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4新吻

新  吻

老李说年纪大了,晚上哪里都不想去,办完事直接回家。以前老李还是小李的时候,忒爱在酒吧泡,把夜店当第二个家,谁叫都去。现在成了老李,去KTV都嫌吵,在大排档坐几分钟就觉得不如在家舒服。

老李三十出头。有一个在一起几年的男朋友老白。我问他们怎么认识的,老李说在聊天室。几年前的网络聊天室跟现在的有些区别。除了出差,两人都在一个屋檐下。双方家长不在这个城市,不知道有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儿子是这种亲密关系。

这样过了一年一年又一年。

有一回,老白出差。到了第四天,本来是老白说好回家的时间,老李打电话过去没人接,打了好几个都没回应。他也没特别在意,想着大概有什么事耽搁了,晚点会打回来。结果到了第二天,还是没联系上。老李这回打过去,有人接了,不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对方说是老白的妈妈,老白现在在医院。

电话里没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老李跟单位请假飞到了医院。老白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还没醒过来。老李了解到的情况是有人打电话报警说哪里哪里有人煤气中毒。民警赶过去把老白救出来送到医院,打电话通知了家属。

这些是后来老李跟我讲的。他说,你知道那个报警的是谁吗?是他妈前男友!我瞪着写了两个大问号的眼睛看着老李,心想“他妈”两个字应该是无实意的语气助词吧,如果是名词,那整件事牵涉到的人物关系会不会太狗血了点……老李继续骂骂咧咧:狗日的骗我说去出差,结果跑去私会旧情人。活该出事,可惜没整死他!他命也够贱,过了这么久还能抢救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老白还处于重度昏迷状态,连医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老李拿到那个报警者的联系方式,跟他直接对上了话。对方听说老白还活着,似乎松了口气。对方说煤气是他打开的,第二天上飞机前突然良心发现,就打电话通知了警察。

“警察叔叔没去抓他吗?”

“他是×国人。没整出人命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你看这人的良心连狗都不吃,吃了一半就吐了,老白的命才捡回来。”

这一瞬间我觉得好像在看韩剧,一切都不像真的。不是狗血这个词能形容——生活本来就可以很狗血,而现在的一切听起来那么虚幻。不过我还是问:“那你要辞了工作去照顾他吗?”

“没我的事儿。现在他妈他爸守着呢。我隔一周去看看。——这事儿你不许写,连小说也不许写!”

这句封口令,让我的心都晶晶亮透心凉了。本来我都已经一边听得惊心动魄在追问更多细节,比如什么时候开的煤气,什么时候进的医院,以及老白和前男友的那些故事,一边在构思酝酿等听完就提笔跃跃欲试,这下完了,前面的路直接给封死了。这招太狠了!我还心存侥幸地嘟囔了一句:“这么好的素材啊!不跟人分享岂不是太可惜了?”老李义正言辞地说不许就是不许。

后来老白度过了危险期,醒了过来。老李轻描淡写地问怎么回事儿,老白的说法跟那个外国人基本一致,也承认了出墙,他自知捅了大篓子,各种道歉赔不是,要杀要剐悉听老李便。他用虚弱的身体作保证,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否则不得好死。我心想,你倒是还有胆子想来第二次,嫌命太长花不完啊,你的前男友里面也没比这更疯狂的人了吧,如果真遇到了也得先买了彩票写好遗书声明巨奖归老李然后再死。

老李没说什么,跟之前的生活一样,一点看不出怒气。这样的平静反而让老白有点心慌不习惯。有时候连着几天没看到老李,老白就紧张地问他妈老李有没有来过。他跟妈说老李是他室友兼同事,两人一直住一块儿。

老李虽说不需要经常守在病榻边照顾虚弱的老白,但经常奔波在医院和单位两个城市也挺折腾。老白偷偷跟老李说,等他康复得差不多了,就把他跟老李的事向爸妈坦白,不管爸妈同意不同意,他都要铁了心跟老李过,那意思是这辈子甭想甩掉他了,他明白对他最好的还是老李,患难见真情,他要用剩下的半辈子弥补曾经的错。

老李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我问老李,都这个时候了,他爸他妈不该知道的应该都知道了吧。老李说他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这个属于老白的家务事,反正两位老丈人没找他谈过话,两位老人对他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

然后老李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以为他还在为老白忙这忙那。就在我为老李的淡定而暗中敬佩,觉得他俩的小日子重上正轨差不多功德圆满的时候,老李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我照例问起老白的近况。

“他已经没问题了,找了个新工作在上班了。”

“那他跟爸妈说你们的关系了吗?”

“不晓得。”

我又瞪着写了两个大问号的眼睛看着老李。他面无表情地说他跟老白分了,有一段时间了。我忍不住问为什么,他说不想跟老白过了,晚上看他睡着了都有种幻觉他是不是死了,两个人突然好像有了各自的心事,走往不同的方向,相处不再像以前一样随便,变得小心翼翼不像一家人。更多的老李不再说了。

“这么大的患难都共同走过来了,现在分掉不可惜吗?”

“可惜啊!可惜没在他昏迷的时候分了。”

“那这回可以写这个故事了吗?”隔了一会儿,我试探性地问。

“过去的事了还写啥子嘛。”老李的口气多了很多温和的可以商量的余地,我觉着这回有戏。

结账的时候,老李打开皮夹,我看到原先放着老白照片的地儿已经换了一张新照片。我抢过来一看,是个年轻的小伙儿在啃老李,老李表现得很嫌但又笑烂了脸。

“太嫩了吧!”

“比我小九岁。——照片是他非要拍的,我说只放他一个人的单人照他还不干,说那种不好看,没情趣。”老李说完,把杯里的啤酒一口喝干了,“走,我们去酒吧,他已经订好位子了。”

 



“吻事44新吻”的13个回复

  1. 看到一半,还以为就是圆满结局,结果到了结尾,却是一拍两散,晕……

  2. 好可惜。。。

    有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对于我们认为已经足够了解的那个人,其实我们一无所知。

  3. 人总要活得舒心点,俩人在一起过日子还藏着掖着,肯定得分吧,老李现在还童了也未尝不是好事啊,年轻么

  4. 这事多……,想不出形容词,老李是个好人哪。我也姓李,也会变成老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