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背后

“9月26日晚20时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北京市便衣警察、特警联合出动包围了牡丹园,把园子的同志全部逮捕,并动用20余量警车把这些同志带走。期间有120救护车开进牡丹园。当时的场景很危险,警车警灯闪烁,武警特警排队围堵了牡丹园所有出口,所有未被警车带走的同志抱头蹲地。”

事发后12小时,朋友发给我这条消息。起初我们都不确信,在等更多的消息。后来有人开始在网上发帖,发微博,转载,结果很快就被删除了。

我搜了下,搜出了下面这条更具体的,发布时间是27日凌晨一点多:

“今晚大约9点左右,牡丹园附近先后来了10几辆警车还有一辆特警车,突然下来几十名警察把牡丹园封锁了。不仅仅是牡丹园同志据点被封锁,还有牡丹园外唱歌的围观百姓,也被警察全部拦住不让走动。接下来,被封锁的牡丹园很快进入十余辆警车,警察从园子里带出了上百名同志,一个也不放行,让所有这些在园子里的同志上车,还有那些在药房唱歌围观的同志,也一个不落地被送上了警车。警车开到了花园路派出所,被抓的上百名同志一个个蹲在派出所,他们需要出示身份证或者身份证号码,抽血验血型,被寻问是1还是0,照大头像,留指纹。据说长得黑胖的是重点关注对象,盘问的东西更多更详细。午夜十二点左右,陆陆续续有同志从派出所被放出来,并被警察告知迅速回家不许逗留。听某位同志说今夜凌晨2点钟牡丹园据点还要有警察封锁牡丹园抓人盘问。”

具体细节如何不得而知,目前能肯定的是“查封事件”是真实发生的,不是别有用心的百姓刻意污蔑官方,虽然它已经没什么清白可言。有豆瓣朋友当时经过,大致目睹了现场。

我来北京后,去过两次牡丹园,跟朋友去的,目的是长见识开眼界。我们当时还拍了一些照片,主要风景照,包括用马克笔写在树桩标牌上的交友信息这种人文风景。

朋友跟我说到了晚上会有同志在小山坡(旧城墙?)上就地肉战,白天上去能看到灌木枝头、地上时不时绽开了套套。但我没敢上去看,因为自己不是抱着参战的心态,只是去围观,就有点做贼心虚,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的正事儿。据说公园里的公厕也时有情况发生。

为什么会查封,我猜上面的理由可能是卖淫。性买卖我不敢说100%没有,但真正的交易场所不是在那儿,去那儿的多是免费的。

理由如果是聚众淫乱,这个确实有点头疼。同志在那边野战的肯定有,但捕快们要抓的应该是正在交战的双方,而不是别的同志,哪怕他们正在互相找感觉下一步就合体,哪怕他穿着女装站在人群中央高声放歌。如果同志间互相打量、捕猎都要被抓,那一个小伙和姑娘在地铁里看对眼准备车门一开就去开房也应该被严打吧?否则就是对同志的歧视。不管男女还是男男,在公开场合对出了感觉相约去开房,并不应该成为打击对象。

也提醒广大去据点的同胞,野战这种事儿就不要挑在那么显眼的对方了,偏远的郊区大山什么的不好吗?带上帐篷,还能一边大战一边数星星,还能提升战斗质量。开个钟点房花不了多少钱吧?舍不得开房钱,带回住的地方不成问题吧,何必非要赶着就地解决?感觉来了一刻都不能多等了?当真是男人办事比较方便的缘故吗?担心安全问题不敢往家带,那你就不担心露天做到一半被砸晕,身上钱财被洗劫一空吗?找个固定的不是更安全吗?看对眼的时候你脑中哪怕有一秒的时间想过对方是不是携带病毒了吗?安全套也不是100%安全的啊!

你可以说他们性随便,说去同志据点的人都是饥渴的汉子。但要承认,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人不能饥渴,它是种平常现象,大家都会。他们没有因为饥渴而暴力强迫他人发生性关系,就没有触犯法令;他们没在露天公开场合做给大家看,公权力就没资格干涉他们是否饥渴、对谁饥渴。俗话说捉贼拿赃,捉奸在床,查封的不应该是性取向,只能是某种特定的行为,比如卖淫或者野战。整个公园资源属于社会,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有在公园聚会游玩的自由,公园的大门并不能因为性取向有差异而选择性关闭,将同性恋拒之园外,以前在南方某城市就发生过将同志驱逐出人民公园的情况。官方说法是:据周围百姓反映,这么多同志聚在这里影响很不好。

如果真是百姓反映,那是百姓胡闹,没想到衙门也跟着下作。这个时候衙门应该引导不明真相的百姓从科学的角度理解同性恋,就像以前号召大家不要歧视乙肝患者一样。同时,同志本身也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话说能干那些事的也不会读这篇文章吧。

可惜我们的衙门不为这等草民做主,它有很多别的事要忙,没时间顾我们,所以在我们的权益问题上,它选择性失明,采取回避态度。有时候暗地里还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找上门,找同志组织的茬,说关停就关停,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官媒上的同性恋报道全跟负面消息有关,同志杀人、抢劫、敲诈、强暴,搞得同志形象在一些低智商百姓心中成了变态,社会的不定时炸弹,不堪入目。难道异性恋就没有这些犯罪了吗?你们报道时为什么不把异性恋三个字做成大标题,再加粗描个花边呢?

你要说衙门严重侵犯了同志人权,它也没有特别严重(相比某些“同志被法定为罪”的地区),不会扩散成一个具有广泛影响的社会事件。《石墙风暴》里主角曾说,他有时候甚至希望同志运动流点血,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注意,才能唤起更多人的觉醒意识,才能走得更快更远。可是在我们这个朝代,流血事件还少吗?每一个事件都得到妥善处理的结果了吗?人们的关注会从开始保持到事件解决吗?在没解决之前,注意力就被转移到了别的焦点上。

据点从上个世纪的产生发展到现在,有逐渐消亡的趋势,尤其是网络的出现,拓展了互相认识的渠道和便利性,削弱了据点的作用。但是据点是否消失,应该是自然而然发展的结果,假如有一天同志都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找同道中人了,不需要这样在一块儿坐坐聊聊天唱唱歌交朋友了(从室外转向室内),它自然会成为过去的历史,而不是现在这样以被查封的方式消失。



“消失的背后”的9个回复

  1. 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真让人不可思议?????河蟹的天朝啊!

  2. 博主,我是豆瓣上的林木。我有篇日记是集成牡丹园各方面信息的,想把你的文章链接加到我的日记里面去,你介意不介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