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22糊吻

糊  吻

我在学校的基友会上认识了“他”。那是我们学校的基友第一次团结起来组成聚会,聚会上的主要分子后来都成了学校基友会的元老。当时“他”坐在我左边,中间隔了两个人,在座的十几个人,后来我最早和“他”关系熟起来。“他”还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给我介绍过男朋友,可惜没成。

有段日子我常往“他”宿舍跑。“他”大四快毕业了,比我高三届,隔壁的寝室已经人去楼空,地上堆满了杂物。我们把两张铁床并排拼起来,简单捣鼓一番收拾干净,组成了家庭旅馆。打扫完了还相视一笑,跟两小无猜吃了蜜一样。

当时在一块儿玩的有我、“他”、一个学弟——胖乎乎的,像小熊维尼。我们晚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一张小桌,三张小凳,黑漆漆的不开灯,借着窗外路灯昏黄的光。聊累了就并排睡下,我睡最外面,“他”睡中间。

一天晚上,学弟有事回了自己的宿舍,我和“他”共处一室。这次我睡在靠墙的里面。我记得什么事都没发生(睡着了当然不记得,又不是做梦)。可后来听学弟告诉我——学弟是听“他”亲口说——说那天晚上我一边说梦话一边翻过身去抱“他”,把“他”抱醒了,不过真正让“他”完全清醒的不是我突如其来的乱抱,是我毫无道理地亲了“他”一口,然后翻过身又睡得比猪还死。

听了这么一段当事人不知情的背后的故事,我也不寒而栗。我很怕自己有梦游病,以前只知道自己会说梦话,我妈告诉我的,说我说梦话都念英文。我特意让同宿舍的室友注意注意我,看我是否真梦游,也好早发现早治疗。后来证实是一场虚惊。

我又从另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口中,得知“他”本来打算追我,在那个惊心动魄的晚上之前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当时以为我故意借睡着了占“他”便宜,后来看我完全没下文,总算相信了那只是梦游。加上后来我强烈要求“他”当个媒婆,把“他”某个朋友介绍给我,于是“他”就放弃了原来的计划,转而接受第三人的追求。

那个第三人就是学弟。

我根本不知道学弟在追“他”,要不然也不会那么不识相地横插在他们中间。后来我听说了他俩在一起,比任何人都惊讶。别人惊讶的点在于他俩都是被动方(可以说这是“悲剧”的起源),我惊讶的除了这个,还在于我竟然看不出来!我一路眼睁睁看着他俩成长,结果还被蒙在鼓里,还是别人告诉我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大概他们在刻意瞒着我。

他们分开的原因是彼此觉得对方不够成熟,都想把对方当做自己的依靠,却都发现对方并不是一棵参天大树(我也不是)。说到这里,我想起一段插曲。学弟跟我说我们仨一起睡的时候,他俩经常半夜醒来给我盖被子、塞枕头、摆造型什么的,因为我睡觉不老实,他们就像爸爸妈妈一样照顾着睡梦中的我,为了防止我着凉、落枕、压坏他们。我一直以为我睡觉很老实来着,难道正是因为我,才让他们找到了共同爱好,发现了对方身上美好善良的一面于是产生了火花?可是对于这样的结局,我能高兴么?



“吻事22糊吻”的9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