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8孽吻

孽  吻

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阿俊找了个比他年长十多岁的男朋友。

我对这个消息没有很吃惊的感觉,虽说他以前一直在交往小男生,但是根据我对他的观察和猜忌,我觉得他内心深处一直在对年长男性也就是大叔保持着最原始的冲动和幻想,直白地说,就是渴望有个大叔去撕他衣服把他压在身下。

我吃惊的是他没有告诉我,以前他认识了谁,和谁好上了然后甩了被甩了,甚至床上的一些细节,都会事无巨细地跟我大聊特聊,有时候聊到一半我困得不行睡了片刻起来,发现对话框里面他依然讲得兴高采烈,还配以丰富多彩的图片表情。

既然如此,这次对我有所保留想必是发生了一些难以启齿的苦衷吧。我忍不住就想去问问,为了防止他临阵脱逃,还得叫出来当面问,到时候是威逼还是利诱,见机行事。

预约的经过很顺利。我们一边小酌着浓郁甘甜的奶茶,一边大嚼着丰满滑韧的珍珠,讲讲朋友身上的新闻。当他半杯奶茶下肚后,我估计他开始微醺了,果断把话题转移到他身上。

“你最近怎样?”

他似乎早就在等待我这一问。他比我还单刀直入,一点铺垫都没有就直接说他交了个新男友,之所以一直没告诉我是因为这次情况很特殊,他一定要当面跟我汇报,岁月太匆匆时间太紧张,一直一直没有见面的机会。

我心想,你他妈每天跟大叔搞得水深火热当然没时间找我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是哪种程度的重色轻友我会不清楚吗?想归想,听他亲口承认自己找了个大叔这个事实让我莫名地亢奋。我问他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他说该做的都做了。

这下我才开始问起那个大叔的个人情况。他简单描述了对方长相身材性格,两人认识的途径,说来大叔跟我还有过一面之缘,我俩在同一个朋友的饭局上碰见过。我迅速在脑子里翻阅了一下历史记录,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然后我满脸堆笑表示恭喜贺喜地问:现在是热恋了嚯!住一块儿每天都打炮吧!

“哎,”阿俊居然叹了一口气。当时我根本没想别的,就以为他故意装出一副内有苦衷的样子。我说得了吧,叹个屁的气,得了便宜还卖乖,打完爽炮嫌不嗨,一个字——够贱,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还说没饱饿肚皮”。

他一脸无辜地说真不是,确实有难言之隐。他和大叔住是住一块儿了,但屋子里不止有两个人,还有个女人,是他老婆。

我听了差点没喷射他一脸。这都什么剧情啊,还正室偏房共一窝了。于是阿俊向我娓娓道来:

本来大叔追他的时候他也不同意这档事,大叔明确跟他说自己已婚,跟老婆住一块,老婆不知道他是基。没想到大叔挺有手段,接连用几招浪漫花式征服了阿俊——无非就是舍得在阿俊身上花点小钱。别看阿俊五大三粗,其实心是一颗少女心。总而言之,阿俊没答应也没拒绝就跟大叔好上了。后来感情一“日”千里,阿俊总算说服自己接受了大叔,更说服自己搬到大叔家去住——跟大叔和嫂子。这个要求不是阿俊提出的,是大叔主动要求的,大叔都计划好了,说阿俊是远方亲戚的儿子,来念大学,照应一下。阿俊一开始还很忐忑,犹豫着这样不好吧,被发现了怎么办,内心对嫂子有点愧疚。不过孤独和相思的那些痛苦让他在现实面前做出了妥协与让步。搬进去后两人开始很规矩,嫂子在家时两人话也不多说,更不会动手动脚,看起来关系不怎么好,嫂子还热心地在中间调和要拉近他俩的关系。他俩都是趁嫂子不在家才敢亲热一番。后来阿俊跟嫂子熟了,他和大叔就发展到暗中眉来眼去,常趁嫂子不在眼前——注意,是不在眼前,不是不在家——拉下手摸下脸打个啵儿什么的。当然,还不至于大叔趁嫂子睡死了半夜钻阿俊被窝第二天清早再溜回去。有时嫂子去洗澡,两人就猴急地关上卧室门小范围抚摸亲吻一番。有一次太性急了,还在客厅,大叔就上去亲了阿俊的额头一下,被嫂子看到笑说这关系可好啊,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肉麻,你还从来没这么对过我。阿俊听了赶紧跑过去在大嫂脸上吧唧一下,说我喜欢嫂子。

我好奇地问:大叔和他老婆没有性生活吗?

阿俊白了我一眼,说大叔都有我了干嘛还跟女人上床。

我怀疑地想人家老婆总是有要求的吧,说不定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晚上上她,白天上你,不知道是辛苦还是幸福。

故事的后来没有我想要的那个高潮迭起、鸡飞狗跳的刺激结局,现实是阿俊和大叔的关系被拆穿之前,阿俊就搬走了,退出了这段关系,他说他实在没办法坦然。本来嘛,阿俊那颗少女心怎么能容忍自己跟另一个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呢?



“吻事38孽吻”的9个回复

  1. 这真是……那大叔还真是自私
    岁月太匆匆时间太紧张,你这句挺好

    1. 得了便宜还卖乖,打完爽炮嫌不嗨,一个字——够贱
      饱汉不知饿汉饥,还说没饱饿肚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