胶带把他嘴给粘上……”

“算了,这么鸡婆的男人看都不要再看第二眼!”

“你说他这样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自信?龟毛?大男子主义?征服欲?”

“鬼知道!关老子屁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那就是嘿咻的时候适当的语言能增添互动和情趣,但千万不要说太多,说多错多,少说话,多干事,永远是不变的真理。你要觉得嘴巴闲着不是个滋味,可以亲可以舔还可以咬,你要真为对方着想,想知道对方痛不痛爽不爽,轻声问一遍就够了,他就知道你在乎他的感觉,不是只图自己爽。千万不要动一下就问一次,你以为是赶牲口呐,抽一鞭吆喝一声。他要是痛或者不舒服,会直接反应告诉你的,他又不是哑巴。



“吻事46堵吻”的9个回复

  1. 长期奔放,找不到矜持的方向…坐了一天火车,现在总算感觉不错~其实你真的很幽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