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七条

图片来自网络

很久没连载,今天也不计划连,来说说回老家的生活。

1.入手了一个掌上机。这个决定下得很不易,对我这种没什么消费能力还有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比生孩子还难——起码生孩子是时间到了必须生,没得也不必选择。我一直对祖国经济充满了内疚感。大概考虑了几周,终于还是决心难得为现代化建设贡献下力量,主因就是不想把时间白白浪费在等待上,起码可以一边等一边看书看电影听歌玩游戏之类(纸质书贵又重,麻烦还不环保)。为了防止自己反悔,我还拜托外地朋友帮我买了快递过来……自从买了掌机,我简直就像开发出身上一个前所未觉的G点,走到哪玩到哪,恨不得把前面二十几年没享受到的高潮补回来。“打飞的”这种重要时刻更是少不了它,于是我带它去坐飞机。

在机场看到一个十分切合我审美诉求的男子坐在长椅上,他手中的机机跟我的尺寸色泽款式型号均相同。于是我摘下右耳耳塞,不动声色地坐到离他三个身位的附近,并慢慢把臀部往他的方向挪,希望他能有所注意和反应,最好来点表示。结果我臀部还没坐热他就站起来走了,我连“喂”都没来得及一声,尽管事实上我没计划和胆量去“喂”一下,让我静静感受下孤男寡男共坐一椅的浪漫时刻也好哇!

好死不死,我排队登机的时候又看到了他。这次他换了套衣服出现,穿过人群走进了登机走廊。是制服!灰机制服!貌似来头不小还是机长类狠角色。我顿时在心里暗想大事不妙,我应该能抵抗得住这般强烈诱惑吧,不能也得能,身边的群众都如此淡定难道我会输给他们吗?绝不!我是谁?什么样的穿着衣服的男人没见过啊!

飞机起飞后,他从我面前经过,等我注意到是他的时候,他只留给了我一个背影。我一直等他回来,没想到他却一走了之,在飞机的另一头消失了,失了,了……我甚至怀疑那个人只是场幻觉。

2.从飞机上到飞机下,从大巴下到大巴上,我看了部让我情绪起伏严重的电影。为避免有电影托的嫌疑,我不透露片名。身边的乘客看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估计认为我脑部不太正常偷跑出来的吧,我看他身子往外斜坐好像随时准备逃跑。

3.在家就是各种饭局,全是被请,很多跟我没有直接关系我也要零费用陪出场。还好我假冒优良的不含酒精青年。家乡最流行的饮料除山城啤酒外,你们想不到是什么。不是可乐不是雪碧也不是绿茶和咖灰,是营养快线!不管我走到哪里,乡村还是城镇,不管我坐在哪个饭局上,是团圆宴还是生日宴,到处都是它的身影,而且是绝对霸主地位,有它的地方没有别的饮料出现,完全没有对手。难道说它的战略是步某可乐后尘走乡村包围城市路线?还是说它已经放弃了城市一心夺取乡镇?不过我终于不用遮遮掩掩了,在大城市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喜欢喝营养快线,感觉很俗低人一等似的,也找不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只有在家乡,我才找回了强烈的归属感和存在感。

4.初几依旧去扫墓祭祖。每次烧香磕头,家里所有亲戚不管老少都一边烧纸一边说让地下的人保佑新年发大财,快点成家生子。我不说话,想着祖先都被你们烦得又死了好几回了吧,每年都是这些烂话,谁爱听啊。活着不轻松,死了还得不到安宁。要是求他们有用的话,还会让你们每年都来当回复读机?我什么愿都没许,只在心里暗暗地说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快快乐乐的,假如有另一个世界的话,完全不用管后人了,儿女自求多福。

从这点也能看出我体内流动着善解人意和善解人衣的体贴基因吧!

5.表姐请我们几个关系好的同辈K了一次歌。我从来没在他们面前唱过,这次一张口,把他们吓坏了,都说我是黑马,纯正的。表弟帮我点了很多歌,他说他记得当年我喜欢谁谁,最喜欢唱谁的那一首。我念高中的时候借住在他家,他说的那些小事,我自己倒是没印象了。我表面上不怎样,其实听他说起关于我的小习惯小爱好,不管他的记忆跟事实有没有出入,我的内心不触动感动显然不可能。何况我是这么温柔善良的男子。

6.哥哥姐姐弟弟都耍了朋友,就我一个单着,去哪儿他们都是成双成对,我就只好把掌机当成我对象。吃火锅的时候,我姐在一片烟雾缭绕中说你的生活好像永远都是这么平静。都知道她说的是我的感情问题。

7.刚见到表姐的时候,她问我:你现在有女朋友吗?我说没有。她又问:有男朋友吗?



“边七条”的14个回复

  1. 嗯,真没看出来你会买PSP的一面……
    我也有一个小GO哦,会上下班坐车时间玩一下。
    表姐问你话,你怎么回答呢?是不是:怎么你有好货色?(笑)
    你的头像……好吧……你喜欢就好……

  2. 不要用掌机看书啊,太费眼睛了。我当年看了一小阵看得眼皮狂跳。

      1. 看东西太入神都废眼睛,只是程度不同。书和e-ink是利用自然的反射光,相对不废眼睛。液晶靠强发射光来照亮,对眼睛的伤害就大一些。

  3. 作为帮你买机快递的家伙 我必须来回复一下!!!
    另外,你表姐也是个腐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