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不知道

图片转自网络

有一个朋友,女生,她一个很好的男性朋友在出国前告诉了一个跟她有关的秘密。

他说他曾经在几年前的某个晚上,往她杯子里下了药,然后跟她发生了性关系。

女生不信,因为她一点印象也没有。这几年她一直把男生当最好的朋友,事实上那几年里,男生确实对她很好(为什么没有成为恋人不清楚),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男生说如果不是因为他要出国再也不回来了,他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这件事压在他心里他也实在很难受,所以他决定坦白,他不想在国外也一直背着这个包袱。

她不相信,于是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处女膜陈旧性破裂了好几年。

那个男生一走了之,在新的国家卸下负担开始了新生活。

这件事发生后,女生直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只能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轻松一点。她不敢自杀,怕自杀后父母伤心,只有流了血她的情绪才能镇定下来,还不能在太明显的地方弄出伤口,只敢在大腿上用刀片割。

加上刚才在小组里看的一个被父亲性侵害的帖子,感受是出离愤怒又异常难过,爆粗口的力气都没了。我本来就不擅长骂人,急起来跟个复读机似的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不像别的同志能骂得令人瞠目结舌哭笑不得。这下看了真的有窦娥的绝望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接下来要如何才能得到相对妥善的解决。

我知道受害人承受着不是他们的错所带来的恶果,这因是恶人种下的。

我不知道除了同情与安慰的话,除了发泄的话,还能做点别的什么。很多时候连那些发泄的话都不能说,说出来立刻就被清理掉。

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同时也有很多丑恶在发生。看到的时候觉得没有比这更丑恶的事了,结果却一次又一次突破了下限,挑战着我的智商和情商。

我不知道谁能够帮助他们。作为一个旁观者,我都总有种茫然无助、孤立无援的挫败感。听完故事,关掉网页,我们很快就会忘记,会被别的事情吸引注意力,而当事人依然活在煎熬里。

我知道在我们最脆弱最无力最该被保护的时候,却很少有人面对面告诉我们如何拒绝、躲避那些亲近的人的伤害,如何在得不到本该保护我们的人的帮助时学会自我保护。起码在很小的时候很缺乏这些知识,什么都不懂,然后十几二十年后在网上发帖倾诉,讲出那些秘密等于将伤疤暴露在公众下,虽然大家不一定能看清伤者的脸,但不代表这个暴露的过程不会再度流血。

我不知道如何减少甚至避免同类事件的发生。说出来能找到拥有相似经历的人,大家互相鼓励与支持,重做心理建设,尽快摆脱那段噩梦。但对于防止类似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似乎帮助不大。这些悲剧,往往很难及时发现。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正义都能得到伸张,不是每一个恶行都能遭到惩罚。但我很希望能。我的幻想(不是梦想)不是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很多很多的男人,而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做个飞来飞去惩恶扬善无所不能的超级男人。它存在于英雄情结的梦中,从来没有来过,以后也不会来。



“知道不知道”的7个回复

  1. 那个男人真卑劣,让自己解脱居然再次伤害人。建议你朋友去看看心理医生,貌似电视里心里医生很有用。

  2. 这个女的居然不报复?
    找人去强奸这个男的啊
    出国不方便就找人去强奸他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