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2骚吻

骚  吻

开门见山地说,我曾经拍过以展现肉体为目的的照片(通俗的说法是裸照,为与裸脸的照片相区分,做此称呼,下同)。不是那种“出生一百天纪念”的展现方法,是非常具有成人风格的。7年前拍的,现在再过两三年我就30了。一般人的展现肉体照,关键敏感点肯定是靠别的器官遮住的。但我的不是,我的尺度突破了所有底线,一个遮掩的动作也没有,印证了那句俗话:“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

不少人知道这事,我不避讳这个话题,照片是我自愿参与拍摄,没人逼我。

起因是某影楼到学校来搞促销活动,就是多少元套餐包括化妆服装拍摄冲印刻盘之类的。我觉得价格还算便宜,就预约了。当时纯粹是去拍穿衣服的照片,套餐里根本就没说要脱,我也没想过。

去到那儿有人在摆造型拍照。摄影师让我等一会儿就好,然后安排了一个女生给我扑粉勾眉。我有点儿紧张。我的镜头感不好,表情和动作容易硬。

身边有人走来走去,走得我更加慌兮兮。我还没化好,摄影师就在不远处招手:来吧。

一暴露在镜头面前,我就硬了——我是说胸部以上。

摄影师很有耐心,不断引导我放轻松放轻松,教我摆各种他认为很曼妙的姿势,教我做各种他认为很销魂的表情。我像个提线木偶,一一满足了他。期间共换了四套衣服。他说我穿上他的衣服很合适,不松不紧刚刚好。

不知不觉从6点拍到了晚上9点。摄影师拍照的兴致一点也不见少,每次出去导照片都跟欢快的小鸟一样恨不得长出翅膀飞来飞去。我被搞得很累,想回去了,又不好意思扫摄影师的兴。你说人家尽心尽职拍得那么喜乐,我说不拍了,那不是耍大牌吗?我是哪坨星啊?

摄影师看出了我的倦态,开始一边按快门一边对我喊话:“对,就这样。”“好,很好,保持别动,有感觉了。”“稍微侧一点,对,对对对,很好,太有feeling了!”

我听得连哭笑不得都找不到力气了。

他跟我说拍完最后这一组就不拍了,他先去导照片,让我活动活动,再找找感觉。我围着屋子走了一圈,发现了几张两个男人暧昧的大幅照片,姿势和色调都整得很好看。我在照片前面停下来细细观赏。

他回来后看到我欣赏得如此沉醉,说照片上的人是他以前的助手。

“挺好看的。”我礼节性又很诚恳地说了句。

“你要不要也拍几张?给自己年轻的身体留个念。”他笑得倒是不猥琐,和蔼的样子。

我断然拒绝,借口诸如身材不好没本钱啊,不好意思放不开啊,状态不佳有点累啊。反正他一直游说,我就拿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挡,到后来我甚至搬出了自己懒得脱这个巨烂无比的理由,说完我自己都觉得丢人——我脑子里哪根线短路了啊!

果然,摄影师乐了,嬉笑着说“那好办啊,我帮你脱。”说完就把照相机放一边,伸手过来脱我的衣服裤子。一边伸手一边说:“你拍出来肯定比他们还好看。”

我的条件反射居然不是愤怒拒绝然后摔门而去,居然是挡开他的手说我自己来!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在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严重性之前,我就像吸了迷药一样脱掉了衣服。摄影师也没闲着,把摄像头挂在胸前,蹭蹭蹭去拿了条小裤裤来。

说实话,那条小裤裤还挺好看的。迷彩的风格,颜色是蓝白色。他让我穿在内裤外面。

我更像个木偶了,动作跟表情一样僵硬。

被摆拍了几张后,摄影师说不过瘾,要我全脱。我吓了一跳,脸都红了,第一反应不是拒绝,是愣在了那里。然后摄影师不停地跟我保证他没有别的意思,单纯拍男体,还保证不会给他之外的任何人看,当面刻完盘就删,还说了很多夸我的话。我耳根子特别软,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他没说几句我就沦陷了,自觉地,乖巧地脱了个光。

闪光灯闪了几下,他问我能不能给点反应,他希望拍一些亢奋状态,体现男人的美。紧接着又是一大堆解释,给我做心理建设。我说我面对镜头不行,没法有反应。他瞬间就自告奋勇说帮我,瞬间就转身出了房间。

瞬间就又进来了,手上戴了副橡胶手套。过来蹲在我旁边摸我大腿根。

我说你动作可真熟练啊看样子摸过不少人吧。他奸笑着说哪里哪里客气了,别人都不需要我动手,你这样肯脱又腼腆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呵呵呵。当然了,这段对话是我虚构出来的,真实的情况是他越凑越近,脸几乎贴到我脸上,来回摩擦,还低头亲我脖子,被我躲开了。

他忙活了一会儿说:“你喜欢男的吧?”

我嗯。

他竟然说:“你这样不好的,不能喜欢男生的。”

“你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们知道了会伤心很难过的。”

“他们知道?都没打你?那你这样也不好,不道德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喜欢男生。”

他被我搞得有点惊讶。我懒得跟他争辩,燕雀安知鸿鹄志之志哉?我嗯嗯几声敷衍过去了。

我的身体除了胸部以上依然硬着,别的没反应。他将就着拍了几张,导出来刻好盘交给我,然后当着我的面删掉源文件。

他要了我的手机号,说改天通知我来取相片。

之后几天我不断收到他的短信。他还问我有没有想他。

我无聊的时候就回一条,多数时候直接不理睬。他会在短信里抱怨他女朋友,说他们吵架了,说他们合不来。他正儿八经地说他不是同性恋。最夸张的是有一天他在短信里说又跟女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问我要不要去陪他。

我也不敢拒绝得太粗暴直接让他难堪,毕竟我相片还在他手上呢,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没时间,我在陪朋友。

一周后,我去拿相片。他还耿耿于怀那天晚上我没去陪他,他说只是想跟我做个朋友。

很久之后我在朋友的电脑里发现了他的照片。我立刻按捺住自己的好奇与激动,假装若无其事地问照片里的人是谁。朋友说是个摄影师,某次的一夜情对象。我顿时就石化了。顺便说下,我朋友是男的。

我继续打听:那你们后来还有联系吗?他说那次之后,对方给他发了一阵短信,他回应不热情,就不了了之了。他还爆料对方时间很短后劲不足。

然后我就默默地把“我的写真集就是他拍的”这句话吞回了肚里淹死。

对了,那些照片现在还找得到,但是不知道放哪儿了。我懒得去找,因为要看方便得很,把裤子脱了就好不是吗?而且我也没自恋到那种地步不是吗?



“吻事32骚吻”的7个回复

  1. Ping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