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1诀吻

诀  吻

他俩在一起不足5年。对一些人来说,已经不算短,很值得羡慕。这5年是两人这辈子仅有的共同时间,以后不会有了。

这是常人说的缘分,是事情发生或没发生后唯一能想到的说辞,能把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没说。

老大比老二身高高出3厘米,两人体重悬殊在3公斤以内。他俩经常互穿对方的衣服,对他们来说这是甜到永远也不会腻的乐趣。

跟大多数恋爱一样,朋友介绍他俩认识,互相觉得不错就开始约会,然后如胶似漆地热恋。激情慢慢花光后,两个人步入了平淡的同居生活。他们从来没有过巨大的争吵,没有人见过一方对另一方大声说话,没有人见过任何一方离家出走到朋友家抱怨,他们每一次都是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好友聚会上。这些不是表面上做给外人看的,他俩在真实的生活里就好到了这种程度,或许算不上轰轰烈烈,是一辆匀速而平稳地驶向前方的列车,途径的每一站站名都叫幸福;是一杯触手可及的温开水,随时拿起来喝下去都暖心。

很多朋友对他们的关系赞不绝口,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都点头竖大拇指,祝福他俩能一直风雨无阻地相扶相携走下去。偶尔也通过他们检视自己的关系。

老大的父亲死得早,母亲在见到老二之前就知道自己儿子的事。当时她沉默了半晌,挤出一句话:儿子大了,管不住了。

老二的父母在一年后也知道了这件他们认为大逆不道的事。父母的反应很激烈,和很多保守的父母一样逼儿子。老二脾气倔,不肯妥协半步,宁可从此不再踏入家门也要跟老大过。双方一直僵持着。后来,老二回家也只是匆匆看几眼,放下东西住一两天就走。父母没给他好脸色看,一直生气,好像那些气这辈子都生不完,每说几句就要吵架,把老二带回去的东西往外扔。于是,老二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离上一次回去已经过了一年多。

老二再见到父母,那时他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没法再睁开。

几个月前,老二被检查出癌症晚期。

不知道刚得知消息时两人反应如何,回想起来只记得那段时间他们突然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只在电话里跟大家交流,所有聚会都被他们拒绝了,通常的借口是忙,各种忙,不停忙。那大概是乌云密布、夜夜煎熬的日子。他们对朋友说要去旅行,要去很多很多地方,把工作都辞了。大伙听语气并没察觉出有何不妥,没多想,说休息下也好,平时弦绷得太紧了,趁这会好好放松。还开玩笑问是不是度蜜月,回来后要补办喜酒。两人爽快地答应了。

回来后,两人兑现诺言,请亲近的朋友在家里吃了顿饭。和以往一样,大家有说有笑。老大把碗筷收拾进厨房,老二说有件事要告诉大家,然后就宣布了生病的事情。他一说完,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之前说笑的气氛瞬间凝固,从半空摔下来,在地上砸得粉碎。老二脸上挤出笑容,他朝厨房喊:看吧,我都说不要告诉他们了。

有个女生朋友忍不住,跑进厕所偷偷哭了。她私下跟我们讲,他还那么年轻,还不到30岁,怎么可能。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捉弄人。

身边的人不敢表现得太过关心。老大老二总说没什么事,去复查了,病情很稳定。大家自然不好多问,还是时不时叮嘱几句。他俩觉得让朋友压抑很别扭,经常被这样关心也不舒服,就又策划了一趟远行。

这次回来后,老二的病情急速恶化,不得不住进医院。老大在病床边忙上忙下团团转,照顾老二的饮食起居,处理医院和家里的琐事,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没有抱怨过。看上去很疲惫,却能感受到他浑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和爱。

老大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简单汇报了最近发生的事。挂电话前,他母亲说要不我帮你去医院吧,你一个人单位医院两头跑,怎么受得了。老大哽咽着说还是自己做这些比较方便,也更习惯,不麻烦妈了,你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你照顾好自己就够了。他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没有太多要忙的。

妈妈的这句话让他特别欣慰。

老大一直想通知老二的父母。老二果断拒绝,坚持反对,说自己在外是死是活,不用麻烦那两个老人。

老大还是背着老二往老家打了电话。老二的母亲在电话那头说,我没有这么不孝的儿子,他是死是活都不管了。你不是跟他一起吗?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干吗?

老大不在的时候,老二会望着天花板眼神放空。有时候老大不在,他会对旁边的朋友遗憾而带点自责地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老大,欠他的没法还了。我走了以后,请朋友多照顾照顾老大,能帮就帮。

老大在的时候听见这话就会骂他,瞎说什么呢!

听到这句话,有个女生忍不住掉眼泪,旁边的人把她拉到一边。

就这样艰难地熬了快半年,老二的病情时好时坏,老大任劳任怨,看着老二精神不错的时候,他比谁都高兴。本以为形势朝着花好月圆的方向发展,突然有一天,很多人都收到了一条短信,说老二快不行了,能赶过去看最后一眼就去吧。

老大坐在病床前握着老二的手,陪他说话。老二说我走了以后,你再找个人好好过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老大把老二的手放在嘴边,亲了几下,然后起身去亲老二那几乎没有血色的苍白的嘴唇。舍不得离开。

轻轻的一个吻,让所有人都湿了眼睛。

老二终于平静地闭上了眼,带着未完的爱。他的QQ头像从此再也不会点亮。上面的签名是在旅行途中写下的:陪你到世界的尽头。

老大还得硬撑着办理后事,跟前来探望的朋友一一道谢,接待从老家赶来的老二的父母。空的时候就多看几眼平静地躺着的老二,他说看一眼就少一眼。直到看着老二被推进焚化炉,他也没有留下一滴泪。他说他不能哭,还有很多事要做。

父母要把老二的骨灰带回家安葬,一点也不留给老大。那是老大最想、唯一想要的东西,别的都可以放弃。朋友们也帮着老大据理力争,在殡仪馆差点动起了手。

老大不忍心在老二尸骨未寒的时候闹成这样,先做了妥协。他提出要跟着两位老人去一趟老家。两位老人没有反对。老大陪着老二的骨灰重新踏上了家的土地,又陪着老二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转了转,然后亲手捧起一把潮润的泥土,将爱的人埋在了地下。

两位老人最后还是同意给老大一点骨灰。老大带着一撮骨灰回到他俩共同生活的地方。回到那个能称为家的地方的晚上,他像是突然丢了魂,紧紧地捧着骨灰,在朋友面前第一次号啕大哭起来,呜呜地说最爱我的那个人不在了。

夜,安静得可怕,寂寞得可怕。巨大的悲伤像一片浓雾,打着复杂的结,散不开。每个人的心上都被重重地捶了一拳。

他们共同生活了近5年。这5年是两人这辈子仅有的共同时间,听上去那么短暂。在最后的时光,他们一起去过不少地方,而那个最想去又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就叫从前。



“吻事31诀吻”的10个回复

  1. 在最后的时光,他们一起去过不少地方,而那个最想去又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就叫从前。

    好经典。。

  2. 不知该说些什么,其实说再多也只是给自己听而已……或许,或许,两人都这么走了,反而好些,就只当一生只有这么些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