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事2稚吻

稚  吻

升入初中的时候我只有一米五五,听我妈说她去学校找我,一眼就把我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因为矮个特扎眼。我当时很疑惑,没觉得周围的人比我高呢。我爸一米七,我妈一米五,学校没开生理课,我连“青春发育期”都不知道。

在生理发育之前,我的心理先发欲了。

我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我对男生的感觉比对女生特别。我盯着看的都是喜欢的男生,从来没有吸引我的女生。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无知而无畏。

跟着感觉在走,感觉不分对错。

女生之间会玩互相叫老婆的游戏,男生是不会这样演的。但班上有个跟我一样小巧玲珑的男同学小斗——头圆圆的,脸圆圆的,笑憨憨的——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居然管我叫“老婆”。我跟他混得熟,经常放学一起走,尤其是早自习下课,我俩肩并肩但没有手牵手地回家吃早饭。有天路上,他指着我,对旁边隔壁班的同学笑嘻嘻地说:“他是我老婆。”还当着别人的面嬉皮笑脸地往我脸上吧唧了一下,以资证明的意思。我表现得很淡定,因为他不是第一次亲我脸。

他经常在下课后蹦跶过来在我脸上亲,还对我动手动脚,抱抱腰啊,搂搂肩啊,捏捏脸啊,甚至堂而皇之地摸我大腿及内侧。我不兴奋也不反感。但他“老婆老婆”地叫,很让我抗拒。你亲我调戏我我不反对,可你干吗那样叫啊?征求过我意见吗?为什么不是你当老婆啊?这么多疑问我全憋在心里,没质问他,只是他叫“老婆”的时候,我也那样叫他,结果他就叫得更欢快了。最后总是气得我以不搭理他收场。

记忆中都是他亲我脸,我很少回亲他。他留在我脸上的口水有段时间都让我皮肤过敏了!

“你以后别亲我脸了,都亲出癣了!”

他笑得又憨又奸。“那可不行,不亲没法加深感情。”

“亲归亲,”我看到他的笑,稍微做了妥协,“不要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我刚说完,他又在我脸上吧了一口,发出很大的响声。

亲得多了,渐渐就亲出了感情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吻有什么魔力,他在我心中暗暗埋下了不能说的秘密。

从初一到初二到初三,我的个儿连跳两级,从一五五窜到了一六四,又跳到了一七三。小斗也在长,但长势没我这么喜人,一开始我俩一样高,后来他比我矮了半个头。进了初三,大概对这个游戏厌了倦了,觉得没意思了,或者是长大了难为情了,小斗来亲我的次数越来越少。离初中毕业几个月,班上刮起了写毕业留言的旋风。我拿给小斗写,他挑了整本留言簿后半册其中的一页,把对我说的话,孤独地留在那里。他依然一开篇就叫我“老婆”,然后写了一段很煽情很肉麻的话,简直就是封情书。每次翻出来看,我都觉得我俩虽没发生什么事,却透着丝丝甜味,让我情不自禁就会心一笑。

突然有一天,小斗没来上课。此后他就再也没出现,人间蒸发了一般。

2003年秋,我手机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张口就叫我“老婆”。我以为是某个网友逗我玩儿,没想到竟然是小斗。我才知道消失的这几年,他进入了部队。这次他休假回家,碰见我妈,就要了我手机号。这让我有点意外。

我短信回他:“不要乱叫,我现在有男朋友的。”他回复我:“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当然你除外。”我甚至都看到了他在短信那头不正经地嬉笑。

有一年我回家在路上碰见他,他主动招呼我,像六年前念书时那样对着我憨厚地灿烂地笑。



“吻事2稚吻”的8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