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6侵吻

侵  吻

听朋友说他是大老板,小黄一下来了兴致。小黄不是要找大老板包养,他只是想找份工作。既然人家是大老板,自己开公司,朋友跟他还算有点关系的话,介绍个工作机会应该是弹弹烟灰的事。

朋友在电话里面跟老板说了下,老板答应得倒是很干脆,让小黄第二天就去他公司,直接到办公室找他,他负责安排。

公司里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一个和蔼的姐姐带着小黄穿过走廊拐了几个弯来到了老板办公室面前。老板正在打电话,他站起身,拿开话筒,小声地对着小黄说了句:坐沙发。然后继续打电话。

老板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笑眯眯地靠在椅背上跟小黄聊天。聊了几句,他拿起电话,叫某某带某某他们进来一下。

一下子进来了五个人,三女两男,小黄有点紧张起来。老板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跟二黄一一介绍面前的员工。大家用热情饱满的笑容跟小黄打招呼,五双眼睛齐刷刷看过来,反倒让小黄有点不自在,等着小黄翻牌似的,老板像个妈妈桑一样站在旁边纵观全局。介绍完毕,老板让别的员工先出去,留下一个皮肤很白,五官俊俏的男员工。老板对小黄说:你以后有事就找小A吧。

小A也出去之后,老板凑到小黄跟前说:我上过他。

小黄吓了一跳。他对这个爆料完全没任何心理准备。他不知道老板告诉他这个做什么。难道他看出来自己对小A有意思?他是多看了小A几眼,但还没有别的意思。

小黄没敢看老板,只是哦了一声。如果是真的,那也太可惜了吧!小黄这样想。

“你想做什么?”老板问,“要不你就在这边当私人助理好了。跟着外面的人干很累的。”

“没事,锻炼一下好了。”小黄很客气。他猜测老板大概对他有非分之想,但他马上又否决了这种想法,说自己想太多太自恋了,跟小A比起来,自己差了不少,有更好的能吃,怎么可能对他下口。

小黄就在老板的办公室待着。老板没叫人进来带他出去适应环境,他也不好意思说走,反而老板一直在找他聊天,问东问西,包括是不是单身啊,有没有找朋友啊,喜欢什么样的啊。小黄小心谨慎地回答着。

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到了,外面陆陆续续传来员工下班走人的声音。这时候,老板走到沙发边,把手搭上了小黄的肩,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小黄心头一紧,屁股一夹,精神立刻提高了几分警惕。老板紧接着把第二只手也搭了上来,开始捏小黄的手臂,在他背上摸来摸去,还在他耳边说:“跟着我干吧,不会累着你的。”

小黄想要委婉地避开老板,老板不是省油的胖子,不仅没放弃,还变本加厉地抱住小黄,亲了过来。小黄左闪右闪,像一只要破壳而出的小鸟,心里不停地喊:胖子你不要这样胖子你不要这样。胖子才不会听到他内心不管有多急切的呼喊,他一边暗中发力箍住到手的鸭子以防飞掉,一边撅嘴找下口的地方,连话都没空说。

这个时候的小黄多么希望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悦耳的敲门声,或者电话铃声。再不然地震一下也好。可是没有。空气里只有胖子咸湿的呼吸声。如来上帝没有派遣抖脚的神仙折翼的天使来拯救他。小A也应该下班了吧!

所幸老板并没有霸王硬上弓,动作不算粗暴,算粗中有柔,大概他也不喜欢太过强别人所难。双方僵持了一会儿,老板没亲到,渐渐表现出了放弃。他抱着小黄,最后问了声:你明天还来么?

小黄还没从惊魂中缓过神来,脑子里有根神经短了路烧糊了,他竟然想也不想就斩钉截铁地说:来!

老板总算放开了他。下班。

走出公司,小黄立刻就对刚才的回答感到后悔,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可是答应了来又不好意思反悔。老板看他有点恍神,提出要开车送他回家。小黄这次保持了清醒,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他可不想老板知道他住哪里。

小黄回家后赶紧把这段奇遇讲给朋友听。朋友好奇他第二天是否还真去。小黄说还是去吧,反正他没做错什么,就算尴尬和难为情,那也该是老板的反应。

第二天小黄去了公司,先进老板办公室报了下道,老板脸上还是有露出一点点微笑,大概什么事也没发生,然后把他交给了小A。小黄看着小A的脸,心中禁不住呐喊:妈的为什么你不是老板啊?你要是老板,不等你动手我就在沙发上躺好等你来潜个够!

第三天,小黄也没通知一声,再也没去那家公司了。虽然他觉得不辞而别有点不礼貌,但是一想到胖子老板的那张脸,他心中立刻就豁然坦然了。



“吻事36侵吻”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