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15噩吻

噩  吻

老太太病重之后,一直住在医院。儿女们忙上忙下,奔波于医院和各自的家之间。

跟老太太最亲的孙儿在上小学,周末的时候坐车去十几公里外的医院看她。那个时候老太太已经很瘦很瘦了,病痛折磨得她只剩一张满是皱纹的皮包着骨头,医生输液的时候经常找不到血管。她见到孙儿却永远是那样慈祥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痛苦,很平静。其实她或许已经痛得有了立刻结束生命一了百了的念头。

孙儿还小,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大人们似乎都不让他太靠近病床,嫌他碍事。

孙儿偷偷听他父亲和几个叔伯姑婶聊天说,奶奶这心肌梗死的病是被硬生生气出来的。奶奶年轻的时候是镇上有名的美人,爷爷第一次上门提亲的时候,奶奶没答应这门亲事。过了没多久,奶奶的父母看爷爷人老实,就擅作主张将奶奶许配给了爷爷,奶奶尽管不情愿,还是嫁进了爷爷的家门。大概是被奶奶拒绝过,爷爷有了心结,觉得伤了男人的尊严,所以婚后对奶奶不是特别好。后来奶奶得了白内障,双目失明,干不了活儿了,加上爷爷摔了一跤,生活也不是很方便,儿女们就请了个中年保姆。保姆来了没多久,爷爷就搬去保姆的房间,睡在了一块儿。

小孙儿经常往爷爷的老屋跑,对于爷爷和保姆那些被大人讳忌莫深的事,他心里很清楚。他就曾经亲眼看见爷爷笑得很开心地在保姆脸上亲。他像发现了可怕的秘密一样害怕,赶紧跑进了奶奶的小屋。还好奶奶看不见他的惊恐。他从此很讨厌那个保姆,从不给她好脸色看。那个保姆就在爷爷面前说他脾气很怪。但是爷爷还是像以前一样疼他。

老太太觉得自己时日无多,提出要出院回家。老头子不想家里出现病人,不同意老太太回家。儿女们劝了很久,老头子从一开始的态度坚决不肯到后来一言不发。于是儿女们把老太太背回家,安置在老太太原来一直住的那间又小又黑的屋里,离老头子和保姆的屋有二三十米的距离。

这么多儿女,每人每天轮流照看。

一天晚上,大人们都在堂屋打麻将,小孙儿和他奶奶在小屋里。他坐在奶奶旁边的一张小床上看电视。已经十一点多了,他还不困。那张小床是小孙儿很小的时候睡过的。旁边的大床原本睡着他的爷爷奶奶,后来就只有他奶奶睡在上面,像现在这样。这间屋子很少会亮起灯,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一样黑,反正灯亮着奶奶也什么都看不见。

小孙儿的爸爸说,奶奶虽然眼睛看不见了,可是心里透亮。

旁边的老太太突然哼了一声,小孙儿的目光从电视上移开,下床跑到老太太身边。他有点害怕,所以也没有伸手去握一握奶奶的手。他只是看了看,看奶奶闭着眼,没什么事,又跑回小床上看电视。

后来他爸爸来了,看了看躺着的奶奶,突然慌起来,不停地喊“娘,娘。”小孙儿也慌了,凑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他爸一把把他推开,抱起床上的瘦小的奶奶就往屋外走,放在外面的藤椅上。小孙儿撞在床上,不过一点也不痛,他也赶紧跟了出去。后来,家里所有的人都出来了,几百米外的所有亲戚都来了。

奶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不是去世、逝世、走了什么的,就是死了。

小孙儿一直守在奶奶跟前。他听爸爸说爷爷不同意家里摆着一个死人,让他们赶紧拉出去埋了。于是,妈妈匆匆给奶奶穿好寿衣,按照家乡的风俗收拾好,几个儿子连夜买了一块地,挖了个坑,把装着奶奶的棺材放了下去,然后用一铲一铲的土盖住,直到堆出一个土坡。

小孙儿记得,奶奶生命中的最后那一晚,爷爷没有看过她一眼。



“吻事15噩吻”的7个回复

  1. :kuaikule: 哎。。。一个人原本就很孤单,偏偏心里还明白。如果换做我,早就憋闷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