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婚,不想育

图片来自网络

异性婚姻对同志来说就是个大胖子,往身上一坐能把人压死。我对这个大胖子的态度比较坚决:不喜欢,没任何理由喜欢。别人会劝说这个大胖子可以给你的家人、社会一个交代,可以提供一个温暖的港湾让生活安定,可以提供最有力的支援让你老有所依,胖子还能让你享受天伦之乐……但在我看来,如果不喜欢胖子,跟胖子生活就绝对是种煎熬与折磨,前面说的种种有利通通归零。

我虽然已出柜好几年了,但俗话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爸妈希望我结婚生子的心也没死,眼看我还没二够就奔三了,结婚的事堂而皇之摆上桌面成为主要议题,在没从我这里得到实质性进展之前,他们会不罢休地念下去。

很多年了,爸妈一直不肯面对我喜欢同性这个事实,以为我只是追求刺激,玩腻了会迷途知返回到正轨。刚开始会假装开明大方地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一定要带回家看。看着他们故作轻松其实内心那根弦不知绷多紧的样子,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是幸福时光。如果哪天我真带个男人回家跟他们说这是你们的儿媳妇,他们恨不得把我骂成爆米花轰出去。

结婚有哪些好处和必要性呢?父母会说:

“我们就想你好好安个家。中国人就要以老一辈的世俗观念行事,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如果不安家别人就认为你有缺陷。你是家庭成员就要安家生子,不能以个人意见行事。你都二十七岁了,到结婚年纪了。我们一直担心你的生活,只有成了家我们才能少操一点心。成了家才能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生活才有乐趣,工作才能愉快。成了家也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小孩就给父母带,只要有父母在,小孩一定会幸福,爸妈才不会寂寞。我们是一般人,只有随社会潮流成家生儿育女。”

我爸还说过一句很霹雳的:你结婚后和女人的性生活能给你带来快乐,结婚后你才知道什么是生活。

我也有过结婚成家的念头,只是在这片土地上,这种权利被剥夺了——假如是天赋人权的话。就算这儿允许同性结婚,我也未必跑去跟男人领证,我没打算非结不可,也没打算坚决不婚,条件成熟了,能发生就自然发生。一些权利是可以放弃的,前提是人们需要它的时候,它应该在那儿。一个人自己决定要不要结婚和他在法律上能不能结婚是两码事,前者是个体选择自由,后者是是否承认个体享有这种选择自由。现实的问题是,这部分人连选择的余地也没有。

我不把婚姻看成是对别人的交代,我不想牺牲别人的幸福来完成一个骗局和谎言,过上别人眼里的平常幸福生活,更何况是个无辜的女人。好像我假装幸福了,他们也就高潮了。如果给我几百万,我马上幸福给他们看。

我不讨厌小孩,也不特别喜欢。在要不要孩子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还是不要为好。

不能遗传一张赏心悦目的面皮给后代,是件对我来说很无奈的事,在这个以貌取人的世界。我没能力让他含着金汤匙出生,没本事织张强大的关系网给他帮助和庇荫,等他慢慢长大,什么都靠自己去一点点拼,一步步闯,从零开始,一点也不轻松。我觉得这个世界是灰色的,有很多的美,有更多的丑,我不希望把一个无辜的生命带到这样一个混沌的世界来,我不敢保证他愿意来,不敢保证他会觉得生命和世界一样美。他是条鲜活的生命,不该是为了填补我的空虚、满足我的私欲而来到这个世界,尽管我会无条件爱他为他付出,但这听起来更像一桩交易而不是赠予。我担心做不了一个称职的爸爸,给不了他最好的,尤其是在他本该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那些日子。

听起来像为不愿负责找了很多借口。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未必不爱这个世界,我把现实想得太糟糕,太悲观,我生来不好看没有钱,现在不也过得好好的吗?可如果我能选择,我还是希望他好看,能衣食无忧,没大的生活、生存压力。我逃避这样的责任,因为我放弃了那些权利。权利放弃了,那些责任就不必承担。别说人类的本质责任是繁衍,我很反感用道德绑架别人。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的自由,只要不伤害谁。你要乐意像牲口一样一次生一打都没人拦你,但别要求每个人都跟你似的。

我是个固执的人,认定了的事不太在意别人的想法,哪怕是父母。在没认定之前,也许我会摇摆不定。我一直没有做一个满足父母要求的小孩。我没有回重庆上班,没有去成都工作,没有考公务员,没有拿律师资格证,没有跟他们介绍的女孩联系,没有交女朋友,没有结婚生子……如果这些都是不孝,那我并没有、以后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做一个孝顺的人。我连性取向都非主流了,还有什么传统世俗是不敢打破的?我看起来是个叛逆的人,永远长不大,因为我不喜欢那些被安排的事。我希望假如有一天我后悔了,我怪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我主导我的人生,我承担我的人生,它不是别人的续集、前传,不是别人的插曲、番外。

爸妈曾经对我说:也许是我们当父母的在以前对你关怀不够,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对不起你,那我们应该怎样弥补呢?我害怕的是有一天我对别人说这样的话。造成问题之后无论怎样弥补,也是补不回那些既成事实的伤害,只能等待时间去慢慢抚平,变成记忆里的遗憾。

这些就是我现在的想法,以后有什么变化,再说吧。



“不能婚,不想育”的12个回复

  1. 身為同志的我也有時候想過多賺點錢找代孕生一個小孩,但是又覺得這樣對孩子不公平。哎

  2. 我觉得伯父那句话既霹雳又实在相当靠谱,哈哈哈,太猛了。
    虽然咱们可能理解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