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好的

图片转自网络

刚认识的时候,我们经常隔着电脑说很久的话。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或是主题,说到哪儿是哪儿。不是相见恨晚,简直是血浓于水,就像两个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

他的话像是暖宝宝,熨帖在心上非常巴适,他说一句,我就巴不得把肚子里所有的话都倒出来,让他听到我就很满足。我说什么,他一定回,我就继续狂说,怎么也停不下来,根本就不想停下来。

偶尔也有没话说的时候,却一点也不尴尬,就像两个得道高僧,对坐,面前的茶杯烟雾缭绕,眼神就是全部的语言,在无声中完成了灵魂的所有沟通。

可是我没有爱他。其实我应该爱他。后来我发现我差不多已经快要爱他。结果是我不敢爱他。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不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这讲出来不是什么笑话,是真实的事。在他面前我虽然不会自卑,但就是像小弟弟一样,把他当兄长一样崇拜、敬仰。

一个真正优秀的人,一个把你真心当朋友的人,你在他面前是没办法自卑的。那么好的人都把你当朋友,还有什么理由好自卑的?

而且那时候我心中另有一个发春对象,另有一点磕磕碰碰的情事。最后落得一场空,一切是我自作多情。那天晚上,饭局K歌局结束后,我和他搭一辆出租走。那天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他陪我梳理一些在别的地方没法儿挥泄的情绪。虽然我并不喜欢说那些破事儿,但我愿意告诉他,说那些本该难过的事的时候,一点也不失落,反而有点开心的幸福的感觉。有他在我旁边听,我觉得还是有人在乎我的。

谁不喜欢被在乎的感觉呢?好多人大半辈子都在别人身上寻找这个。

他给我念了一首诗,他念得很认真,我用心地听。大概他念的时候心中想着他的某位过去的人,而我谁也没有想,就觉得异常温暖。

后来聊累了,我们就闭上眼睡着了。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繁华的上海接头。他是一次活动的联络人。一开始我不知道是他,就指着他跟身边的朋友说:看那个小伙儿,很有气质。然后我打了个电话,他的手机响了,说着说着他就朝我们走过来,一脸微笑。

席间,别人在谈笑风生,我静静在一旁听得出神。突然有个人拉住我的臂,笑着和我搭话。那个人就是他。

后来在一起吃过几次饭。那时候离上海近,每次去,都有他的招待。有时候,他会突然凑上来,挽起我的手,走在人群的最前方,间或聊上几句,再也没有比这更温暖的路程了。我甚至想一直这样走下去,没有目的地,没有尽头,走到累了走不动了为止。

有一次饭局,他换座位换到我旁边,把着我的肩,于是我们的脸就靠得很近,他的右耳贴到了我的左耳。他无心地来回轻轻摩挲,当时我全身都麻了,比麻醉药还管用还销魂。我没告诉他,太不好意思说出口。

还有一次不好意思是因为几个人一起聊天的时候,我突然眼睛湿了,结果坐在对面的他看到了。过了几天,他问我那天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心头却是甜丝丝的。

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他认真又憧憬地说:棒棒,以后我们住一起吧。我们买两套房子,门对门,这户住着我和我的他,那户住着你和你的他。我们以后一起去澳门。

“一起去澳门。”这几个字说出来或许不难,对我来说却是雷霆万钧,却又是一个轻飘飘的浮生梦。我多希望睡一觉醒来就到了2023年,那时我们是不是真的在澳门有了自己的房子,房子里有自己的爱人,开门对面就是当初说好的那个朋友。

谢谢侬。



“我们说好的”的18个回复

  1. “谁不喜欢被在乎的感觉呢?好多人大半辈子都在别人身上寻找这个。”
    是啊,就算找到了,还会有人斤斤计较谁付出得多,怀疑对方的感情,试探,或是忽然扭头就走掉了

  2. 棒棒 写得不错 我问问你 你在北京还是上海? 什么时候回你老家来!

  3. 前三段正是我现在经历的,虽然前后算来只有三天的光景。

    他明年结婚。我爱他。我们时间不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