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聚

图片来自网络

一年回一次家,抽空跟家乡同志见个面扯扯淡(那个蛋不能扯),听听小秘密,理论上是很应该的吧。我打电话问某某有没有空,事实上我在这边比较熟的基友就只有他了。常年漂泊在外,父老乡基一听我在打个飞的都要三小时的地方,表面上热情好客地说回家约出来一起玩,可是当天再见后就从此再也没见他上过线。

某某在电话里听说我在家,表现得很开心,主动建议找时间吃顿饭。我也不管他是否只是客套就欣然答应,得到我同意后他表现得更兴奋了,笑呵呵很期待的样子。我不知道是真的开心还是条件反射演出来的,或许挂完电话人家在那边说我没事找事也不一定。

他确实可以算老家的一朵交际奇葩。起码我觉得家乡凡是长得有那么几分姿色的、现在还在市面上交友的同志,他都了如指掌基本有点交情。我也不知道他有些什么手段和门路,反正就是表面上很难搞的他都能搞定。

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他问我还有没有什么想见的人,赶紧说,他帮我约。我想了下,没有,毕竟我对家乡同志的风土人情不甚了解。快挂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之前聊天他跟我提过的小梦(音译),他和小梦的故事上次似乎没讲完,于是我提了一下,某某以为我要见他,二话没说就跟我保证叫小梦来。我解释说我只是本着一颗八卦的心听故事来的,不是要见小梦。他说不要紧,既然要听故事,他就多叫几个贱人出来。——他真的是这样形容的,我习惯了这种特别的夸奖人的说法。

某某果然叫了好几个来,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把某某拉到一边,问这是什么情况。他压低声音暗中一一跟我介绍,最后问我觉得谁不错,如果是单身就帮我牵线。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上,赶紧摇头拒绝。本来也是,我又不是长居此地,就算有那个心也鞭长莫及,怎好意思耽误人家的大好青春。

吃饭的时候大家免不了要开开玩笑活跃气氛。看他们姐姐妹妹叫得那么欢,我赶紧埋头吃东西。我个人不喜欢这种说话风格,别扭,但是别人之间愿意这样互相叫来叫去,我也没资格反对和阻止——人家的自由不是?充耳不闻就好,更没必要去骂人家变态恶心——是自己听着不顺耳,没谁规定人和人之间不能那样叫,何必太刻薄呢?如果有人那样称呼我,我让他换个称呼就好,不会火起来当场跟人家干上——对方不是故意找碴,不必把局面搞得那么难堪不是?

我也不喜欢拿“0”来说事儿。有的人说起“0”的语气不止是玩笑的口气,更像是把“0”看低一等,虽然他自己就是个0。一时没想到活生生的例子,反正有这种嘴贱的人,类似于性别歧视,就好比有些人对女人的态度,比较典型的是那句“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别搞得跟个娘们儿似的”。

别看他们互相打情骂俏很熟悉,好像认识了很久,其实很多都是第一次见面,所谓自来熟,大概因着磁场风格相近的缘故。我就可怜一点了,始终缺乏这种妈妈桑或者说贵妇气场,没办法全身心融入他们的圈子打成一片你侬我侬呢。



“乡聚”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