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4恐吻

恐  吻

古德通过同志论坛认识了黒姆,双方互加好友后只聊过一次。可能是都没看到对方在线,加上对对方兴趣也不是那么大。其实两个人都是隐身党,没事不上线,有事更不会上线。

一年之后的某天,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也没有为了某个特别的人,反正古德一时手贱上了线。小头像在任务栏上闪烁,点开一看,居然是黒姆,这个已经一年多没联系的陌生人。

黒姆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虽然这样说并不确切,古德之前对黒姆的了解根本就约等于零,前后没聊几句,哪能了解对方是什么人,不过古德坚信这时候的黒姆不再是一年前那个黒姆,不知道是岁月的洗礼或者世事的淬炼,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黒姆变了。

什么地方变了呢?古德觉得黒姆说话语气很暧昧,时不时就会冒出一句有那么点肉麻的甜言蜜语。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带着点小清新。也许在黒姆看来那些话很平常,没什么特别的,尺度完全就没打开呢。

那天之后,古德刻意每天晚上都上线一下,就一下下。然后黒姆只要在网上,一定会把头像闪得跟霓虹灯似的。对古德说的话特别贴心贴肺,跟暖宝宝一样。古德很快就被糖衣炮弹给融化征服了。

黒姆有一天发了这样一条过来:你千万不要爱上我,会伤害你的。

古德在内心“靠”了一下,嘴上问为什么。

黒姆只是“呵呵”了回来。古德当时不以为然,换作是现在,他会把每一个这样“呵呵”的人从电脑里拖出来用登山鞋底正手反手使劲抽大嘴巴抽到手软也不会停。

持续聊了一段时间,黒姆终于提出见面。但两人第一次约好了也没见着。临时有事计划被迫取消。第二次两人约在湖边。黒姆穿了一身纯黑出现,显得有点俗气。

他们绕着湖走啊走,走啊走,走着走着,黒姆牵起了古德的手。当时是下午,光天化日,艳阳高照。古德没有拒绝,反而有点得意甚至虚荣。敢在大街上牵他手,这得有点勇气才做得出吧。他在心里立刻给对方加了不少分。

两个人在高楼里一起吃了晚饭。吃饭的时候,黒姆笑着说:也许我们可以试着开始。古德心中也正有此意,但他没有明确表态,只是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微笑。

没有否认就等于承认。于是从第二天起,黒姆每天都去找古德吃午饭,两人上班的地方很近。可能是被爱冲昏了头脑,古德觉得黒姆穿上工作服他妈的帅惨了!

有时候下了班一起吃完晚饭,黒姆会带古德出去兜风。不是四轮车不是三轮车,是两轮电瓶车。有一天黒姆让古德抱紧他,飞快地骑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公园。把车停好,黒姆带古德钻进了一条林荫小道。大晚上黑灯瞎火的,没有月亮,黒姆一只手抱住古德,一只手往古德裤裆里钻。古德觉得这样不好,但并没有反对,那欲拒还迎的姿态更加刺激了黒姆。他记得黒姆曾经说他不喜欢两个人去开房,古德当时随口接了句:是不是觉得去开房就像嫖客和男妓?黒姆哈哈大笑,说就是那个样子。

如果换作是现在,古德会指着对方鼻子骂放你屁,你不过是舍不得开房的钱而已。可惜在当时,黒姆说什么古德都虔诚地相信。

我帮你打出来。黒姆说这话的时候正低头往下看,借着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的光线。古德准备拨开那只手,反被另一只手抓住了。古德就没有坚持反对下去。真是又舒服又刺激啊,古德这样想。

完事儿后黒姆跑去附近的小河洗手。洗完回来古德略带不好意思地问:要不要我帮你?黒姆说不用了,我们回去吧。古德虽然内心觉得有点奇怪,也没多问,跟着坐上电瓶车后座,原路返回。

黒姆从来不跟古德接吻,这是古德印象最深的地方。每次他要去亲黒姆的嘴,黒姆要么躲开,要么就把嘴抿得很紧,就像有人要喂他喝毒药一样。一回是这样,二回还是如此,搞得古德很火大,欲火马上转化成怒火。黒姆没向古德提出过上床的要求,古德一开始还觉得他为人一身正气,久了才发现其实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性需求,黒姆是个恐艾者,不仅如此,他还恐所有的传染病。有一次在某个楼顶天台上,古德问了黒姆这个问题,黒姆自己也觉得作为恋人还不接吻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于是稍微松开了嘴,伸出一点舌头,让古德亲。吸了没几秒,马上就拔走了,然后用刚买的一瓶矿泉水漱口。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看得一边的古德哭笑不得又火冒三丈。

古德憋了一肚子欲火和怒火问他: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做爱,只喜欢接吻和拥抱吗?

黒姆支支吾吾地说:他觉得接吻也不干净,他怕得病。

古德强压住体内的各种火,跟他解释外加争论了一番,无果,黒姆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对接吻的看法。

之后,两个人不了了之地结束了之间的关系,断了联系。

之后,古德经常跟人说:这辈子下辈子都绝不找连吻都不肯接的男人。就算他肯在外人面前牵你的手,那是做给别人看的,关起门来吻都接不到。他要的不是别人眼里的光鲜,而是自己实实在在能享受到生活的幸福与高潮。用那句小清新的话来说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吻事34恐吻”的5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