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19失吻

失  吻

他说他从来没有去过同志公园,让我带他去。

黑灯瞎火,脸都看不清。尽管这样,他还是被一个中年男子看上了。中年男递过来一支烟,他看了我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接。我说不好意思,我们不抽。中年男把烟放回了烟盒,自己也没抽,然后屁股挪了挪,空出更大一块地让我和朋友坐下,慢慢聊。

前方不时有两两的人路过,消失在一片浓密的小树林里。那里就像个黑洞,进去的人没见他们出来。

我没怎么说话,朋友和中年男聊得越坐越近,四目相对都快要四拳紧握了。朋友用普通话来说尚算同志界新人,没接触过多少同志,还处于“见谁都比党还亲”的状态。我提出该回去了,这时中年男说要请我们吃宵夜,喝点小酒什么的。我一口回绝,看朋友的样子恨不得嫁给中年男,我当然不会送他入狼口,起码在我面前不行,我强烈的正义感不允许有狼趁虚而入。朋友没来得及答应就被我抢答了,有点失落,但还是乖乖地跟我走。中年男使出了杀手锏,要走了朋友的电话号码,在我没来得及阻止之前——我也不方便阻止。

走在回去的路上,朋友小声说:“其实去喝喝酒聊聊天也蛮好的。”有点像是讲给自己听。

“喝完酒呢?”我问。

“喝完就回家啊!”他底气回来了,声音大了点。

“回谁的家啊?”我没好气地说。

“当然是自己的家!”

“他会放你走?吃人嘴短喝人腿软,他会让到手的鲜肉飞了吗?”

“不会吧?看他不像坏人……”

“你要能看准警察都不用上班了。你是见得少,见多了你就知道地球人千奇百怪了,这种人不要太多,不是本质上所说的好人坏人,是某些行为你能不能认同。”

他表面上没有吭声,内心还是有点不服气,觉得我想太多想太坏。

过了几天,他兴冲冲地跑来跟我说那个中年男找过他了,他和他吃了饭。事情经过大致是这样的——他向我娓娓道来,言语中掩藏不住恋爱的滋味。

“他打电话给我,问我周末有没有空。我说有,他让我陪他去朋友家,他一个人懒得去。我反正无聊就答应了。然后周末我们打的去他朋友家,在××(别墅区)。我和他坐在出租车后排,他很大方地就把我的手握在他的大手里。当时的感觉好好哦!他朋友家很大很豪华,我也不知道他朋友是不是同志,他有个女儿。”

我没有插话,只间或地“嗯嗯哦哦”几下,耐着性子听他什么时候能讲到我想象中的那些重点。

“吃过午饭,我有点困了,坐在凳子上打瞌睡。他跟我说去楼上睡一觉。我很不好意思在别人家睡。他说没关系,然后就把我带上楼。到了一间房门前,他说等一下,然后就弯腰把我抱了起来,推开门,一直把我抱到床上,轻轻放下,把我当豌豆公主一样,还帮我脱掉衣服裤子,盖上被子。真的是公主抱!好有力量,好温柔好体贴,我从来没被这么伺候过。”

“然后呢?”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为了防止他沉湎在少女梦幻情绪中无法自拔,我迫不及待又及时地将他唤回现实,提醒他继续推动情节发展,“他没亲你么?”

“亲了啊!他就弯下腰来亲我。还是我的初吻呢,不过感觉好好,他的嘴很甜,软软的,很温热,但是没有火烧的感觉,刚刚好,动作还是那么温柔,太舒服了……”

我受不了他那些看起来没有尽头的对感受的详尽描述,粗暴地打断了他:“就只是亲你?”

“是啊。就只是亲了我几分钟,然后让我好好睡,就出去了。我都硬了,准备和他一起睡了。”

我一点也不怀疑他话的真假,那一瞬间我有点动摇了,难道我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实际上他真是个正人君子善哉善哉?

“我就说他不是坏人嘛!”朋友骄傲地说。

又过了几天,朋友又跑来跟我交心。这次他有点难为情说不出口的样子。我想应该是跟中年男有关。他不说我也不提,瞎扯些别的。我看他实在憋不住,话都跑到门牙背后了,就故意逗趣他:“最近中年男没找你了?”

“找了!”他抢答速度之快,看来是早准备好答案等我这样问了。“那天晚上他带我去他家,吃完饭之后聊了天,十点多我要走了,他不让我走,非要我留下来陪他,说聊通宵。我没坚持就留了下来。后来他有老是催我去睡觉,跟他睡一块儿,说什么也不做就抱抱。结果睡下去没多久就对我动手动脚,要动我后面。我靠!我让他试了一下,痛死了,就不敢再让他继续了。”

“他没有霸王硬攻?”

“他试了好几次,我死活不干,我怕我会痛死。他后来来硬的,非要进去……”

“那他到底进去没啊?”

“嗯。痛死了,以后再也不做了。”说着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我发了几条短信,他不理我了。你说这人怎么这样啊?之前不是聊得很好吗?”他的手还摸着屁股,仿佛还很痛。



“吻事19失吻”的7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