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5长吻

长  吻

(一共三个人,男人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朋友是一个人)

他们的认识很巧。他和朋友在一家网吧上网。朋友在聊天室和男人聊上了,得知两人在同一家网吧。朋友回过头四处探视,发现男人就坐在身后。男人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在和朋友说话。

朋友拍拍男人的肩,喂了一声。男人“哦”了一下,就算认识了。

男人要请他们吃东西。他说都这么晚了,哪儿还有店开着啊,这里又不是市区。男人胸有成竹地说不要紧,跟着走就是了。

男人果然找到一家开着的店。点了些什么他记不得了。男人吃得聚精会神。

男人问他怎么不吃,他说不饿,吃不下。

男人等大家都吃完了,抬起手腕看了看。他赶紧说:“我们出去走走吧,等下我们送你回家。”说完紧张兮兮地拉了拉朋友的胳膊。

男人没有拒绝,点点头同意了。三个人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男人不经意打了个哈欠。他说我们送你回家吧。男人说不用了,回家的路认得,你和朋友早点回去,一路小心。

“我说了要送你回家就会说话算话。走吧,你带路。”

男人没坚持拒绝,默默走在前面,离他和朋友一步的距离。

把男人送到家,坐了几分钟。男人和朋友聊得很投机,你一言我一句。时间悄悄地从身边流走。原本只是小坐一下,结果坐了三刻钟。他和朋友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又过了一刻钟,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牙说该回去了。朋友幡然醒悟,附和着说该走了该走了。男人送他们到门口。

朋友在回来的路上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男人,要是喜欢可以给他号码。他很小声地否认:他又不帅,我怎么会喜欢……声音小得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好看的眉眼,好看的鼻唇,像水墨勾勒的道道曲线。身材凹凸有致。男人从前是唱戏的,从小就唱武生。

第二天,朋友贼兮兮地凑过来。“喂,男人找我要你的号码呢。”他虽然心里偷偷地笑了,表面却装作不以为然。“我要给吗?”“随便你,你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其实他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种问题亏你好意思问得出口呢!不给你留着干吗?

男人主动联系他了。男人问他在干什么。

他们的谈话总是很简洁,没有一点暧昧与调情的气味。男人的开场白无一例外全是“你在干吗”。然后他就轻描淡写地告诉男人。

直到有一天男人突然换了开场白:“我想你了,我想见你。”

他突然发现他也会偶尔想起男人。他不知道是不是爱,在犹豫迟疑的时候,也许他已经爱上了,或者说,打算去爱。

男人说其实那天你送我回去的行为让我异常感动。我从来不带陌生人回家,当时还很有把你留下来多聊聊的冲动,不用做什么。可惜还有你朋友在。

后来的故事就像大家预料的那样发展。

有一天,男人说想见面,他会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过去。半路下起了瓢泼大雨,他不在乎,他心里很高兴。等骑到了,他已经成了落汤鸡。

他发短信给男人说快到了,男人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男人不相信他能如此疯狂,因为没人会这样。他发短信再次确认是不是真的到了,不开玩笑。然后男人约他在认识的网吧前见面。

男人看到一身湿漉漉的他时也没有惊讶的表情。男人送他到朋友家楼下。朋友开门看到男人和他在一起,显然有点吃惊。他匆匆说了句“在网吧碰上的”就钻进屋找干净衣服换。

他换完衣服出来,看到男人坐在客厅和朋友聊天。他突然很紧张,又折回浴室照镜子,看头发有没有弄好,脸有没有洗干净,磨蹭了半天才忸怩地走出浴室。

朋友下楼买酒去了。他和男人面对面坐着,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没有只言片语,只有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他甚至能听见男人呼吸的声音。

男人突然说话了。“今晚上我可以不走么?”

他支支吾吾着不知如何作答。这时候,门口有响动,朋友回来了,全身已经湿了大半的样子。“今晚你就别回去了,”他示意男人,“我这儿住得下。”

男人很快地说好。

大家都没喝到醉就先困了。朋友把客房让给他和男人。

刚躺下去的时候男人很老实,连翻身的动作都没有,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两个人都僵持在那里,谁也不敢先动,安静得好像身边谁也没有。空气里各种情绪在暗涌。

僵局被一个喷嚏打破。男人翻过来一把把他抱进了怀里,好像是憋了很久,所以使了很大的劲。“冷吧?别着凉了。”男人说。那时已是深秋。

男人温柔地扳过他身子,他顺从地转身朝向男人。还没等他躺好,男人的唇就贴了上来。嘴里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和浓浓的酒味。唇很软,温暖地游走。他狠狠地吮吸着,像要吸干对方,连同男人的牙男人的舌一股脑儿吞进肚里。

那个吻,从时钟敲了十一下,一直持续到敲十二下之后很久都未停止。

后来,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一些意料中和意料外的故事,只是直到分开,再也没有一个吻,如那夜般长久。



“吻事5长吻”的4个回复

  1. 这个最后一句,是经典。

    只是直到分开,再也没有一个吻,如那夜般长久。 +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