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3避吻

避  吻

朋友找我吃饭,吃完后跟我说,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我追问更多情况的时候,朋友就避而不谈了,只是说还不错,具体的我认识了就知道了。

朋友开始打电话。“喂,小叉啊,吃过没?……要不要出来散步啊……”我听到“散步”这个词的时候心想我没听错吧?这是哪一出啊?居然约人家散步,又不是老情侣夕阳红,说出来不怕把人家手机都笑甩了啊!

不过看起来对方比我想象中的淡定多了。对方很开心地连说了几个好呀好呀,很干脆地答应出来——散步。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土了怂了,大惊小怪了。

朋友说他也没见过小叉,网上聊过,对方忒热情,缠着他聊个没完。小叉还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没谈过恋爱,没跟男人同过居,刚发现自己同性性倾向没多久,还处在对同志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迫不及待想认识基友的疯狂抽芽状态。

“那你介绍给我干吗?”我有点糊涂了,他知道我不会和这样的小孩交往,因为我不想当他的第二个妈把他带大。

“没有啦。不是介绍给你当男友的,我知道你不喜欢处的。我是觉得像他那样刚出道,遇到的第一个Gay很重要,如果遇到猥琐男,那他一生就毁了,遇到一个好Gay,能让他少走很多弯路。我就后悔当年没遇到Gay界的良师益友……”

“你的意思是,”我打断他,“要我扮演良师益友的角色?”

“我觉得你很合适带那些刚入圈的Gay,为他们指点方向,当个灯塔啊指南针啊什么的。身边没有比你经验丰富人品又好的Gay了。”我听了这个评价,不知道该哭还是笑,真想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往相反方向拧。我什么经验丰富了啊?你倒是说明白啊!

“你不是想做公益嘛,”朋友接着说,“这也算是为同志群体办实事。虽然服务的对象少了点,积少成多嘛,救一个是一个,救了这一个,以后救更多。”

把我当观世音活菩萨啊!我又不吃香烛啊!我直勾勾地望着他。倒不是觉得他说得不对,是觉得他啥时候操起这份心了,还说得头头是道,我没有反驳的理由。也许遇到的第一个Gay确实对人生影响不小。这样一想,那还是帮一把算了,攒点人品值。

我以为小叉是个小弟弟,结果还比我大一岁。朋友和小叉顺利地在一棵树下接了头,朋友把我郑重介绍出去,还附带一句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我懂得很多经验丰富。我第二次想掐死他。小叉戴着黑框眼镜,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开心事,反正笑得很灿烂,伸出手要跟我握手,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场面搞得跟国家领导人会见似的。

介绍完后,我们仨就散起步来。小叉开门见山地说他刚醒悟过来(指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对这个圈子不了解,还需要两位前辈多多指点。我表面上很镇定,内心是真的有一个地雷爆炸了,就像有一幢摩天大楼轰一下原地倒塌。

接着,小叉拿出了在网上的热情攻势,做起了人口调查,包括姓名年龄星座血型身高体重籍贯民族等。接着又关心起了我们的感情生活,然后纵深下去问这个圈子如何如何,圈内人如何如何。有的问题特别抽象,比如同志是怎样的。我当时就要狂奔了,这种问题就跟“大海到底有多大”一样啊,就算是十万个为什么也没办法给你准确解答啊!你要问“同志是不是都喜欢男人”那种问题我才能马上给你准确答案啊!

不过我还是本着助人为乐的雷锋精神,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朋友就在旁边一副甩掉了烫手山芋幸灾乐祸的表情。过了好久,终于夜深了,我苦撑不下去了,三人就此道别。小叉很明显有点扫兴,念叨说还这么早呢,你们平时几点睡啊。我虽然被他全方位多角度轰炸得小有疲惫,但还是果断保持了清醒,骗他说11点!说我老了睡得早!我很聪慧反应敏捷宝刀未老不是么?彼时真的很想打电话给他妈把他领回家啊!只听他有点遗憾地说这样啊,然后马上意犹未尽地说:认识你们很高兴!在我听来这句完全就不是客套话,我觉得他是发自肺腑的。他还要走了我的QQ号,说以后要多聊聊,多请教请教。我飞快地客套了一句:好的。然后跟朋友对视了一下,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这一晚上真是比开了记者招待会还累,他一个人都抵得上十个记者了,还是十家不同八卦杂志的记者,问的问题就没重复过!不知道该不该夸奖他记忆力惊人呢。

回家后照例上了上Q,当然只敢隐身,不敢上线,我预感到上线必有麻烦。没一会儿就有被加好友的通知,是小叉,因为加我不需验证,所以我继续隐身。又过了一会儿,头像在闪,点开看是小叉,发了好大好大好大一段话过来,表达了长久以来埋藏在他心中的种种疑问。我顿时感到肩上的担子有几百斤!我会不会把人家给毁了啊!

先容我喘口气吧,刚才一阵折腾还没恢复元气呢,明天再做他的知心欧巴。

之后他经常找我聊天,甚至是散步——我不想大段大段打字的话就会答应他出去散一散。他会跟我汇报网上有多少多少人对他表白了,说爱死他了,说的时候掩藏不住内心的喜悦。同时他也抱怨为什么找不到男友,为什么至今仍是处子之身,为什么没有人爱他疼他,甚至抱怨为什么偏偏他是同性恋。他会问我觉得他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甚至问我喜不喜欢他,会不会爱上他这样的人。有一次他抱怨自己还没有尝过吻的滋味,我内心立刻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不会……拿我……开刀吧?没想到他果然转过脸,问可不可以和他亲下!让他尝尝接吻是什么味道!

纵使我见过大风大浪也经不起这样的要求啊!我瞬间就内伤了啊!赶紧拒绝。几秒后我镇定下来,心想刚才太直接了大概会伤了一颗纯情的心灵,于是我灵机一动,眉头一皱,做出那种为他着想的表情:这样不好吧?还是把你的初吻留给你的初恋更好!初吻是上天给你的珍贵的礼物!

说出这句话我自己都快吐了!不过效果是立竿见影,他听了,一想,好像的确很珍贵啊,于是就开始憧憬起自己未来的初恋。我总算松了口气,没有人来搭救我,只能自救!

陆陆续续的,他开始见别的网友,把他见到的形形色色的网友形容给我听,问我他们的行为说明了什么。这时候我就只好用有限的经验给他分析,每次都不忘告诉他这只是我片面的看法,不科学的,具体情况还要他自己在接触中考察。这时候他就跟小鸡似的点点头。

道理我都说了,不必管有没有效果。对他们说那些道理,就像告诉他们前面有一杯油,小心烫手,当他们来到油的面前,看这油没冒烟,直接就把烫手的告诫忘得一干二净,大摇大摆地伸手去摸,因为太渴。那些被烫伤的或浅或深的伤疤,就算是成长的痕迹吧。还好没多少人被烫死,都只是痛一阵。然后有的人痛着痛着就麻木了,当他口渴的时候,面前有一杯可以喝的东西,他也不会去拿了。

有些伤可以小心避免,有些伤让它大方去疼。



“吻事43避吻”的1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