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3初吻

初  吻

姑姑抱着她的小孙儿逗着玩,时不时地嘴对嘴亲一口,被我妈看到了,我妈就取笑姑姑,说她“好恶心很笑人”(方言,调侃的意味),“把人家的初吻都夺走了”。姑姑的女儿也在旁边跟着笑,指着我说:“源源小的时候你也这样亲过的。”我妈一脸郑重其事,反驳说:“没那回事!源源小时候我从来没有那么亲过他,所以他的初吻现在都还在!”

我在一边马上就满脑门黑线了,幸好她们互相聊得很投入,没把这么惊悚的话题丢过来向我求证。当时我可都24岁了,怎么可能还有初吻,我到底是有多差劲,连吻都销不出去。难得在我妈心中还如此纯情,纯情指数都破表了。

就算我妈说的属实,我的初吻也早在我十六岁那年就始料未及地丢掉了。

那是在课间十分钟,我正埋头写字,听到我暗恋的同学在身后叫我,好像说什么“来,亲一个”。我无辜地一回头,嘴唇一下就碰上了什么东西。当我回过神,才意识到是我垂涎、意淫了很久的他的两片性感薄唇,脸噌地就红了,赶紧转回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内心却又羞又喜。

那是我的初吻,草草了结、转瞬即逝的初吻,一点回味的时间也没有,事后都想不起是什么滋味,只是凭直觉和幻想认为喜欢的人的嘴唇应该是软软的、甜甜的,然后唇边就时不时若隐若现地飘出那股气息,更像是我造出的一场幻梦。

两年后,我才真正尝到了亲吻的滋味。我们在高考前几天搂在一起,躺在一张租来的床上,抱成一团左右滚翻,一会儿我被压在身下,一会儿我翻身提枪跨马。因为是第一次,亲吻这件事变得充满了魔力,两人都不愿分开,一会儿炙热激烈,一会儿温柔绵延,特别投入。后来时间长了,亲得累了,也不舍得分开,还是贴在一起,像合力尽力完成一件美好的事。亲吻成了我们唯一要做的事,除了吻,别的一切都忘了。

他的唇,是软软的、甜甜的,好像很久以前就想象到的那样。

那更靠近初吻的味道。



“吻事3初吻”的6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