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14旧吻

旧  吻

他坐在我左边的左边。一晚上兴致高昂,跟考了状元当了爹似的。我之前从没见过他这么活泼开朗。他很少在我们面前喝酒,今晚却一反常态,像个主人一样频频举杯,见谁都敬。

他成了酒桌上第一个趴下的人。没想到他酒量还不错,深藏不露,把七七八八的人都灌得差不多了。我看到好几个人倒酒的时候,那颤颤抖抖的手愣是把桌布打湿了好大一块。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抱歉,要去上厕所。刚走到屏风背后,人就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两个朋友去扶他,竟然扶不动。我放下正在半空中倒酒的酒瓶,过去帮忙。可能是动作过大,我发现我的头也有点晕,差点没站稳。我努力镇定下来,还好眼没花。

我把他从地上扶起,他把我胳膊紧紧拽住。我几乎是用拖的方式把他整进洗手间,开了个“小包厢”。

“我一个人就好,你去照顾他们吧。”他含糊不清地说。他看我没有喝醉,至少在这点上,他是清醒的。

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事,就扔下他回了大包厢。

回到席上,他们掀起了新一波高潮。大家把酒杯举得跟奥运火炬似的,我听到有人大喊一声“今天要喝死”,另外有个声音更大声地附和说“好,大家一起死”!

我觉得他们碰过杯之后,一饮而尽的,都是对方的血。能喝的不能喝的都红了,跟开水烫过似的,那叫一个风情万种。今晚真是绽放之夜,各种花苞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绽放或矜持或奔放的情怀。

过了很久,我发现他还在洗手间的小包厢没回来。我去看了看。他趴在马桶上,想吐又吐不出的样子。我站在他身后,弯着腰给他拍背,拍着拍着,他哭了。我有点慌了,急忙扯了纸去擦他的眼睛和他的脸。他一边摇头,一边摆手说没事没事,重复了好几次,最后变成自言自语。我索性在他身边坐下来,静静地看着他流泪,偶尔帮他擦几把。

他哭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抱着马桶吐出来了。这一吐,也就止住了哭。等他吐完,我拉他起来,去洗手台洗了把脸。我什么都没问。这种时候问一个喝醉的人大哭的原因瞬间就暴露了我的低智商。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被我搀回桌前,重新有点亢奋但又很疲倦的样子,继续朝别人举杯,直到再也没力气,连眼睛都睁不开。

酒都喝光之后,我们这些没醉的负责把醉倒的一一领回家。我和另一个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扛上车,跑了三家酒店才找到空房间,拖进电梯和房间,把他扔上床。我和那个朋友面面相觑,朋友迟迟不出声,我就问:“要帮他脱衣服么?”朋友一边弯腰一边说“脱吧”。我转身去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床头。

朋友帮他脱外套脱鞋脱袜子脱裤子,看手法倒是驾轻就熟。我转身去洗手间准备了一条湿毛巾,出来的时候,赫然看到我朋友俯着身,双唇和床上那位一动不动的人的双唇贴在了一起。我正犹豫是站后面围观等他们亲完了再出现,还是直接拉开门静悄悄走掉的时候,他们分开了,朋友把床上的人身体摆正,盖好被子。我不好意思地走过去,把毛巾放在床头柜上。

“好了,我们走吧。”朋友说。

“要不你留下来陪他?”我小心翼翼地问。

朋友没有说话,捡起扔在地上的他的包,往门口走。我把屋内的灯调暗,理了理被子,跟了上去。

外面的夜风好大。

后来跟他聊天,无意中知道,那晚和我一起送他去酒店的朋友,是他的前男友。



“吻事14旧吻”的6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