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5群吻

群  吻

“群主是不是富二代啊?”

很多群员私下问过我这个问题。我都回答说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他们就疑惑,群里不是你跟群主最熟吗?怎会不知道?这时候我内心的独白是:不熟啊,面都没见过,又不是烤牛排还有几分熟的区别。但我又不好说得这么直接,不然群主知道了会伤感情也说不定。他们说群主只给你发过露脸照还不熟啊?可能平时群主现身聊天必问我这个管理员在不在,跟我搭腔,所以给群众造成了我和他很熟的错觉。我就呵呵几声说我总不能直接问他是不是富二代吧?就算我是见钱眼开的人也不能这么粗鲁啊!“富二代”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骂人的话,我是知书达礼善解人衣的好吗?

综合平时的聊天信息来看,群主似乎的确有点钱,据说在做服装生意。综合他发给我的几张露点照来看,长得像硬朗的花样男,胸肌腹肌二头肌以及身高倒是都有。他开通了几个QQ会员,每个会员开了几个群,加的都是本城同志,分门别类,好看的在几群,好玩的在几群,见过的在几群,没打算见的又在几群。他说我很好玩,让我同时当几个群的管理员。我说我没时间,他说又不要你做什么,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踢踢人就是了。我一想踢人很带感啊,治便秘呢,大不了踢了再加回来哈哈哈。

群里面自然会有找激情的人,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人吵架就正大光明地踢。除了踢人,我还真的没干过别的事。还能在这种群里指望真爱降临么?我又不是热带雨林有净化环境的作用,我自己的生理问题还解决不了呢。既然大家奔着一个共同目的而来,有人就拱群主,让他组织一场聚会,把大家叫出来吃饭,说不定功德无量撮合几对是几对。这个提议当然一瞬间就得到了大多饿狼的热烈响应,群主一时高兴,干脆答应了。

群员嚷了好几次,问到底什么时候聚会,有的都快觉得群主不靠谱了。然后又拖了很久,突然有一天,群主打电话让我定位子,要组织群聚。得知这一消息,群众奔走相告,很快就来了十几人。我本来不想出席这种谁也不认识的场合,但群主非要我当什么接头人。

饭快吃完的时候,群主在桌下递给我一张卡,让我去附近某宾馆开个套房,等下让大家过去休息休息。哇塞,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安排呢,好高级的样子。我得到指令屁颠屁颠地一个人跑去开房了。

开好没多久,大批人马浩浩荡荡杀了过来。一打开门,坐沙发的坐沙发,坐床的坐床,打开电视一起围观,一边看一边无主题地聊天。我暗中观察发现,人们的位置正在不知不觉发生显而易见的变化,从一个个小圆点发展成点点相吸,隔成了大大小小的片区。这时,群主把我叫到里面的小房间,小声问我觉得哪个哪个怎样。我傻兮兮地以为他要替我做主,还认真地回想了各位在我脑海中的印象,要认真的回答他。结果他一脸淫笑地跟我说他觉得哪个不错,等下叫进来(消音)他。我顿时就成了速冻水饺定在那里。

然后我找了个理由说上厕所,从小房间走了出来。群主让我把谁谁谁叫进去。外面不知道谁已经把灯关了,只留下电视和一两盏小灯发出的微弱光线,突然就多了很浓郁的荷尔蒙气味。我还真的有点不自在,就去了厕所。

打开厕所门,里面有两位陌生同志。其中一位已经把手伸进了另一位的裤裆,大概是要热心地帮对方小解吧,我这样想好了。看我进去,他不慌不忙地把手抽出来,对我笑笑,拉着另一位出去了。

当我从厕所走出来,外面的局势让我有种失控和无措的感觉。只见有的同志已经两两抱在了一块儿,他们周围的空气都是咸湿的。那我换个房间待着好了,把空间让给人家秀甜蜜,于是我进了另一个有床的房间。没想到这里更香艳,已经发展到第二阶段。假如上一个房间还是两两相望,那这里已经是两两相干。你啃我我啃你,啃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喂!各位不是刚吃饱吗?一个个嘴上忙,手下也没闲着,动作熟练而利索。这样的场景是我梦寐以求的啊!我有时都禁不住怀疑自己到底是同志还是仅仅是同人男,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旁观而不是亲身实践两个男人的亲热。于是我口水涟涟地多看了几眼,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真是越来越刺激。

眼瞅着那个慢热的房间也开始升温,朝第二阶段发展,剩下几个落单的同志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想必再不用多久,两个房间的人就要齐头并进了。虽说这样的场面很刺激,但也让我慌张,万一别人把火烧到我身上咋办?这可都是来历不明的男人们啊。

我四下望了望,正好和另外一双眼对上了。我看他一动不动,朝大门点了点头,于是他朝我走过来。

“你走么?”

“走吧。”他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等下。”我打算去小房间跟群主打个招呼。正要敲门,居然听到了低沉而明显的呻吟声,于是我默默地把半空中的手放下了。不过我没有立刻走开,留心听了一下,这娇喘的哼哼声不像是出自群主。

我和那位陌生同志走出了房间大门,确定没落下东西后,悄悄把门带上。从等电梯到大厅再到门口,我俩一句话也没说。出了正门,他问哪边,我说我走这边了。他哦一声,说他走那边,拜拜。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回到家,我赶紧把这前所未有的经历跟朋友讲。

“刚才?群批?”接着是一连串问号。朋友说我胆子小,运气还好,没被几个人绑住硬上算走运了。

“对了,那个跟你一起走掉的男人呢?没联系?”

“不认识怎么联系啊,连在群里叫啥都不知道。估计已经退群了吧。我也不好意思在群里问。”

第二天我去问群主玩得怎样。他说后来他们搞了下半场,互相换人玩了。他还说他玩了好几个,其中最好看那个特别骚,刚才还要他给买衣服买手机。群主又问我是不是提前走了,想把我叫进去一块儿玩。我心想那种时候你怎么会想到我,再说我这种土鳖NO.1怎么玩得来这么重口味的。我岔开话题,问他戴套了没有。

他说当然戴了。玩男人虽然搞不出孩子,也有可能搞出人命,这点措施还是要做的,顶多要(消音)之前摘掉。

“下回有好的我还叫你出来玩啊!”他说。

我不禁想起那首歌唱的:最美不过富二代,淫荡又腐败……



“吻事45群吻”的8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