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17醉吻

醉  吻

不知道谁把话题转到了“身边喝醉酒的男人”身上。

大宝开始是揭发他舅,说他舅喝多后非常烦人,凡是出现在方圆两米的人,他见一个就逮着说不停,谈国家大事,扯生活八卦,拉哥们感情,也不管熟不熟几成熟。可怕的是他说完主题后会强迫你发表一下意见,追问你“是不是”“对不对”“同不同意”等等,不回答他就一直逼你,一附和他就更加来劲,跟机关领导似的,又拽又横。

然后大宝又揭露了一个不久前遇到的人,那个人喝高后不只是话多,还特爱撒娇,跟平时的乖仔形象判若两人。大宝本打算讲个完整的故事,但身边的奶娃马上把话抢过去了,兴冲冲地说他也认识这样一个,就是前男友,平时看着文质彬彬仪表堂堂,喝多了就美少女开始变身,变得特粘人,不停地找亲近的人说话,不搭理他他还会用鼻音撒娇,配上扭肩膀甩手的动作,所向无敌。

听到奶娃的形容,大宝惊了,这跟大宝想说的那位相似度太高了。如果他俩说的是同一个人,那真相可能会刺激又残忍。为了进一步摸清真相,大宝刻意转移了话题,采用迂回路线探清虚实。大宝问奶娃:“你前男友?哪一个?我见过没?”

奶娃一边回想一边点了根烟,把头抬成60度,说:“应该没见过吧……哦,我想起来了,你见过,就是上次去酒吧我带去的那个人。”

“他是你男友?”这下大宝在心中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

“前男友了。”

这个答案让大宝稍松口气,但还没完全放下心中的铁块。“那天晚上你怎么不给我们介绍啊!”大宝的意思是当时怎么没跟他说这么重要的信息,要不然后来的事就不会发生了。不过大宝没直说。

“当时就是玩玩而已,还没正式确立关系,就没说。”

这个答案依然没让大宝心神安宁下来。这么说来,大宝和奶娃有共用一个注射器的嫌疑。想到这里,大宝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对有心理洁癖的他来说,是万万无法接受被这样戏弄的,他不允许自己的约会对象是别人的男朋友,何况还是朋友的男朋友。他很想多问奶娃一些细节,但又不能表现得太热情,虽然神经大条的奶娃不会对他的热情产生怀疑,但他自己做贼心虚。

大宝开始坐在沙发上回想那个男人。旁边的人玩游戏玩了什么,他根本不在意也没心思在意了。

那个男人在电视台工作,皮肤很不错,个头稍微比大宝矮点。那天晚上从酒吧出来,他、大宝和奶娃三个人挤进一辆的士,奶娃还特意抢坐前排,说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给他俩,一点也看不出他和奶娃是情侣关系。他们先把奶娃送到家,然后在车上,那个人转头问大宝:你住哪儿?大宝跟司机报了地址。那个人又问:我去你家好吗?大宝迟疑了一下,没当面拒绝也没答应。那个人说他出门忘了带钥匙,说完还掏出电话,拨通:“喂,××,你今晚回家不?我没带钥匙……不回啊?那我去朋友家住一晚。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我下班回家要拿东西……好的……好的……好,那我挂了,明天联系,拜拜!”放下电话,那个人撇了下嘴耸了下肩,意思是看吧我是说真的进不了屋没骗你,然后用无辜又期待的眼神看着大宝。大宝总算说话了,“好吧”两个字让那个人有种东西到手的快感。

那晚后,那个人就经常给大宝发短信,还说圣诞节陪大宝过。

圣诞节到了,那个人说下班后就来找大宝;等到下班,又说要和同事吃饭,八点多再来;吃完饭,又说同事硬要拉他同事去酒吧,他去坐一会儿就走;他果然只坐了一会儿,但他说学弟学妹要他参加什么聚会,又去了别的地方,大概十点多能去陪大宝;到了十点多,他说不好意思,还走不掉,十一点一定赶来陪大宝,来得及过平安夜;十二点过了,一点也过了,消息也没有了。当然,大宝十二点不到就睡着了。

大宝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那个人在电话里说——口气软软的、嗲嗲的——“嘿宝贝你睡了么?我在出租车上呢,很快就到你家了。亲爱的,我喝多了,你来接我吧!”

大宝穿好衣服拿上钥匙,下楼在十字路口看到那个人下了车。还能走,没太醉。那个人一看到大宝就粘上来,非要靠在大宝身上,撒起了娇。“亲爱的,你想我没有?”“亲爱的,本来今天要陪你的,实在走不了。”“亲爱的,你今晚上都做什么了?”“亲爱的,你不会怪我吧?”“亲爱的,你想我了吗?我刚才好想你啊!”……他没说几句,就把嘴凑过来索吻。路灯都熄了,路上没人,大宝一巴掌把他的嘴推开,“你喝多了,别说了,快回家。”

“不,我就要说。我想你了,你想我吗?”然后他又把刚才那些话重复了一遍,说完依然朝大宝索吻。“亲爱的,快亲我,你不亲我就不走了。”他撅着嘴,作势要一屁股坐地上。

大宝赶紧拽住,“到家在说,大街上多难看。”

“现在又没人看。亲一下嘛!不亲我不走。”嘴巴撅得更厉害了,眼睛都闭上了。

大宝继续置之不理,使劲把他拽起来,架住往前拖。没想到他挣脱了大宝,双手一把抓住大宝的头,掰过来四目相对,趁大宝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一下子咬住了大宝的嘴,使劲吸了一口,吧唧一声再松开,然后嬉皮笑脸地倒在大宝身上,又开始喋喋不休,让大宝扛他回家。

那天晚上,喝多的人就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大宝身上,睡着了都死死抱着大宝不放。大宝想稍微分开下都不行,一分开他就哼唧,双手马上把大宝抓回去,动作快得就像小孩保护他的玩具不被抢。

大宝其实还挺享受这种感觉,于是第二天那个人酒醒之后,就让他真正得手了。故事到这里也差不多完了。

大宝回过神来。一直耿耿于怀的他,还是放不下心头的那块秤砣,决定冒一把险。他移到奶娃旁边坐下。

“奶娃,你跟他为啥分了?”

“他只是想玩玩,其实我们也不算男友关系。”

“什么时候分的?”

“就那天从酒吧出去后,他就没怎么联系我了。我也没那么贱要缠着他。”

大宝脸上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



“吻事17醉吻”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