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41迟吻

迟  吻

宽哥是我校友,比我高两届,专业不同,也算师兄。

我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他说没毕业完全不敢跟本校基友见面,怕身份被举报揭发,一直都只能找别校的同志做朋友,找了整整四年。有时候在校园看到明显是同道中人的小伙儿,内心瘙痒得不行还不敢多看几眼。我内心深处虽然对这样的想法感到无语,觉得肥水专流外人田,有点吃里扒外,但看在学长有一副我欣赏的脸皮上,我也没多说,心想关我屁事哦。

宽哥的生日比我晚2天,岁数比我大2年。他每年都跟我讲可以一起过生日,但从来没真正约过我,快到的时候只字不提。他的感情生活太忙碌了,哪里还有空闲时间分给我们这种边角料。

认识他那阵他还只是潜力股。我的意思是有一张光鲜悦目的脸皮,身材却不是那么令人啧啧称道。穿着衣服还好,一脱光就能看到身上囤积了不少肉在颤抖,是肥肉不是肌肉。我们劝他减不下来索性敞开肚皮再吃肥点变成壮熊,他大惊失色死活不干,反而咬牙跟我们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减下来,不减不是Gay。

他不是嘴上说说,他真的有拿出实际行动,大概是求爱被人或直白或间接地拒绝了好几次,嫌他太油腻,于是他果断踏上了节食缩衣的道路。

他倒是说过喜欢我,不止一次表白情啊爱啊,当着我和很多朋友的面。我都当他在开玩笑。我内心深处的确对他有点非分之想有点心思活络,但一来他是个胖子,哪怕是正在减肥的胖子,做朋友没问题,做爱就有点心理障碍,一直难以克服,二来他也四处留情,今天见这个,明天跟那个约,我想我何德何能凭什么跟别人排队竞争啊,又不是熟人就可以插队搞特殊,这种事没人情可讲。

我就想再等等吧,等他瘦下来。如果那时候还有感觉,那才是真爱。没有机会我也会使劲儿创造机会。

他瘦下来之后,我承认内心的那些小蝴蝶扑腾得更厉害了,简直就是上下前滚翻转体360度地飞。与此同时,宽师兄也变得更骚情起来,更加风生水起地游龙戏凤,这里拈拈花,那里惹惹草。所以尽管我心思更加活络了,面对他反而更加却步了。

他经常跟我分享他的桃花,灿的,烂的。没有很特别很刺激的猛料,但我听得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边看他讲得眉飞色舞,一边在脑海里将剧情还原得活灵活现。他还会让我帮他把关检验甚至牵线搭桥。有一回他看上了我某个朋友,让我帮忙介绍。我答应了。他俩好了一段时间,他还飞去另一个城市看我朋友,结果回来后两人就拜拜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原因是什么,他没说,我也很识趣地没追着问,只知道他俩闹翻了,老死不相往来。

他康复得很快。在这种事上,他一直都像只打不死的小强,不管是他甩别人还是被别人甩,很快就笑脸嘻嘻地换了新的玩伴和对象,不知道算不算他的特长。我只记得有一回他面色凝重地找到我,不说话。我乱七八糟地扯些有的没的,实在找不到话题正要忍不住逼问他到底想怎样的时候,他哀伤地说他失恋了,然后就毫无铺垫地瞬间哭了。我有点慌了,这是传说中的演技派么?这跟我平时见到的学长差别太大了吧?我要怎么配合演啊?我该如何面对这潸然泪下?在我慌乱之间,只见他默默抹了把泪,我没法眼睁睁看着无动于衷,就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把他的头按在我肩上。他顺势把眼泪鼻涕全在我衣服上擦干净了,然后重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突然就亲了上来!什么情况啊?你是饿了还是穿越了还是咋的啊?不过,我可不管那么多,先配合。于是我很快入戏回亲他。此时不亲更待何时。这一吻老子等了好久,久到我都彻底忘了曾经有过这种冲动。

当我正闭着眼陶醉得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时,嘴里突然空了。我睁开眼,宽哥在揉眼睛,一边揉一边淡淡地说了句:没事了。

你倒是没事了,我咋办啊?我还等着你更深入啊!你这种光烧香不灭火的行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这个时候我即使满腔怒火和欲火也只能自己憋着。

事后我也装无知,没有表白,当是一场高仿真的梦。毕竟我们即使相爱,也有原因断然不会在一起。



“吻事41迟吻”的5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